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大乱战(上)

第五十二章:大乱战(上)

        “放开我!”

        “就是你这个蛮子种踢的我弟弟?我们兄弟今儿可要跟你算算账!”

        “是他先打我的!”

        “打你就打了!你个胡人蛮子生的东西,也敢还手?”

        “放开我!”

        “吼,你还敢踢人,兄弟们揍他!”

        “你们敢!我父亲饶不了你们!”

        “哟嗬!你这吓唬谁呢?我表叔就是你们胡人害死的,找你这胡人的崽子报仇理所应当!还不知谁饶不了谁呢!”

        盛苑和安屿刚上了半腰花亭,就在犄角旮旯附近看到这样一幕。

        半蹲在一排青竹后面,盛苑看见五六个半大郎君,将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娃堵在角落。

        外侧还有个七八岁的书童被数個小厮挡着,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能涨红脸跳脚高喊,让这些人放了他家少爷。

        因此地处于半腰花亭偏僻之所,距离主路甚远,不是游园会规划的路线,加之此刻游客大多已赶往半里斜坡或竹溪回廊,故而附近基本无人驻留,要不是盛苑和安屿淘气一路打闹误入此地,这场欺凌事件恐怕一时半会儿无人所知。

        “这不是卢家小郎君?”盛蒽追上妹妹,恰好看见这幕,便要上前救人。

        且不说受欺负的是她同学的弟弟,便是个陌生人,她都不能视而不见,习武之人就不能无动于衷!

        盛蒽扒拉着青竹就要冲过去,不想身边儿有个身影更快一步!

        安屿跳了过去,怒喝:“你们放开他!”

        叫小遥知语去喊宫女嬷嬷的盛苑,和准备救人的盛蒽,都懵了!

        屿哥儿/小胖墩武德如此充沛?

        安屿冲过去的刹那,正要揍人的几人停下来,回头看到他,不由大吃一惊:“安家表弟,你怎么来了?”

        安屿看着祖母宁氏的娘家子侄,脸上闪过不喜,没搭理他们,反而看向被他们拎着衣襟按在树上的卢家小郎。

        这人看着比他略大一些,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真有几分胡人特征。

        “安家表弟,这小子是胡人后裔,伱也上来揍他几拳!”宁家大郎脸上闪过雀跃,“说不定他是阿戎后裔呢!”

        “我不是!”卢家小郎刚挣扎着要说话,就被跟他差不多大的宁家六郎捂住了嘴。

        安屿看着卢家小郎无助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数月前的一幕幕。

        那时他刚从祖母跟前的仆妇嘴里听说父亲是牺牲在与阿戎的交战中,心里恨意难掩,。

        赶巧姑父府里有个胡人血统的小厮出现在他眼前,他分不清阿戎和其他胡人,只晓得他们都是夷狄。因着心里恨意萌发,没有缘由的就喊人发落了对方。

        这事让姑姑知道后,她很是生气。

        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姑姑对他发那么大的脾气。

        她甚至亲手打他手板,一边打一边哭,一边哭一边骂,便是姑父闻声前来也没拦住。

        他当时吓坏了,还是姑姑抱着他一边哭一边给他上药,他才缓了过来。

        姑姑当时说的大多数话他都记不得了,只是有几句却好像刻在了脑海里,忘都忘不掉。

        姑姑说:“你父亲虽然因征伐阿戎牺牲,但那是国战,无关私仇。

        你要是想报仇,就好好学文习武,等你长大之后领兵征讨阿戎为父报仇!让那茫茫草原再无阿戎之名!让那阿戎后裔改名换姓忘记族宗!

        阿屿,你是主他是仆,你为尊他为低,只因他有胡人血统,你就无故惩罚,这叫欺压弱小!无耻无能!

        即使他是阿戎后裔又如何?他以楚人自居,你就不该将其归为阿戎!将那些狼子野心虎视眈眈的草原阿戎彻底征服,那才是本事!

        阿屿,姑姑不求你多上进努力,可是你要像你父亲一样做个端正雅致的翩翩郎君啊!

        要是你父亲还活着,他知晓你如此,定不能赞同!

        阿屿,对强势的敌人挥剑是勇猛;对弱小的己方持刀是懦弱!”

        再度想起这番话,安屿打了个激灵,攥起小拳头,对宁家郎君低喝:“你们把他放了!”

        “你说啥?”宁家几个郎君不可置信的摸摸耳朵,“安家表弟,你没事儿吧?要不是阿戎,表叔也不会牺牲,你……”

        “闭嘴!”听他们接二连三提起父亲,安屿的眼睛都快红了。

        他记得不久前,他姑姑就因为祖母跟前那个仆妇提起他父亲牺牲的事儿将其打出了太子府。

        姑姑跟他说,那些拿他父亲做借口说事儿的人,不是好东西。

        “我!说!让!你!们!把!他!放!开!”安屿恨恨的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狼崽子般的狠劲儿,把几个宁家小郎君看的吓了一跳。

        “不是,你怎么不识好赖呢!我们是为你父亲出气!”有嘴快的宁家郎君高声抗议。

        “你还说!”安屿气急了,握着小拳头就冲上去,照着说话的人的肚子就是一拳头。

        顿时,那嘴快的宁家小郎就抱着肚子倒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六郎!”

