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淘气的妹妹

第五十章:淘气的妹妹

        小孩子的友谊很容易建立,一顿吃吃喝喝的玩闹,一阵童言童语的嬉笑,盛苑和安屿之间的称呼就变成了苑姐儿和屿哥儿。

        “哇啊,屿哥儿,你看那里真有莲蓬!”盛苑小胖手拍着船舷,指着附近最大一朵荷花旁边的莲蓬唤安屿瞧。

        安屿学着盛苑,也凑过去往船外看,却发现一群野鸭嘎嘎嘎的从眼前凫水而过,急忙喊盛苑:“苑姐儿你快瞧!这些鸭子游的好快,眨眼间就游过数丈了!”

        这俩胖娃娃叽叽喳喳的冲着湖面大惊小怪,嬉闹的不亦乐乎。只是苦了撑船的俩宫女,时不时要换到船另一侧撑杆,免得篷船因为这俩胖娃娃在一侧玩耍翻了船。

        “好大的鱼啊!”安屿一惊一乍的惊呼声再度响起,让扒拉着船位底下工具的盛苑抬起头来。

        小丫头手脚并用爬上座位,看着湖面上一群群的鲤鱼争相游去,忙不迭摇晃着好友肩膀:“我们喂些点心给它们怎么样?这些鱼肯定成群结队的凑过来。”

        “嗯!”安屿闻言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他说动就动,赶紧拿了两块儿米糕做成的点心过来,分给盛苑一块儿,还出主意:“咱给捏成小粒,然后来个天女散花!”

        “好!”盛苑眼眸一亮,赶紧小心翼翼的拿着糕点一粒儿一粒儿捏。

        可问题来了,她和安屿的手都忒小了些,这还没捏出半块儿呢,就已经拿不住,开始稀稀拉拉往湖面上掉了。

        安屿见状忙不迭想办法:“苑姐儿,要不还是我捏,你接着。到时候我从你这儿抓一半儿走,再一起扔过去?”

        “这主意好!”盛苑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安屿见小伙伴毫不犹豫就赞成他的办法,登时喜笑颜开,高兴的连动作都愈发仔细,直到他将两块儿米糕悉数分成小糕粒儿,这才美滋滋的跟盛苑一人捧着一把的往船外湖面看。

        于是,俩小家伙儿傻眼了!

        诶?!

        刚刚那么多的鱼鱼哪里去了?

        盛蒽一抬头就看见俩暄软包子大眼瞪小眼的对懵着,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盛苑抻着小脑袋还往湖面上看呢,听见她姐笑,忙不迭看过去。

        “你听说过刻舟求剑的故事么?”盛蒽顶着两道委屈巴巴的视线,忍着笑说,“你们这事儿倒和这个故事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什、什么?”安屿眨眨眼没听懂。

        盛苑清清嗓子,凑到他耳边如此这般将这个成语典故说了一番。

        “是这样啊!”安屿没想到自己的小伙伴知道的如此多,登时惊叹的看着她,隐隐有些骄傲。

        “早知道就让撑船的姐姐们停下来了。”盛苑叹口气,看着手里的糕点粒儿发呆,这些小粒儿抓手里久了,已经开始发潮,吃是吃不得的。

        “你就是原地不动,人家鱼群还能等你不成?”

        见姐姐这样揶揄,盛苑忍不住噘起嘴来,朝她姐姐使劲儿哼了一声,扭过圆乎乎的小身子,跟安屿说:“我们往外撒过去,说不定能引鱼群来呢!”

        安屿连忙点头,小伙伴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盛苑见他配合,不由嘚瑟的朝她姐扬起小下巴,得意的很呢!

        “一、二、三……扔!”

        盛苑和安屿默契的往外一掷,只见一小片糕点粒儿犹如下雪一般扑扑漱漱的呈抛物线状落到湖面上。

        “嘎嘎嘎~~”

        漂亮的鱼鱼没引来,倒是一群野鸭闻风自远而至,乌拉拉一大群,鸭蹼带风一般从数丈之外急行军似的匆匆而来。

        两块儿糕点捏成的小粒儿看着不少,可是在这群鸭子面前却算不得多,也不见它们停留,就这样低着脖子在湖上一溜儿而过……鸭群走远了,湖面也恢复了之前的清亮。

        看呆了的盛苑和安屿张着小嘴儿面面相觑。

        “哈哈哈哈哈!”看清原委的盛蒽忍不住歪倒在书箱旁,大笑起来。

        姐姐三番两次这样嘲笑,让盛苑小脸儿绷不住了,不禁怒目而视:

        太过分了啊!哪有这样笑话孩子的?小孩儿就不要面子啊!

