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幼学读不读

第五十五章:幼学读不读

        【你看看,像不像你。】系统掏出照片给盛苑看。

        这是一个国宝级黑白胖子的背影照。

        盛苑歪着头看了会儿,便不理睬乐得打滚儿的系统,低头拿小指头数起脚豆儿来。

        “宝宝还生气呢?”她爹说话声一出现,盛苑忙不迭挺胸抬头继续哼哼,好像刚抱着小脚丫儿自娱自乐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儿不是她一般。

        “哟?我们小九儿还生气呢!那……这就可惜了哦!”盛三爷被小闺女的反应逗得捧腹,要不是郑氏拧他腰,他真就笑出来了。

        可惜?盛苑被他爹极富感染力的语气吸引,耳朵尖儿忍不住抖了抖。

        “我刚安排小厨房的师傅去做百褶酥,原想着好吃的糖要给快乐的人吃!没成想我小闺女今儿吃不着咯!可惜哦!”

        百褶酥?!

        盛苑眼眸一亮。

        这个酥糖既好吃又好看!

        奈何因为制作方法有些复杂,家里唯有节日才做。

        她长这么大才吃了两三回!

        据说做这个糖须得六个人合作才成。

        制糖师傅将熬出的软糖团擀成片,然后四个人各执一角迅速四散,将其扯成薄片,而后另有两個师傅站在高处,用筛网将蒸熟晾干的糯米粉撒糖片上。

        完成之后,扯糖的四个师傅将糖片折叠,然后再次散开将糖扯成薄片,再撒上熟糯米粉,再折叠……如此这般重复数十次,撒上最后一层熟糯米粉后,将其卷成长条,放到模具压制一两个时辰,最后脱模切块儿,滚上熟糯米粉,就成型了。

        这方法听起来不难,但是制作起来需要注意的地方就太多了,这其间最最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就是速度和温度。

        首先就是动作要快,干净利索不能耽搁;其次是要注意保持糖的温度,只要糖热度降低下去整个程序就很难完成。

        虽说制作方法复杂,但是,只要尝过一次百褶酥,就会感觉值得。

        百褶酥不仅名字好听,味道也特别好,吃起来,既有糯米的醇香又有糖的清甜,入口即化却不齁人,对于她的奶牙极其友好。

        尤其唇齿轻触酥糖的时候,层次感似乎瞬间就变得格外清晰,糖酥一层层清脆的碎裂感,让人轻嚼慢咽之间更直接的感受到百褶酥特有的酥感。

        想吃!

        盛苑馋的小脑袋瓜儿里全是这俩字!

        【好羡慕你哦!】系统听完她的介绍,忍不住打开商城,对着具象卡片流口水。

        盛苑是个大方孩子,看看认字学习挣来的积分,见刚好能卖,一挥手,让系统买来解解馋。

        系统没想到宿主虽然惫赖却如此大方,登时美的直跳脚,好话更是不要钱似的一箩筐一箩筐对着盛苑说。待到将具象卡片兑换出来,它就乐呵呵的傻笑,满脑子都是宿主介绍的美食。

        【要是好吃的话,以后就要更加努力鞭策宿主学习了!】系统美滋滋抱着卡片琢磨。

        盛苑可不晓得自己一时好心让系统坚定了严格要求的想法。

        她这会儿正想着怎么才能有面子的转变态度,让自己看起来是个很快乐的小孩儿时,她姐欢快的笑声就由远而近传来:

        “酥山来咯!”

        盛苑想到她姐向来是她在美食上的敌手,顿时将快要忘记的气愤抓回来,装作还很生气的样子,将小脑袋往上一扬。

        哼,苏三?还起解呢!

        盛蒽没想到这小家伙儿竟然还气恼着呢,不禁有些惊诧,妹妹每次生气不都眨眼即过?

        看来她得加把劲儿才好!

        盛蒽忍着笑,将手里盘子在妹妹眼前晃了晃。

        果不其然,小家伙上钩咯!

        盛苑感觉到凉气扑面,抬眼一看,立刻意识到此酥山非彼苏三!

        这是古代的冰淇淋!

        哦,这凉津津的感觉!这甜香甜香的味道!

