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科举当大官儿

第六十六章:科举当大官儿

        “你将来长大了想做什么?”

        这句话似乎是大人逗弄小孩子的永恒话题。

        而此刻,盛苑就听到了这个经典提问。

        “长大了要做什么?嗯……我要考科举,我要当大官!”

        盛苑茫然片刻,想起被那几箱子试卷支配的战栗,登时激起斗志,小拳头握的紧紧地,抿着小嘴儿坚定的表示:

        “嗯!要当官,当最大的官儿!”

        太子姜怀谦没想到这小胖墩儿还有如此雄心壮志,登时惊诧的上上下下打量她许久。

        同时,脑海里还一个劲儿给盛苑换装。

        姜怀谦一会儿在心里给这小家伙儿安上一套状元服,一会儿又给这小家伙儿换上紫袍玉带七梁冠,而后……而后,他沉默了。

        默默地乎撸把脸,姜怀谦在心里跟自己道歉。

        他刚刚光顾着给这小家伙儿换装了,却忘了这小丫头还会长大啊!

        刚刚脑海里那一身儿大红状元服的胖娃娃,或者身着紫袍玉带的小胖墩儿,真真是太洗脑了。

        不能想!不能想!

        姜怀谦默默地告诫自己。

        他怕想下去,赶明儿个就不能直视朝堂上诸位老大人了。

        “为何想当大官儿呢?”姜怀谦胡思乱想的时候,秦皇后好奇的搂着盛苑问,她以为是之前让阿齐的引导起了作用,还挺高兴。

        不想,盛苑这小孩儿鼓着双颊,很有气势的一挥手,坚定的表示:“我当了大官儿,就可以拟奏推动学堂作业减少计划!自六岁,哦不,九岁以下的小孩儿绝对不能写作业!绝对不能!”

        “噗!”姜怀谦看着小家伙儿一本正经的说大话,差点儿笑出声。本以为自己不给面子,母后说不定要瞪他,结果抬眼一瞧,好么,母后已经扶着靠枕笑弯腰。

        盛苑倒是没注意这些,她整个儿人沉醉在自己想的美事儿里了。

        这不,她还跟那儿继续补充呢:“嗯,还、还要推动政令,让大人全都写作业!所有大人,不管官衔多大,位置多高……”

        说到这儿,小家伙儿不怀好意的瞅太子表叔一眼,然后继续铿锵有力的说:“……统统要写作业,写不完不许睡觉!”

        盛苑这般说着,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她爹和太子表叔各自在烛光下吭哧吭哧流着泪写作业的情景,嗯,要写好多好多作业呢!

        而她就在旁边儿双手叉腰哈哈大笑!

        哼!解气!

        盛苑越想越美,想到最后,小脸儿全是得意不说,还拍手唱起了自己临时编的打油歌:

        “【看书学习真叫好,学问从小学到老;若问奏令谁写出,盛家小九有妙招。】”

        这小家伙儿拍着肉嘟嘟的小手,晃悠着白嫩嫩的小脚,摇头晃脑,奶声奶气,好不欢乐。

        秦皇后和太子看的目瞪口呆,好容易缓过来,又是一阵欢笑。

        秦皇后更是将这小家伙儿搂在怀里又亲又揉,连声喊着心肝儿宝贝儿。

        太子姜怀谦更是捧腹大笑,原想说的话全都淹没在笑声里,好半天都挤不出一个字儿。

        身边的内侍忙不迭上前给他拍背揉胸,好半晌他才缓过气儿来,脸却已经涨红。

        咳嗽半晌,他连续灌了自己数杯水,才略微嘶哑的说出话来:

        “咳咳咳,苑姐儿啊,你就没想过一个问题么?”

        “嗯?”好容易从姨奶奶怀里挣扎出来的盛苑,小手抓抓膝盖,歪着头看过去。

        姜怀谦吸吸鼻子,忍着笑,问她:“等你当上大官儿推动政令通行,那时你可就不是小孩子了,是那个必须写作业的大人啦!你清楚这个问题不?”

        “啊?!!!”盛苑长着小嘴儿惊呆了。

        还真是啊!

        “那你们呢?”一时激动,小家伙儿脱口而出。嗯,说溜嘴了。

        姜怀谦多人精,闻听此言,立刻挑着眉看过去。

        心说,好孩子,合着这是给他和表兄挖坑呢!

        顿时坏笑着说:“我们?我们都告老休养去了,怎么可能还写作业呢?”

        盛苑闻言,大眼睛里全是惊叹号儿!

        哇嗷,失策!失策!

        “哎哟哟!可怜哦,有个小孩子小时候要写好多作业,长大了又要被自己推动的政令强求写好多作业呢!”

        姜怀谦气人的话,慢悠悠的在盛苑耳畔响起,那语气凉凉的,就是看笑话呢!

        盛苑惊呆了,脑海里让她得意的画面也消失不见,只剩下她可怜兮兮的在烛光下吭哧吭哧写作业。

        可怜的小人儿,竟是从小写到大,直到白发!

        太可怕咯!

        尤其是画面里还环绕着她爹和太子表叔得意的大笑声!

        盛苑打了个哆嗦,赶紧抱着小脑袋摇晃:“算咯算咯,还是不要这样了!”

        她说变就变,自欺欺人的还挺成功,好像真忘了刚刚的主意。

        姜怀谦觉得这小孩儿太可乐了,就想继续逗她说话,不想刚要开口,就听他父皇的笑声由远而近,紧接着就见父皇大步进来,笑哈哈的问他们:“刚听你们这里笑得热闹,怎么?有何趣事儿好笑至此?说于朕听听?”

        姜怀谦忙不迭站起,和母后一起行礼。

        盛苑懵懵懂懂的拱着小拳头也跟着动。

        虽说动作不大精准,但意思还挺到位,尤其是她小小一团儿,像模像样的朝皇帝行臣子礼,把承元帝都给逗笑了。

        “小孩子就不用行礼了!也莫要喊圣上,就跟着你姨奶奶那儿论,喊朕姨爷爷就是了。”

        盛苑看看秦皇后,见她笑着颔首,便利索的照着喊了。

        果然,承元帝闻言笑容又真切了几分。

        承元帝随意往榻上一坐,顺手将秦皇后怀里的盛苑提起,又顺手放到自己怀里,跟乎撸小动物似的乎撸着盛苑后脖梗。

        很快,小家伙儿美滋滋的眯起眼。

        姜怀谦见此景,暗自记下诀窍,琢磨着回府时拿屿哥儿做个实验。

        承元帝又问起之前的欢声笑语,姜怀谦忙不迭将盛苑的童言童语学了一番。

        承元帝听完,也不免一阵哈哈大笑,直道盛苑聪明。

        不过夸赞过后,他不免有些唏嘘:“要是幼学的女童都有苑姐儿这么聪明该多好啊!”

        姜怀谦一听,就知道,幼学考核出问题了。

        ------题外话------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