        “你看错了,我刚刚可没笑。”盛蒽见妹妹抿着嘴儿气嘟嘟的,赶紧一抹脸换成了面无表情,恍若刚才笑的直捶桌面的人不是她,还拿着纸笔表示,“嗯,该写作业了!”

        “哼!”盛苑没想到姐姐竟然耍赖,震惊之余朝她吐了吐小舌头也就算了。

        唉,谁让这是她姐姐呢!也扔不了,还能咋的。

        “没关系,我们可以揪荷叶玩儿,你看看这个!”盛苑向来擅于自我调解,很快就又快快乐乐的拿起自己刚才找出的工具给安屿瞧。

        她手里拿的是一柄顶部用竹条弯成半弧形的细杆,这是用来将远处的花草枝叶搂过来的工具。

        “用这个把荷叶搂过来。”盛苑比划着给安屿示范。

        “这办法好!”安屿很捧场,一边拍手一边开始留意哪里的荷叶好看。

        “我们要找叶子大的,反过来顶头上就跟帽子一样!”盛苑空手比划着,好像真有荷叶顶头上一般,摇晃着脑袋给安屿瞧。

        “肯定好看!”安屿竖起拇指夸夸夸。

        盛蒽抬起头看向玩儿的很是开心的俩小家伙儿,很想提醒他们一声:就算他们是漂亮的白团子,可这红配绿……也要慎重啊!

        “诶?姐?你写完作业了?”盛苑倒是不记仇,见姐姐看着她们,以为她也想玩儿,很大方的将工具递过去,“你要不要一起?”

        被妹妹一提醒,盛蒽又想起了让她头疼的作业:哦,对啊,她这作业可还没动笔呢!

        想到没有思绪的作业,她恨不能使劲儿抓抓发包,忒愁人!

        “苑姐儿,我看盛二姐姐好像写不出来呢!”作为看过无数次表兄表姐对着作业发愁模样的安屿,很有经验的凑到盛苑耳畔小声说。

        盛苑闻言,也顾不上荷叶不荷叶的了,赶紧放下工具,往她姐跟前儿凑。

        安屿怕她绊到,忙不迭将工具放回了原处,也跟着凑过去。

        于是两小只就看见盛蒽面前的笺页空白依旧。

        “咦?不能啊!姐,伱写诗一向都很厉害,说写就写的啊!”盛苑眨眨眼,不可思议的看看笺页,又看看她姐,无意识的对她姐发出了一记灵魂拷问。

        偏偏安屿还跟着一起点头,深以为意的说:“就是啊,盛二姐姐,你之前反击秦家女郎时不是张嘴就来?那说的可好咧!”

        盛蒽:“!!!”

        看着眼前不知学子疾苦的妹妹,又看看她身旁这位犹若人形应声虫的安屿,她只觉额头青筋直跳:

        “这怎么能一样呢!

        主动写诗和被动写诗能一样么?

        这嘲讽人和写作业的灵感能是一回事儿?”

        听盛蒽忿言,盛苑和安屿对视一眼:好像有些道理!

        盛苑这小家伙儿向来淘气,此刻看她姐郁闷不已,登时眼珠儿滴溜溜一转,朝安屿坏笑着眨眨眼,不等安屿理解其意,就摇头晃脑的拍着小手儿脆声而道:

        【写诗难,难于动笔尖,妙句佳词在耳畔,一抓,不见!】

        她不仅说,脸上表情和动作还有配合,说到最后,那小表情,妥妥一副没抓到灵感的样子,看的盛蒽都气笑了。

        “嘿!”盛蒽没想到妹妹在这儿等她呢,当即就要伸手捏她胖胖的脸颊出出气。

        却不想安屿也跟着凑热闹,他捂着嘴笑过,竟然也拍手脆声接话:

        【写诗难,难于没灵感,千情万绪绕笔端,一动,消散!】

        这小子动作表情悉数学盛苑,看的盛蒽手痒痒!

        “你们这俩小家伙儿!”盛蒽撸起袖子,哼笑。

        不让他们见识见识她挠痒的手段,他们就不知道何为怕!

        可惜,不等她收拾俩小坏蛋儿,就有篷船追逐而来:

        “诶~盛蒽同学~~你做完作业没~~~”

        盛苑正嘻嘻哈哈跟她姐闹腾,就听见一個极为清越好听的女声打远处传来,赶紧爬起来一看,只见一艘篷船快速靠近,然后在距离她们一丈之外的湖面上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