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盛苑小心思

第六十九章:盛苑小心思

        “这件事是你爹爹说给你听的?”三巨头不约而同问她。

        “嗯!”盛苑眨眨眼,肯定的点点头。

        实际上,这是她爹跟她娘叙话时她听到的。

        但是,当时爹爹他也不曾避着她说。

        所以,说是爹爹说给她听的,自然没有不对。

        逻辑闭环小能手盛苑,很有底气的点点头。

        她这样说,皇宫三巨头自然不疑有他,不由纷纷感叹:

        “盛家老三/浔儿/表兄,可真是不着调!”

        竟然跟个三岁孩子说这些?这是话唠没处表达?可真不像话!

        “阿嚏!”躲在树后面的盛三爷揉揉鼻子,莫名嘀咕一句,“谁念叨爷呢!”

        话未落,却见一根藤条打来,登时吓的他忙不迭翻跟头闪躲。

        他这一边躲一边跟将根藤条使得虎虎生威的盛国公叫唤:

        “嘿!老爷子,你真打啊!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儿子啊!感情不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你就不心疼啊!告诉你,我闺女还在宫里呢,小心我接孩子时跟姨母告状!”

        “不肖子!”被儿子如此浑说一顿,盛国公原本的三分怒气顿时暴涨到九分,身手实力瞬间越阶,好似年轻了二三十岁,“看老子今儿不打断你的狗腿!”

        盛三爷见势不好,当即撒丫子就跑,看方向是朝着他大哥的苑子去了。

        他这逃遁之余竟然还放话:“老头子,别说我不孝顺!为不让你你承担伤子恶名,我先走为敬了!你感谢有我这么懂事的儿子吧!”

        言罢便一溜烟儿跑不见了。

        盛国公气得挥着藤条力追过去,不过到底上岁数儿了,此时已见气喘,大概又跟以前一样还是个不了了之。

        盛国公府的事情,盛苑在满福宫不得而知,她小嘴儿叭叭说完,就眨巴着大眼睛来回看,结果发现仨大人全都沉默着,竟没有一个人给面子来个反应,登时不高兴的嘟起嘴来。

        还是齐姑姑有眼力见儿,悄悄儿跟秦皇后身边儿小声说了一句,承元帝和太子也听到了,抬眼看看小家伙儿嘴巴嘟的能挂油瓶了,登时一起鼓掌夸赞:

        “好!”

        “不错!”

        “真棒!”

        有人捧场,盛苑满意的摸摸小肚肚,唔,好像话说多了,有些饿了。

        秦皇后见到,忍着笑安排齐姑姑准备下午茶,顺便从承元帝膝上接过盛苑。

        真好!她可算又能抱抱这孩子了!软软呼呼的小可爱,谁能不喜欢呢?

        承元帝倒也没反对,原因很简单,他刚发现一双腿竟然麻了!

        盛苑坐在榻上一手一块儿点心,吃的美滋滋的,时不时还有秦皇后喂口果汁,好不舒坦!

        直到吃饱饱的,盛苑打起了小哈欠,嗯,该睡觉觉了。

        秦皇后见状,要带她到偏厅睡觉,把这里留给承元帝和太子说话。

        姜怀谦见盛苑趴在齐姑姑肩膀上,小哈欠不断,赶紧凑过去,挠挠她小下巴,笑呵呵问:“小家伙儿,你这么卖力说服我们,当心我真听进去了,请奏推动此令……到时候,你岂不更要被家长督促上进?”

        盛苑已经睏的上下眼皮互斗了,警惕心早就降低到极点。

        她此刻半眯着眼,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奶声奶气嘟哝:“才不是呢,爹爹那么喜欢偷闲,就是为清静,他也会敦促我玩耍的!我若看书努力,才会吓到他呢!”

        姜怀谦偷笑:看吧,他就晓得这小家伙儿坏坏的,心眼儿多着!要是没有缘故,她怎么可能如此卖力的说服他!

        他还想再逗弄盛苑几句,却不想小家伙儿眨眼就酣睡起来,任凭他摇晃着她小爪子小脚丫也没用!

        “淘气!”在他想捏捏盛苑小鼻子的时候,秦皇后一巴掌拍他肩膀,瞪他一眼嗔道,“你这多大人了?把孩子闹醒了好玩儿啊!真是的!赶紧陪你父皇说话吧,我把这小家伙儿带到后头去了。”

        姜怀谦讪讪的将手背到身后,乖乖说喏。

        待到侧厅只有他和父皇,他身上的懒散就立刻消散,转而正正经经说起话来。

        倒是承元帝还咂摸着盛苑的可爱,感叹:“多聪明的孩子啊!思路清晰头脑清楚,口齿伶俐进退有度。

        这才三岁啊!啧啧啧,谁家孩子三岁能有这许多想法儿?

        这要是好好儿培养,长大岂能平凡?

        这等可造之材有望成为大楚肱骨啊!”

        姜怀谦稀罕盛苑,也舍不得说他父皇抬的太过,只笑言:“您瞧着我表兄那喜欢享受的劲儿,他能真舍得让孩子苦学?您没瞅见,这小丫头那好享受的劲头有多像表兄!”

        “不要紧,朕会跟他说的。如此有潜力的孩子,可不能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必为佳!”

        承元帝说完,又笑意满满:“朕昔时曾闻某地有小童智慧,如何如何。每每不是很信,没想到现在竟看到个真的!她那些话,纵是很多大人也未必能说的出!太子,你说,苑姐儿这样的小女郎胜过多少郎君?”

        姜怀谦这次倒是对他父皇的论断心服口服:“父皇说的是,只要是人才,无论女郎郎君,对大楚对皇室都是多多益善。”

        见他此言真心,承元帝对盛苑又是喜爱几分:“小丫头说的话,未尝没有道理,我们不要因为她幼小便只当笑谈,可取之处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姜怀谦真心颔首片刻,又笑道:“不过表兄那儿,我们恐怕要反其道而行之……就告诉他,若不能好好培养苑姐儿,他就甭想再在翰林院里享清闲了,日后满大楚跑腿儿吧!”

        他这般说,承元帝想起这位咸鱼外甥,不禁哈哈大笑,抚掌言好。

        “阿嚏!”盛向浔坐在他大哥书房里,刚刚诉完苦,就又打了几个喷嚏。

        盛世子盛向涯立刻叫人给他准备姜茶,只说:“估计是满头大汗让风拍着了,喝完姜茶在这里冒冒汗。”

        但是对他爹和他弟弟的打闹却浑然不提。

        真不是他冷漠,换成谁,面对着两天闹三顿的父亲弟弟,也会如此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