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安屿朋友论

第四十八章:安屿朋友论

        “成栋,你说这次我是不是能交到朋友了?”安屿看着不远处那个圆滚滚的小女郎热情的朝自己招手,忍不住抬头看向姑姑给他的侍卫成栋,眼里浅露期待。

        成栋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这盛家九女郎心直口快性格活泼,说不得能和少爷玩儿到一起去呢!”

        安屿听他言语笃定,小圆脸儿上的笑容愈发灿灿。

        他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整了整衣衫,而后又悄悄儿攥起小拳头,小声给自己打气儿:

        “没问题的,这次肯定能交到朋友!嗯!没问题的!我们都这样肉乎圆润,像是同道中人,一定会成为朋友的!一定会的!”

        别看安屿想交朋友的意愿强烈,其实,他本身对朋友这个词儿不是很有概念。

        他今年才四岁,即使听说过朋友这个称呼,也不理解其义。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姑父家的表兄表姐就是他的朋友。

        可惜姑姑听说了却说不是,她还特意强调安国公府和安侯府家的弟弟妹妹也不是。

        这次来游园会,姑姑拉着他手,几番嘱咐,要他在这里留心,争取找到可以交的好朋友,然后常联系着,说不定将来能发展出几个总角之交。

        他是个听话的孩子,知道姑姑向来疼他,这说的话也肯定是为他好。

        所以即使不理解姑姑为何这般要求,他还是打算照做。

        只是不想,之前看好的几個朋友当面儿可热情了,可是转头儿却背地里笑他圆润如猪!

        他气不过,叫成栋揍了他们,虽然解气是解气了,可也知道大概是要让姑姑失望了。

        想到这儿,安屿不由庆幸之前去了桃源花海,要不然也看不见那个跟他胖的十分接近的小女郎!

        看到这位盛家女九郎的刹那,小安屿头一次知道惊喜是怎么一种感觉。

        秦家女郎嘲笑她胖时,他就在她附近,刚好听个满耳。

        他当时以为这小女郎会和他一样又难过又愤怒。

        却不想她闻言之后只是震惊,虽脸上眼底略有不满,可这不满似乎……和他的不满不大一样。

        这让他好奇不已,忍不住远远地跟过去。

        他发现,这个圆乎乎瞧着格外喜庆的小女郎表情竟然极其丰富,她那眉眼嘴鼻恍若都会说话一般!

        尤其是蹦蹦跳跳拍手唱诗的时候,她那古灵精怪的活泼劲儿,看的他欣羡不已,他要是能有这样胸怀多好!

        那一刻,他小小的胸膛格外火热,他好像看到了圆圆的知己远远走来。

        那一刻,他想起来,他之前曾经问过表兄表姐何为朋友。

        表兄说,朋友就是你看到就很欣赏很喜欢的人;是可以玩儿到一起的人;是脾气秉性喜好志向都很像的人;

        表姐说,朋友也可以是你向往的、想成为的人,是能弥补你不足的人,是可以成为你榜样的人。

        所以!桃源花海里那个嬉笑怒骂格外鲜活的小女郎,那个圆嘟嘟肉呼呼的小女郎,一定就是能当他朋友的人!

        要不是成栋拦着,说贸然上前会被人家讨厌,安屿当时就会跑上去自荐。

        想起表兄和表姐都强调过朋友也是要看缘分的,他这才忍了忍,打算看看之后是不是还有机会遇见……嗯,他之前有听那小女郎说要到湖光十色划船。

        果不其然!他真的等到了!

        他乘船刚离开湖堤,就瞧见那个换上橘红色裙装的小女郎对着他那艘副船发呆,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他就是感觉到她很失望。

        成栋说交朋友时机到了,他闻言赶紧要求靠岸。

        邀请这小女郎上船一游,就有机会跟她成为朋友!

        安屿看着盛家女九郎欢快的跟她姐姐走过来,胸膛里的小心脏顿时忍不住砰砰砰的快跳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小脑袋隐隐有些发晕,心里很是忐忑:这位小女郎应该不会嫌他圆胖吧?他们有机会成为朋友吧?

        盛菡看着盛苑和盛蒽走远的背影,又看着远处那个热情的安屿不见丝毫之前的高傲,顿时气愤不已。

        太过分了,她之前好心替他解围,安屿那小子非但不领情还给她个没脸,简直欺人太过!

        她原还想着,等到熟悉之后,帮他改变那纨绔的命运!

        现在看来,活该他被安国公夫人接走养成不学无术的纨绔!

        即使五载之后,安贵妃发现不对,又将他接回到了身边儿,却依然无用。

        盛菡忿忿的回忆着前世,当初她听说了安屿的经历还觉得可惜,可现在看来,这小子才四岁就已经眼高于顶,说不得他本性就是那等顽劣!

