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盛苑的说服力

第四十九章:盛苑的说服力

        (刚写完就放上,还没检查呢,等会儿修改之后改过来,大家最好一个小时之后再看,谢谢。)

        盛苑在走到安屿面前之前,就听她姐姐快速简略的介绍了对方的身世,想着两家原就相识,姐姐也见过安小郎君,便自认不是陌生人,故而一见面就很热情的朝对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安屿虽然紧张到底还记得礼仪,规规矩矩行了礼,待彼此打过招呼,两眼亮晶晶的邀请盛苑姐妹上船:“我自己个儿无聊的很,盛家姐姐妹妹等着也是等着,不如做个伴?”

        因为之前见过盛蒽,他就按着姑父当时介绍的称呼叫,然后自然而然的就依着顺序称呼盛苑。

        面对邀请,盛苑当然高兴,赶紧抬头看姐姐。

        盛蒽考虑的多些,以前她跟爹爹出游时,曾巧遇太子,当时她和谢侧妃所出的子女同舟而游;此刻若是拒绝安侧妃侄子之邀,肯定不妥,更何况眼前这小郎君方才四岁不需避嫌。

        盛苑见姐姐痛快点头,立刻高兴的眼都笑弯了,忙不迭谢过安屿。

        眼见着篷船摇摇晃晃靠近,盛苑雀跃之余,又感几个谢字太过单薄,想了想对着安屿诚恳的补充:“安家哥哥,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安屿,看着眼前软软糯糯的小女郎眉眼弯弯的夸他,只觉得交友有望,登时高兴的脸都红了。

        船称之为篷船,却兼具了画舫的美感,竹编的船顶架在船身正中,宛若将花亭搬到了船上。

        船中只有一张桌子四個座位,故而位子空间格外宽敞,船艄船尾各站着一个宫女嬷嬷负责撑船。

        盛苑上船时特意选了船侧位置,她早就打量好了的,坐在这儿方便她等会儿拨水摘花。

        安屿本来想跟盛苑对着坐,又觉那样距离有些远了,便和盛蒽坐了个对脸儿。

        盛苑左看看坐稳的姐姐,右瞧瞧掰着手指有些激动的安屿,登时觉得有意思极了!

        再看看波光粼粼的湖面以及湖面上分布开来的篷船,顿时感觉胸中疏朗,忍不住摇晃着小拳头高呼:“哦吼,出发咯!”

        安屿见她这样高兴,也忍不住举着小拳头学她:“出发咯!出发咯!”

        大概是小孩子都喜欢人来疯,盛苑和安屿见对方喊的来劲儿,便一声接一声的呼叫,眼瞅着就愈发兴奋,虽然坐在船上蹦跶不了,却晃悠的船都摇摆起来。

        盛蒽惊呆了,没想到俩小孩儿凑在一起是这样的动静,恨不能回到刚才,一口回绝了这小郎君的邀请才好。

        幸好,解围的来了,湖堤上的掌事嬷嬷提着个食盒走上船,笑言这是准备的船点和饮品给女郎郎君湖上享用。

        言毕,也不见她怎么动作,食盒四壁竟然散开,成为了一个有着凹槽的高边盘子,固定在了船桌面上。

        这盘子里面分三层摆着六碟点心并三个装着饮品的竹筒。

        “哇哦,好精致啊!”盛苑看着青花瓷碟上栩栩如生的蝴蝶、蜻蜓、荷花、莲蓬、鲜藕、菱角模样的点心,忍不住吞吞口水,唔,好好吃的样子!

        盛蒽见妹妹的小舌头忍不住冒头儿,刚想笑她,又见那个嬷嬷接过一个书箱朝她递来。

        盛蒽莫名的接过,不知怎么回事,忽然生出不大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那嬷嬷笑着问:“女郎可是在京中官学求学?”

        盛蒽警惕的点点头。

        那嬷嬷脸上笑容好像更明显了:“那就对了,游园会前,京中几家官学的夫子特意上书,请求参会的官学学子留下笔墨,写诗作文不拘格式,只管直抒胸臆就是。”

        盛苑听闻,惊呆了:现在的学校夫子都不讲武德了?竟然要学生游玩的时候写作业?太可怕了!

        她小眼睛瞪的溜圆,脑袋里系统还一个劲儿表示:【看吧!看吧!看吧!还是我好吧!】

        安屿见新朋友表现的如此惊讶,也有样学样的瞪圆眼睛,嗯,朋友就要行动一致啊!

        本来被自家夫子的突击举动打懵的盛蒽,又被俩胖娃娃用震惊中带有同情的目光盯着,顿时都不知该如何表情了。

        “女郎郎君请坐稳,咱们开船了!”撑船的小宫女见嬷嬷退去,检查好船只,便笑着提醒一句,拨动着竹竿,将篷船轻轻地朝着湖心划去。

        要不怎么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呢,哪怕是盛苑这个亲妹妹,也无法体会自家亲姐的郁闷心情,她只是感慨了几句之后,便在安屿的盛情邀请之下,品尝起了刚刚就让她心生好感的船点。

        “嗯?你怎么只吃这么一点儿啊!”盛苑捧着薄荷陈皮百合饮咕咚咕咚一通豪饮过后,发现安屿似乎每样点心只吃了一块儿。

        这些点心的精致不仅在于样式栩栩,更加重要的是它每个也就围棋棋子大小,六块儿点心下肚根本不可能饱。

        “你刚不是说没吃午餐?”盛苑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肚,她即使用过午膳也不影响享用下午茶呢!

