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听闻对峙后

第五十八章:听闻对峙后

        宁大爷心知父亲提及的办法大概已经在内阁达成一致,不由温声请教:“儿请父亲教导。”

        “呵呵。”宁公笑捋胡须,颔首说好。

        此刻微风渐渐,他那修长的胡须随风摇摆,衬得他那干净清雅的面容愈加脱俗。

        “儿啊,这上中下之策,你想先听哪个?”

        宁大爷心里一动:“自然是上策。”

        宁公笑了笑,手指沾了茶水,在桌面上缓缓写出俩字。

        待确定长子看清楚了,他就顺手将茶盅泼向桌面。

        瞬间,澄清的茶水如瀑布一般从桌上哗哗而下。

        宁公随手拿起帕子擦了擦手,站起身朝长子招手:“走,我们父子到舟上钓鱼去。”

        宁大爷听到父亲召唤,脑子还在琢磨已经不见踪迹的俩字,不由有些恍惚。

        直到稳坐舟上,手持鱼竿,他这才平稳心绪:“皇孙?”

        宁公正给鱼钩挂饵,听长子自语,不由摇晃手指:“你知即可,莫要说出。”

        宁大爷赶紧点头,心说当今和太子都是主意坚定之人,若是让他们知晓朝臣打上皇孙主意,恐有风波,便赶紧翻过不提。

        “至于中策么!”宁公听长子问,笑着将鱼线抛远,戴上斗笠,手持鱼竿看着湖面粼粼波光,慢声轻言,“自然是顺着圣上之意,逐步完善国子监女学咯。”

        宁大爷注意到他父亲言语里的“逐步”,不由问:“莫不是这里面另有名堂?”

        宁公赞许的朝他点点头:“国子监开女学,自要从幼学开始,这一步就能淘汰多少人呢!”

        “不妥啊。”宁大爷无意识的拧起眉头,“如此情况,陛下怎能允许?”

        宁公眼含深意的看着他:“谁说淘汰就是将她们拦在学堂之外?

        有的人擅术数,有的人擅武学,有的人擅才艺。

        琴棋书画,女红管家,甚至外国语言,不都是选项?

        便是做学问,还有诸子百家可选。”

        “这不就是分化?”宁大爷摩挲下手指,“从幼学到蒙学,这其间只要特意培养,恐怕大部分女童都不会乐意选择正经学班了。”

        宁公笑了笑:“圣上定不会允许出现这种可能,所以蒙学之后,女童定然会悉数进入学班。这进了学班,就有参加童生试的资格,考过童试,就算正式开启科举之路。”

        宁大爷闻言,不禁摇头说:“女童学习的内容和方向不同,便是有了资格又能怎样?科举之路没有名师教导,没有毅力坚持,更甚者没有向学之心……大抵,要沉沙折戟啊。”

        宁公笑容不变:“是啊,定事在君,可是成事在臣;小孩子本就没有定性,老师如何教他们就如何学……若是女子自己都认为合该主内,都要谨守规矩,便是君王亦不能够强求。”

        “可是天下女子,总有大毅力者,不用多,大楚河山走出三五个来,便足以开先例,足以引领无数追随者跟上。”

        “儿啊,你可知,若不是你那俩弟弟为人处事不足以让为父放心,他们便是学识不够,也能早早取得功名?”

        宁大爷闻言心中一凛:“父亲,儿……”

        “你自然是自己考上的。”宁公清楚长子脾气,连忙出言安抚。

        当然,他这话说的也不算亏心,只不过名次上大概是有所调整的。

        宁大爷脸色不大好看:“父亲,莫不是朝堂诸位大人做好了考试把关的准备?”

        宁公不大满意儿子的清高,面色淡了些:“科举考试向来是取才纳贤,考官阅卷看的自然是才气,考生无论男女,自然凭才华录取,若是被刷下,也只能说是学问不够、见识不足。”

        “父亲,若是朝堂诸公儿戏科举,恐有遗症留后,届时,所苦者不止女子考生!若科举丑闻爆发,天子一怒谁能承受?”

        宁大爷心中忧虑,连连摇头苦心劝谏:“再者,陛下有心助天下女子科举,若是按能分配女子官位,届时又能如何?”

        宁公的不快在听到这些之后,登时消散不见。

        他朗声大笑,赞许的看过去:“吾儿能有如此远见,为父放心矣!”

        宁大爷被夸奖的有些莫名,心里憋着的那股气,仍不上不下卡在胸口,有些郁郁。

        他低头不语,宁公却以为他谦虚,也没在意,自顾自的将一直没动静的鱼竿放下,缓缓站起远眺:“那就是为父要说的下策了。”

        宁大爷也跟着站起来,扶着他父亲,随之远眺。

        “若真不可阻拦,那就必然到了顺势而为的时候。”宁公轻叹口气,眉眼中有种化不开的低沉,说话声也有些暗哑,“既然朝堂必然要有女子之位,那就到了我们争取的时候。”

        “我们?”宁大爷没想到父亲的底线弹性如此之大,不禁有些讶异。

        见他如此,宁公反而笑了:“对,就是我们!其实仔细想想,朝堂上下官位不可能让世家豪门尽数把握,总有寒门庶民考进来,虽说他们中的有些人摇身一变忘了出身,可还是会有人心向底下将刀剑指向世家,与其这样,不若将那些位置空下来,留给世家豪门女郎。”

        宁大爷听得手指颤了颤:“世家豪门女郎资源自不是寒门庶民能比,若是科举……太久远的未来不可得知,但是前几届的考场定然是她们的天下。”

        宁公缓缓颔首:“若真到这一步,也不见得不好,利益一致的同僚才让人省心。”

        说至此,他竟忽觉乏味,朝长子摆摆手:“你也上岸去吧,为父静一静。”

        宁大爷立刻垂首说喏。

        待到他进了自家院子,就见妻子何氏面带担忧的匆匆迎来:

        “夫君,你可算回来啦!太太早上去安国公府见了姑太太不久,姑太太就带人去接屿哥儿回府。

        这不知怎地竟在前街景和楼跟盛国公府的三爷僵持起来,听说屿哥儿也在里面!”

        听何氏此言,宁大爷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他以拳捶手又气又急:“安家在陛下心底分量不轻,安屿是安家子弟,安侧妃又是姑太太所出,就冲这些陛下也不会跟他们家动怒;

        那盛向浔是皇后外甥,格外得皇后喜欢,陛下就是冲着太子和皇后也不会和他计较。

        可这对峙若是闹大了,我们宁家落在陛下眼里,就是那挑唆之人!”

        想到盛家三爷极为特别的行事风格,宁大爷脑袋顿时冒出一层冷汗,有些站不住了:“不行,我得亲自看看去!”

        不管怎样他都要把姑姑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