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问策

第六十七章:问策

        既然承元帝提起了幼学考核,那姜怀谦自然要关心询问。

        承元帝叹口气:“朕本要召你进宫谈及此事,不过听说你在你母后这里用膳,便想放松放松,这才过来寻你。”

        姜怀谦闻言,没有急着应声,只是默然恭听。

        “这次考核,并非要将女童拦于学堂之外,故而考核时,多以看图说话,或者简单识数为题,最多再添个认知颜色。

        谁想饶是这样,许多女童不是不辨颜色,就是算数不清……这些也就罢了,朕只当学生底子浅,又给她们一旬时间学习,可之后再考,不想成绩依旧!恍若教不会一般。”

        承元帝又叹口气:“若只是这样也不要紧,大不了朕让人设计一套合适她们的教学之法,只是……这些孩子兴趣竟然只在女红技艺之上,对圣贤书不是很感兴趣。考核之后挑挑拣拣算来,京城十数家官学,能培养的女童不过数十人。”

        “父皇,数十人还少么?”姜怀谦觉得,这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承元帝摇摇头:“不在于数字多少,而在于其间的隐患,更何况,数十人里又有多少人能不受享乐影响,坚毅前行呢?”

        姜怀谦本想说机会给都给了,她们自己不努力抓住,又能怪谁?

        可是,看到父皇脸上郁郁之色,他到底没说。

        “太子啊,你知道,若是放纵这些孩子不管,以后她们中又有多少人会变成阻力,直至女子科举彻底无望?”

        姜怀谦听这话听得很是头疼,他这个人做事喜欢直接。

        要他说,既然父皇执意开女子科举,那就干脆直接开科考试,管那许多呢!

        只要有可见的利益在前挂着,阻力虽多,但是动力也更强。

        至于那些阻力……影响到皇权威望的阻力,还有存在的必要?

        他父皇总是太过心软,总是想要维护皇权的同时,大家你好我好全都好。

        这怎么可能?

        要是换他,待大齐那些世家豪强的豪富炸出来之后,该判判该杀杀,何必处处给他们余地。

        当然,他虽这样想,可这些话,他却不会说。

        不过心里的话不能说,父皇的话却不好不应。

        姜怀谦犹豫之际,刚好看见盛苑这小家伙儿晃着的小脚丫儿,登时灵机一动,悄悄的挠了挠这小丫头的胖脚丫儿。

        “嗯?”盛苑难得听皇帝和太子说话,此刻正迷瞪瞪的在脑海里听系统转播呢,忽感觉一只脚心儿痒痒的很,登时赶紧用另一只小胖脚去蹬。不想,这只小脚丫也痒痒起来。没办法,只能掀开眼皮看过去。

        嘿!原来是太子表叔拿指甲挠她脚心儿呢!

        又欺负小孩子!

        盛苑鼓着双颊,控诉的看过去。

        太子姜怀谦自然的收回手,笑问:“嘿,小家伙儿,问你件事儿……你身边儿的小女郎是不是都没你聪明啊?”

        “怎么可能!”

        盛苑虽然也觉得自己很聪明,旁人不见得比的上,可是听过他们说话,她肯定不能讲真话。

        她要给女郎正名:“大家都聪明着呢!”

        “哦?既然聪明,那为何考核时,大多数女郎表现的那般愚钝啊?”

        姜怀谦饶有兴致的逗盛苑说话,本就是过来散心的承元帝也没揪着太子说政,反而好奇的低头看着盛苑,想看这个聪明伶俐的小胖娃娃能说出个怎样的所以然来。

        当然,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帝,谁都没想听盛苑说出多有用的建议,不过是逗逗孩子开开心而已。

        他们不当真,可盛苑却很严肃:“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可见,问题出在当爹的当老师的身上啊!”

        “哟嗬,你还挺会推卸责任啊!”姜怀谦捏了捏小家伙儿的爪爪。

        “不是推卸责任!从来就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或者不想好好儿教的老师!圣人既然说过有教无类,那不就说明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没找到合适的方法!”

        承元帝没想到这小家伙儿还挺有想法儿,虽说有些诡辩,但是不能说没有道理,不由笑着问她:“那你有好办法么?”

        “嗯!”盛苑向来有话就说,此刻有主意更不会谦虚,反正小孩子有优势么,“老师,不好好教的不会教的,开掉!全都开掉!不要了,大不了全国找!”

        姜怀谦嘴角抖了抖,朝她挑拇指,揶揄:“苑姐儿,你真大方哦!”

        “哼,这叫魄力!”盛苑以为这是夸她,不由更有说兴,“教导不好孩子的官员不提拔!”

        “嘿!这主意都敢说!”姜怀谦点着她小鼻子问,“提拔官员是要看铨叙成绩的,哪里能如此轻率!”

        “铨叙?是不是跟考核一样?既然也是考核,为何不能增加标准?”盛苑习惯性杠起来,“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连自己的孩子都教不好,不是不爱子,就是不会教子。

        都说当官要爱民如子,可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又怎么会爱民?要是连自己的孩子都教不好,又怎么能教导好百姓?”

        “你这小丫头要是进都察院当御史倒不错,小嘴儿巴巴的,还挺能说!”姜怀谦没想到这小家伙儿口齿伶俐至此,比他几个儿子都能说,顿时,有些认可他父皇的想法儿了。

        盛苑闻言顿时眼眸一亮,忙不迭表示说:“可不是,我也想当御史!把人家辨倒的感觉可好了!”

        见她这样说,姜怀谦唬一跳,心说,这孩子要是真进了朝堂,岂不是把上朝的朝殿当奉公吵架的地方了!

        登时默默地在心里记了一笔,为保证耳根子清静,将来要是这孩子真考上来,一定一定不要让她进都察院,嗯,六科给事中也不成。

        盛苑可不知道她这位表叔的内心活动,在听闻承元帝问她有何好办法时,还大言不惭的表示:“儿女都成才的,才能当大官儿,嗯,才能进内阁!”

        她因为自己老爹在翰林院摸鱼,所以知道有内阁这么个顶尖儿的存在,就借用了。

        姜怀谦逗孩子的目的不变,听这小丫头大放厥词,立刻杠过去,坏笑着气她:“诶哟哟!说的可真简单,谁能保证自己孩子都有才华?要是教不好,岂不是连自己的前程都耽搁了?那朝堂岂不是因此错失许多栋梁?”

        盛苑杠到上头,板坐在承元帝膝头,战意满满的反问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