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姐妹对线

第五十四章:姐妹对线

        盛苑和两个朋友留下通信地址,约好时不时通信后,就活蹦乱跳的上了马车。

        可这刚一坐好,她就一个哈欠就接着一个哈欠打起来,打的她两只眼里噙满泪花,看着很是可怜巴巴。

        待到盛家女郎悉数坐好,马车便动了起来,回家途中众姊妹们虽然疲乏,却有着和来时不同的活泛劲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看着比来时还热闹。

        可这热闹听到盛苑耳朵里,却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烦闷,没多久就吭吭哧哧的哼起来。

        原本眼皮开始打架的盛蒽听闻,登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她扭头一瞧,就看见妹妹眼睛都睁不开了,跟那儿瘪着嘴要哭不哭呢。

        “闹觉!”盛蒽脑海里立刻冒出这个词儿,当即,也不睏了,赶紧乎撸着哼哼個没完的妹妹,哄她。

        “姐姐抱着你睡会儿好不好?”

        此刻,盛苑脑子犹如一坨浆糊,只听得见她姐姐说话,却听不懂她姐姐说的啥,只是本能的抬起头,朝她姐姐张开了小手。

        盛芝等姐妹看到动静自然要关切一番,却见盛蒽麻利儿的摆摆手:“没事儿,哄哄就好了,姐妹们今儿都累的不轻,只管自己歇着就好。”

        她说罢,将盛苑的鞋袜脱下,顺手儿用指甲在小家伙儿肥嫩嫩的足底挠了两下,逗得迷迷瞪瞪的妹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盛蒽见妹妹笑的格外欢悦,脑海里又冒出“这不是好笑”几个字儿,顿时不敢大意,费力的把这小胖墩儿抱到怀里,任她揪着自己的衣襟,轻轻拍她后背。

        直到把这小家伙儿哄睡着了,她这才喘着大气的也合上了眼,临睡前还不忘嘟哝一句:“可累坏我了。”

        ……

        盛苑再睁开眼的时候,感觉窗外的阳光格外热烈,瞅着像是快到中午的感觉。

        刚睡醒,她脑袋还有点儿转不过来,时不时打着小哈欠,迷迷糊糊间,却还记着跟系统打个招呼。

        让她没想到的是,系统此刻竟戴着睡帽、抱着枕头,睡得忘乎所以。

        盛苑:“……”

        原来她不是最懒的宝宝!

        盛苑伸着小懒腰、打着小哈欠,露出了得意的笑。

        “我们家的小懒虫起床了?”

        她爹的说话声,让抻胳膊伸腿的盛苑顿了顿。

        嗯?!盛苑快速眨眨眼,小眼睛滴溜溜绕着房顶看了一周。

        这不是她屋子!

        这是主屋外间儿!

        哇哦!这个认知让盛苑很兴奋,她小嘴圆张,骨碌着坐起来,就瞧见她娘坐在榻的另一侧朝她笑呢。

        “娘!宝宝最爱娘啦!”盛苑欢喜的晃了晃小身子,麻溜儿站起来,小鸟投林般张着小胳膊就扑了过去。

        嗯,每天一次爱的贴贴,来咯!

        “诶,小家伙儿啊,就不瞅瞅你爹?”盛苑没走几步,就让她爹捏着领子提起来了。

        盛苑不高兴,气得倒腾着四肢,张牙舞爪的抗议喊:“放开宝宝!”

        就这时,她姐欢悦的笑声响起,盛苑定睛一瞧,就见她姐从娘后背那探出头来,笑嘻嘻的搂着娘脖子:“娘亲要抱我呢!”

        “???”盛苑瞪圆了眼,看着嬉皮笑脸一点儿都不稳重的姐姐,惊呆了。这还是昨儿一直护着她照顾她让着她的姐姐么?

        大概是拎着她太累了,她爹在她恍惚的这么会儿工夫,将她放回到榻里面,自己坐在外侧,挠着她小胖腿儿逗。

        盛苑震惊的看着姐姐拿脸蹭娘的脸颊,那明明是她的特权!

        偏偏她越生气,她姐就越欢实,这会儿竟然跑到娘亲怀里撒娇了!

        哼!真不害臊呢!多大的宝宝了!

        “我不要这个姐姐了!我要昨天那个姐姐!”盛苑气得小手使劲儿捶榻,咣咣咣。

        谁想她姐竟然还理直气壮告诉她不可能!

        “你昨儿那个姐代母职的二姐休假出游了,归期不定哟!所以,你眼下只有现在这个二姐了!你就凑活吧!”

        诶?诶、诶!她还这么气人!

        盛苑见着姐姐不但不反思,竟然还嘚瑟,气得直发懵!

        她姐却坐到榻上,盘腿倚着娘亲,愉快的拍掌:“爹娘,我看小九儿睡醒了,咱可以开审啦!”

        嘎?!盛苑没理解她姐这话是何意。

        不过出于直觉,她悄悄的、嗯,悄悄的往后面蹭了蹭,后面是墙角,这样有安全感。

        “那我先问吧!”她爹笑呵呵的捏着她的小胖爪摇了摇,特和蔼可亲的看着她,“小妞妞啊,数月前就说要给你开蒙,可是你这小家伙儿每天只认三五个字,多让你认一个,你就闹腾起来,不是爪爪痛,就是肚肚疼,爹爹以为你还小学不进去呢,却不知你都会自己看史书了,还有自己的观点呢!”

