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宁府微涟

第五十六章:宁府微涟

        若说京都宁氏者不知凡几,那鹿鸣书院的宁氏却只此一家。

        说起京城书院,从官学到私学,林林总总约有十数家之多,大多设立在外城,毗邻京郊。

        唯有鹿鸣书院设在中城,占地近六十亩,格局十分宽阔。

        不同于别家书院风格恢弘,鹿鸣书院里外皆有江南气韵,灰瓦白墙,流水亭阁,很有闹中取静之感。

        约有二三百年历史的鹿鸣书院,这些年间陆续走出了六名大儒,十三位阁老,五十九位中枢官员,上千名地方官员,在清流学界很有盛名。

        还有人曾戏曰:【闹市能闻读书声,百余年间有清名;石阶曾有圣人走,阁老也曾扫门庭。】

        更有意思的是,鹿鸣书院历代院长宁公世居之所,就和鹿鸣书院隔街相对,宁府面积虽说不及书院,但是也有湖水三里,房屋百间。

        此刻,当代宁公就在府中湖间画舫之上,跟儿子们品茶谈说。

        宁大爷登船而上,就见父亲指着来到多时的两个弟弟,笑着问他:“莫不是你也像他们一样来传后院指令?”

        “父亲何出此言?”宁大爷虽已不惑,但因选上庶吉士进入庶常馆学习,所以颇有些焕发之意,瞅着格外抖擞,言语间透着意气风发。

        宁公不管长子是不是明知故问,只管指着次子说:“老二奉其妻黎氏之令,让为父取消安家屿哥儿、保乡侯和盛国公家子弟的入学资格。”

        言罢,又指着幺子笑说:“老三则奉汝母之令,让为父不要招卢、盛两家女郎入学。”

        宁大爷看看两个弟弟,见他们耷拉着脑袋不肯言语,不由轻挑剑眉:“据儿所知,贵妃有意让屿哥儿跟皇子一处读书;而卢、盛两家皆有府学,便是有子弟出府就学,也基本去外城,鹿鸣书院从不是他们的选择。”

        宁公闻言,哈哈大笑。

        宁大爷心中一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两个弟弟一眼。

        果然,宁公笑过之后,便狠狠地将茶盅拍在了桌面上,冷哼一声:“无用小子!只听后宅妇人之言,恁的无知!”

        宁二爷宁三爷面目涨红,老老实实的低声应喏。

        宁大爷手持折扇摩挲片刻,轻笑:“父亲不必动怒,此番家中小郎受欺也不算委屈,儿打听过了,是这几个孩子欺人在先。

        只不过家中母亲弟媳不忍孩子受苦,难免偏袒心疼些也是有的,只怪老二老三不知轻重,将她们的怨言当真,拿出来扰了父亲清静,想来母亲和弟妹们未必真有此意。”

        宁公哼了一声:“你不用为她们遮掩,当初我就说过,静安伯之爵虽世代相传,却只是鹿鸣书院院长所有,府中子孙不必过于看重,更不该以勋贵自居。

        哪怕此爵位累世不降,仔细想想也不过是个空名,一无俸禄二无食邑三无实权,又何必掺合到那游园会去!

        她们不听,哭着喊着要去。眼下郎君不争气,又要哭天抹泪喊着让我公报私仇,可笑!”

        宁大爷收了扇子,笑言:“父亲何必动怒,若是这点小事儿也要生气,日后府中郎君争不过外面女郎,岂不更加烦恼?”

        宁公闻言,冷哼不语。

        倒是宁二爷和宁三爷面露不忿:“大哥,莫不是当真要开女子科举?”

        宁二爷宁三爷皆是举人,只因会试屡次不第,故而对朝中大事所知不及兄长。

        宁大爷笑了笑,看向父亲:“这你们问不着我咯,还是要请教父亲的,据我所知早朝过后,内阁次辅言大人曾于此间和父亲垂钓?”

        宁公脸上才露笑容,捋着修剪精致的胡须颔首:“不过是师兄弟见见面,每季不都如此,何用大惊小怪。”

        宁大爷笑了笑,眼眸在两個弟弟脸上巡视而过,又言:“我虽在庶常馆就学,倒也听得一些消息,听闻陛下令国子监开女学之意坚定,齐人世家子女入学之事便是试探,说不得将来我宁家也能出个女大儒女官员了。”

        宁二爷宁三爷闻言,饶是对长兄尊重,也不免嗤之以鼻。

        宁公倒是没表态,单手拨弄着茶盖,也不知如何想。

        宁大爷又说:“内阁诸位阁老,朝堂诸位大人都无反对之意,只怕陛下此意坚决,准备周全之时,就是大开先例之机……听闻官学已有改革之意,只不知咱们书院如何取舍。”

        他这样说,宁二爷宁三爷不由看向父亲,虽说他们接触不到书院事物,但是书院院长之职也不是长子必然继承,大哥有心仕途,院长之职更可能落在他们兄弟之间,故而都很关心。

        宁公见三子皆有疑问,垂眸轻笑片刻,转而说起闲话:“你们祖父承袭院长之位,是越过你们曾祖,从你们高祖那里直接承继下来的,你们可知为何?”

        宁家三子隐隐听说过,但是知之不多,故而纷纷摇头。

        宁公无所谓的轻轻颔首,又说:“你们曾祖童试过后,乡试屡次不第,直到白霜染鬓还只有秀才之名;虽学问未必渊博,但为人极其通透,曾说过许多极有意思之语,为父曾坐于膝头听怹笑谈,至今还记得几句……”

        他恍若回忆般轻声念出:“【出船要避风浪高,晒稻需等天晴好;皆言成事在周全,却把变素当凑巧。】”

        宁二爷宁三爷没听懂,哥儿俩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底看出茫然,也不敢问,只能悄悄看向大哥。

        宁大爷却笑而不语。

        宁公见两个儿子这般,心里有些发闷:“想当初,为父盼儿文武双全,请来多少武师傅,南北各派多有涉及,可那又怎样?我有张良计你有过墙梯,你们兄弟打配合瞒天过海,到最后体格长成了,为父再有期盼,你们于武学一途仍无所得。”

        宁二爷隐隐有些懂了,偏宁三爷还挠头:“父亲,您有话不能直说么?遮三隐四的恁地莫名!此间只有咱们父子,出得您口入得我耳,外人不可得知,何必遮遮掩掩让人猜测!”

        宁公觉得自己养气工夫又进一步,使劲儿喘了半晌,才喘匀气息,怒其不争的看着俩儿子,沉声说:

        “自古有言: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你们若是养不成缜密,还是不要踏足官场为好!

        为父宦海沉浮二三十载,所感所悟不多,唯知许多事只可意会!伱们若是听懂便听,不懂就出去!”

        宁二爷宁三爷肯定是听不大懂,但是也不想出去,只能讪讪的耷拉着脑袋乖乖挨骂。

        幸好宁大爷还有兄弟爱,见弟弟们如此,便笑着跟父亲说:“湖间清静,几个仆人在几丈之外的舟上守候,刚好适合锻炼弟弟,父亲不如循序渐进,说的略微通俗些,让儿子也能多有些长进。”

        宁公垂眸哼了哼,虽然不大高兴,但还是组织了语言,举例给那俩愚钝之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