        安屿闻言,小脸儿上有些局促:“我、我……不饿。”

        “咕噜噜~~”

        刚说不饿,小肚子就出卖了他,安屿瞬间儿耳朵尖儿都红透了,小脸儿耷拉下去,一双小手紧紧的攥着衣摆,看上去有些难过。

        他低着头努力憋着眼里的泪花,心说,新交的朋友会不会认为他不诚实然后讨厌他呢?呜呜,他还挺喜欢这个妹妹的。

        盛苑莫名其妙的看着右手边儿脑袋上似乎有块儿云彩下雨的安屿:“你饿你就吃啊!”

        莫不是他不好意思跟她抢?

        盛苑抬着小指头挨个儿数了数,每碟儿都有二十来块儿呢!

        不明所以的挠挠小脑袋,盛苑看向她姐求助。

        盛蒽正捧着作诗的纸笔发愁呢,见妹妹冲自己看来,有些不明所以。

        盛苑看着她姐眼眸泛空,登时就知道她心思不在这儿了,心里暗道一声大孩子就是不靠谱儿!

        “安家小哥哥,你怎么了啊?”盛苑不习惯在开心的时候看见别人不高兴。

        安屿感觉鼻尖的酸意忍下去了,又发现盛苑似乎没注意到他的尴尬,这才抬起头,小声问:“你、你不觉得我太胖了吗?”

        “嘎?”盛苑快速眨眨眼,似乎有些不理解。

        胖?有么?

        她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的手腕,又瞅瞅对方的手臂,歪着头不解的看他:“没有吧!”

        她说着还将自己的小胳膊递过去跟他看:“我手腕比你还圆一点呢!”

        “真的么?”安屿吸吸鼻子,低头仔细看了看,忍不住将自己的小手伸到她手腕旁去对比。

        似乎、好像……还真是哦!

        “那你就不想变瘦些?”安屿试探着说,“当然,我不是说你胖,我是说、是说……要是我们都瘦一些会不会更好?”

        盛苑倒是没多想,只是纳闷儿的看着他:“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吧?要是可以变瘦,我怎么会胖乎乎的呢?”

        “啊?”安屿感觉好像挺有理。

        盛苑见他懵懂,不由摇头晃脑的说起自己的道理:

        “只要健康就好啊!我爹娘给我请了宫里擅长小儿调养的太医,还是两个哦!他们都说我康健的不得了,是个极难得的宝宝!”

        她说着说着又习惯性的炫耀起来,说到高兴处眉飞色舞:“太医都说了,小孩子是长身体的时候,该吃吃该喝喝该动动,健健康康的是最好!还说我这不叫痴肥,叫墩实,京中人家难得一见呢!”

        她捏了捏自己的小脸颊,笑呵呵的显摆:“你看这叫福气!”

        盛苑欢快的情绪引得安屿也愉悦起来,好像刚刚的郁闷离他而去,他都有些不解自己刚刚怎么还难过呢!

        他学着盛苑也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唔,好像是挺好玩。

        盛苑见他认可自己的话,更是高兴的摆出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拍拍安屿的肩膀,给他出主意:“伱可以让你姑姑也给你请太医看看,是不是需要调理,要是太医也夸你康健,那你就不用担心咯!现在胖乎乎算啥啊?太医说了,长大就会好的!”

        安屿眉间的委屈也因为盛苑的主意彻底消散,不过他不理解,为啥小时候胖,长大就会好了。

        盛苑听了他的疑问,有些没心没肺的耸耸肩:“不知道啊!可能长大以后的我们自然而然会知道呢!”

        “哦。”安屿心思更细密些,还有些发愁,“盛家妹妹,要是我们长大之后还是胖嘟嘟的可如何是好?”

        盛苑不知道他哪这么多愁绪,不在乎的摇摇头:“那是长大之后的我们要操心的问题了,这和三岁的我、四岁的你何干?小孩子只管吃吃喝喝就好,操心太多可是不长个儿的!这样伤脑筋的问题自然要让长大后的我和长大后的你来想了!”

        “对啊!”安屿眼眸一亮,只觉心胸脑海都开阔起来,他让盛苑说服了!

        “盛家妹妹,来,我们吃点心!”想开后的安屿,拿着点心大快朵颐的样子,比喜欢吃的盛苑都丝毫不差。

        一旁的盛蒽看呆了:这俩小家伙儿,一个是真敢说,一个是真敢听!

        她真想摇晃着这二位的肩膀问问:你们都不考虑长大后的自己的感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