        嘎?!面对这个指控,盛苑心虚的干笑两下儿,悄悄将小pp往后又蹭了蹭。

        然后,就听她娘和声细语的问:“苑姐儿啊,我听你姐姐说,伱可活泼了,不等人看着,自己就从河堤往舟上跳,晃悠的差点翻舟了?”

        嘎?!咋这都知道!

        盛苑有些懵,心说,莫不是要算账?

        见她不出声儿,她娘又喊一声。

        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看过去,却第一眼就瞅见在娘怀里捂嘴窃笑的姐姐。

        登时,这小脑袋瓜儿就清醒了!

        划重点——“听你姐姐说”。

        清楚了!明白了!看懂了!

        她姐姐告状咯!

        盛苑想通这点,气呼呼的要跟她姐姐算账。

        却不想让她姐姐抢了先:“这小家伙儿还学人家讲义气,帮着刚认识一会儿的小朋友打人家亲戚呢!”

        嘎?!不是并肩作战、上阵姊妹兵么!咋还成告状的素材了呢!

        盛苑没想到她姐姐连这个都说,气的举起手来。

        她有话要说!

        “姐姐会打架呢,而且打的可好咯!连她同学都说,她不是第一回打架!”

        揭发了姐姐,盛苑心里那叫个痛快,得意的朝她姐扬头,眼底闪着“哼!来啊!互相伤害啊!”这些大字儿。

        之事她说完后,她爹娘却无动于衷!

        盛苑见他们笑而不语,顿时懵了。

        不是!家大人对她姐的要求竟然这么低?!

        “小家伙儿,我打架的事儿,爹娘都知道啊!”盛蒽看好戏似的扒着眼睑朝她吐舌头。

        盛苑震惊了。

        “你姐姐自打上学起,每旬都会被请家长,你爹我都习惯了!”

        她爹乎撸着她脑袋感叹:“原想着生个小闺女会乖巧可爱,没想到……你真是你姐姐的亲妹妹啊!”

        盛苑感觉从爹这句话里听出了他那婉转郁闷的不甘。

        “我的事情就翻篇儿吧,还是说说小九!”她姐姐很会换话题,轻描淡写的就将自己择出去了。

        她这么一说,盛苑顿感压力扑面而来。

        果不其然,她娘、她爹、她姐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瞧。

        盛苑缩着小脖子,忽然感觉到,现在的她有多么弱小、无助、可怜。

        她都要退到墙角儿了,她亲爱的家人还盯着她瞧呢!

        看样子,她不给个说法儿或者态度,就甭想过关咯。

        盛苑看看娘又看看爹,最后目光集中她姐脸上了。

        哼,都是姐姐的错!

        真是告状精!

        盛苑如此想着,一时没忍住,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忽地蹦起来,双手叉腰,边蹦跶边朝她姐奶凶奶凶的瞪眼,嘴里还大声说:

        “【一条藤上三个瓜,一对爹娘三个娃;手足本当同心力,岂料盛蒽把藤挖!】”

        她那白胖白胖的小脚丫随着言语节奏打着拍子。

        到最后,她为彰显气势,特意加重语气:“哼!把、藤、挖!”

        “好!说的好!再来一个!”她姐听闻,竟然毫不生气,反而拍手叫好,当然,转头就又告状,“爹爹,娘亲,这小东西喊我名字!”

        盛苑气鼓鼓的瞪着她姐:“坏蒽蒽,你就会告状,你就是告状蒽!”

        “三儿啊,不能这样说姐姐啊!”她爹立刻不乐意的捏着她小脚丫提醒,“不可以给姐姐起外号儿的。”

        三儿?是说她?!

        盛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爹,心说,这不是双标么!

        她娘也跟着点头说:“姐姐是为了你好才告诉我们的,你自己想想,你这小淘气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哪个让人省心了?要是为了哄你瞒着我们,对你有好处?”

        嘎?!这还是她错啦?

        盛苑气得直蹦:不服!她不服!

        “诶诶诶,小胖墩儿,你再跳咱这榻可就要塌啦!”

        姐姐的揶揄让盛苑受不了!

        哼!大清早儿的就欺负她是吧?谁还没个法宝?你们等着!

        气得小脸儿涨红的盛苑,使劲儿吸口气,发出了专属于小孩子的抗议:“哇啊啊~~哇啊啊~~哇啊啊~~”

        那声儿大的,声穿房顶啊!

        不出所料,她这一闹腾,她姐姐就大惊失色的捂着耳朵逃之夭夭;她爹吓的一蹦两尺高手足无措的看着她挠头;而她娘则忙不迭过来抱着她哄。

        哼!不让他们见见真本事,他们真当她好欺负!

        盛苑依偎在娘怀里,一边抽泣着一边欣赏着扭转过来的局势,感觉很满意。

        当然,你以为这算完?

        太小看她盛小九儿了!哼哼,接下来,迎接小孩子的无声抗议吧!

        她生气了!她自闭了!不好好儿哄她,她就不说话啦!

        盛苑面壁思过般脸对着墙,给她爹她娘她姐一个圆圆的后脑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句话——“快点儿来哄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