        盛苑的小鼻子忍不住抽了抽。

        她爹说的酥糖虽好,但是没在跟前!

        而这一大盘酥山却真真实实的在眼前搁着!

        盛苑挠了挠小脸儿,感觉自己好像不大能顶得住诱惑。

        偏偏她姐姐还绘声绘色在一旁解说:“诶,这可是用薄荷甜水冻成的冰酥,淋上了好几种果子蜜汁呢!

        舀一口在嘴里,啧啧,别提多甜了!简直甜到心里!

        更不用说最上面这层口感香浓绵密的奶酥油呢!

        酸酸甜甜的脯子加进去真是又解腻又爽口,凉苏苏的真真百吃不腻~~哟~~”

        盛苑对着她姐姐说的奶酥油砸吧嘴。

        片刻之后。

        盛苑坐在特属于她的摇摇椅上,一脸的嘚瑟。

        她娘坐在她身边儿,拿着团扇给她扇;她爹坐在她跟前儿,抱着她那双小胖腿给她揉;而她姐,则坐在她手边儿,一勺一勺的冰酥喂给她吃。

        唔~~盛苑舒服的直叹气,感觉要是再有人跟这儿来段评弹就更完美了!

        那滋味……

        【巴适滴很呢!】系统抱着具象出来的酥山,美滋滋的长叹。

        “宝宝,你知道官学开设了幼学课堂不?”盛三爷用循循善诱的语气哄小闺女。

        却不想他只手劲儿略轻了些,这小东西就皱着那双小眉头哼哼着抗议。

        本来就羡慕自家小闺女此般享受的盛三爷见之,更是郁闷的直叹气。

        当然,叹气归叹气,他还是要老老实实给他闺女按摩。

        直到小家伙儿舒服的点点头,他这才接着哄:

        “幼学招的学生基本上是四岁到六岁之间的小童,要求也不严格,只是负责教会孩子们蒙学所需的规矩,顺便认认字儿,会数个数儿就好,可轻松呢!”

        嘎?!盛苑睁开眼,心说,这不就是幼儿园么!

        “你要不要参加?”

        盛苑看着她爹眼里闪烁着“去吧!去吧!去上学吧!”的渴望,顿时警惕起来。

        “不要!”盛苑觉得自己每天应付系统的教学就很辛苦了,凭啥还要提前入学。

        她上辈子上学二十余载,岂能不知“一入学校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的道理?

        哼,唬弄她?休想!

        盛三爷没想到闺女这样不给面子,登时,停手不按摩了:“小九儿啊,你要是这么聊,那咱就没啥可说了。”

        诶嘿!

        盛苑没想到她爹竟然还反抗起来,登时坐直身子。

        然后就听她娘温和的问她:“宝宝,你不如再好好想想?”

        这言语虽温柔,但是扇子也不给她摇了。

        同时,她姐的酥山也停喂了,反而挑衅似的,一勺儿接一勺儿的喂给自己吃。

        盛苑没想到就是不上幼儿园而已,竟然让他们如此反应,登时大为不解。

        小孩子不想去幼儿园不是很正常?

        “你不想上幼学,那就在家里刻苦吧!”盛三爷转转眼珠儿,给他小闺女选择,“不过还想像之前启蒙那样悠闲是不能的,经史子集,其余三者怎么也要像史那样熟悉才行。”

        “妹妹,你要是上幼学,以后咱们就能一起上下学啦!”盛蒽凑到盛苑跟前儿,朝她挤眼睛,“你昨儿不是交俩朋友?你要是约着他们上了官学,岂不是每天都能一起玩耍了?更不要说幼学里还能认识更多的朋友呢!”

        “是啊,上幼学又轻松又好玩儿,比在家强多了!”盛三爷帮他大闺女敲边鼓。

        盛苑挠挠头,不解的问她爹:“爹爹,您可是饱读诗书的二甲进士,岂能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您自己立志要做家里蹲,怎么还能赶着小孩儿提前投身学海?我启蒙前在家里蹲几年多好啊!”

        懵懂小童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沉默。

        没过多久,盛苑就跟她爹一起“哇啦哇啦”的抱头鼠窜了。

        诶,没办法,谁让咏繁苑真当家人手持鸡毛掸子要揍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