        “庸哥儿!”

        “安屿你小子疯了!”宁家几个郎君见最小的弟弟被揍,登时忍不住了,早忘记安屿是谁了,揪着他胳膊就要动手。

        “屿哥儿!”盛苑被这一系列进展给看呆了,眼见好友要被亲戚揍,又想起成栋给她们拿点心去了不在此地,登时急的掏出之前捡的漂亮的石头就扔了过去,“我打你!”

        【对!对!对!就这个方向,再使劲儿点儿,精准!】系统叽叽喳喳帮着瞄准。

        说时迟那时快,宁家大郎的拳头还没落下,鼻子就被石子儿砸中,顿时鼻血直流!

        盛苑远程攻击完毕,登时倒着小胖腿冲过去,就想将好友拽走!

        “嘿!怎么又来一个胖圆子!”其他的宁家郎君被眼前这幕不合常理的发展惊呆了,眼前这仨圆咕隆冬的小东西,加一起都没他们大哥大,怎么一个比一个野蛮!

        “打!一起打!”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瞬间就将盛苑安屿围住,他们甚至都顾不上卢家小郎君了,只觉得被几个小东西欺负很是耻辱,必须揍的他们哭爹喊娘才能找回尊严!

        最早想要救人却一再被事态发展惊呆以至于此刻还在青竹外面的盛蒽看到妹妹被围,登时柳眉倒竖,高喝一声“我看谁敢!”便若风一般冲了过去,借着助力一脚揣倒了跟前儿的两个宁家小郎。

        混账!即使苑姐儿时不时要气上她一回,她都没动过苑姐儿一根手指头!

        这些宁家郎君算的什么东西,也敢欺负她妹妹?看打!

        盛苑被自家姐姐利落的拳脚飒到了,兴奋地攥着小拳头给她姐姐喊好!

        一搭眼,瞅见宁家六个仆人面色不善的快速围过来,盛苑生怕姐姐吃亏。

        她眼珠儿滴溜溜一转,就指着那些仆众喊道:“贵人斗殴,你们若敢掺合进来,我家爹爹定要你们全族流放!”

        安屿也机灵,闻言立刻跟上:“宁家大郎,你对我动手也就算了,要是纵容仆人欺负我们,你猜我姑姑能不能饶了你爹妈!”

        宁家几个郎君气笑了,眼前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不是女郎就是小童,还想跟他们斗?要不是他们不讲武德搞突袭,还想占到便宜?做梦!

        不用仆童也能收拾他们。

        “兄弟们,上!”宁家郎君挥退自家仆人,六个人一齐扑了过去。

        “屿哥儿,你带着苑姐儿躲远点儿!”盛蒽冷笑一声,不退反进,一个翻身,就跃进了六人中间。只见她身形如燕,左闪右挪、砸拳劈腿,就跟玩儿似的,眨眼间就打翻了俩人。

        盛苑看着姐姐一打六,虽然占着优势,可是她姐也才九岁,就怕不能坚持太久,心里一琢磨,就趁着那个叫宁庸的家伙不备,倒退两步,像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过去,一脑袋就把对方给顶翻了!

        刚揉着肚子伺机偷袭的宁庸再度砸在地上,骨碌碌转了几圈儿。

        未及停下,就感觉胸口一痛,他抬眼看去,却见卢家小郎蹿来骑在他身上,一阵拳头劈头盖脸打过来,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小五!”宁家四郎见状,顾不得许多,喊着弟弟,“五郎,咱过去!”

        盛苑见终于给姐姐分担了压力,兴奋地和安屿对视一眼,俩人立刻一手一个石子儿,噼里啪啦的朝着他们扔了过去。

        幸好之前上山的时候捡了一荷包呢!

        他们边跑边扔,不让对方靠近卢家小郎和宁庸,也不让他们追上自己。

        不过面对十来岁的少年郎,三四岁的孩子在体力上委实不占优势。

        盛蒽那里刚打的三个宁家郎君满地打滚儿,盛苑和安屿这边儿就被宁家四郎俩人追上了。

        “苑姐儿!”盛蒽一抬头,就见妹妹和安屿让对方堵到角落里,那俩不做人的东西竟然揪着小孩儿衣襟,看样子是想把他们提起来!

        盛蒽看的惊出一身冷,登时就要飞奔过去,他们要是敢动手,那可别怪她给他们开瓢!

        心里发着狠意,盛蒽跃过宁家三郎飞奔而去,还没到跟前儿,她就瞧见妹妹和安屿一齐露出了小奶牙。

        嗷呜!

        “嗷!!!”宁家四郎二人捂着手腕大声嚎叫起来,那声调高的,足以穿透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