        “妹妹,我们走吧!”盛芸见盛菡脸色不好,怕妹妹想起刚刚跟安小公子的不快,便牵起她的手想要离开。

        要她说,之前的不快也不能完全怪安小公子。

        当时湖堤上船皆有主,几个世家子弟和安小公子不对付,吃了他的亏便联合着家中子弟和好友亲戚孤立他。

        妹妹当时虽是好心,却也不该贸然让安小公子上船。

        她们盛家虽不惧那些人家,可是让安小公子上船,船上势必就要有人下去。

        七妹八妹向来谨慎,俩人本就是亲姐妹,又因是庶出,故而向来同进同出。

        她们主动下船,知道的是两姐妹作伴,不知的或者故意不知的,就嘲笑起安小公子身材圆润,须得下去两个才能让船不翻。

        这等情形之下,那安小公子怎能不以为是妹妹故意挑衅,寻机帮那些人嘲讽他?

        盛芸想,势单力薄的人,有时候就敏感;那安小公子当时看谁不像敌人?言语冲了些也不好计较。

        不过她想得开,却也理解妹妹作为小女郎面皮薄,一片好心被人误会还当众被嘲讽委实难受,故而想着赶紧带着妹妹离开这里,只要不看见安小公子,时间长了,这点儿难堪也就忘了。

        盛菡脸色不好看,却还有几分理智,知道在此站着毫无意义,便强忍着怒气跟她姐往半腰花亭而去。

        盛七娘盛茼和盛八娘盛菌手牵手跟在后面,姐妹对视一眼。

        四岁的盛菌跟大自己两岁的姐姐小声说:“等会儿到了半里斜坡,咱们还是跟着四姐姐走吧,到底是同房亲姊妹,还是不一样的。”

        盛茼早就后悔跟着二房走了,之前只觉三姐为人谦和友爱,可是哪想到六姐姐这样呢!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若是贸然分道,反而得罪了人,只能忍一忍了。

        盛菡不知道身后两个堂妹的心思,脑子里还惦着盛苑和安屿呢。

        她此刻脑海里一会儿是刚刚那橘红色襦裙的胖丫头和一身大红锦缎的胖小子遥相招手;一会儿又变成长大后的盛苑和安屿各自一副纨绔模样比肩而站。

        上辈子,叱咤京都的盛苑和安屿,纨绔之名都传到了边塞。

        后来,还有人编了戏本影射他俩。

        戏里的曲子,她至今还记得几句:

        【且看他吃喝玩乐全精,四书五经不听,架鹰斗鸡在手,古玩字画门儿清;却不知她左手弩右手弓,肩上扛着海东青,脚踢赌坊手劈青楼,满山土匪见之逃。】

        就这样一对儿纨绔之名赫赫的男女,还被皇帝赐婚成了一对儿!

        当时圣旨一出,京城上下无人不为之一惊!谁不要暗道一句:陛下,您好胆量的啊!

        要知道,这俩大纨绔,一个亲姐姐是太子妃,本身和太后还挂着亲;另外那个更不得了,皇后是他亲姑姑,从小儿在皇帝跟前儿充儿子养大。

        就这俩在一起,那要是对上了,可不得闹出个地动山摇!

        届时若一路打到宫里,且说皇帝向着谁吧!太后和贵妃都看着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么!

        可让京都众人……或者说,让她盛菡大失所望的是,那个安屿安城侯忒窝囊了,刚定亲时还能蹦跶几下,不待成婚就让盛苑鞭子给盖下去了!

        盛菡想,她当时还暗自嘲笑盛苑呢,大喇喇的抽贵妃亲侄子,且不说贵妃记不记恨,就是安屿也不能跟她好啊!男人的面子都给抽没了,还想过好日子?且做梦吧!

        可惜,谁都没想到的是,安城侯娶妻以后竟然一改做派,反而跟在盛苑鞍前马后过的那叫个快活!两口子就没有闹出动静的时候!

        一直到风霜染鬓,那俩不着调的将各自爵位给了一儿一女,自己游山玩水天下畅游去了!再到她动不了的时候,还听说他们夫妻造船出海了!

        想到这儿,盛菡忍不住扶着胸膛,止步不前了。

        她这是让回忆给气出胸闷来了。

        盛芸看了,忙不迭要唤周围宫女帮忙,让盛菡阻止了。

        “姐,我没事儿,就是气没喘匀,有点儿不通,让我缓缓就好。”

        盛芸看着着急,又不敢碰妹妹,只能仔细看她面色,发现她脸色渐渐好转这才放下心来。

        “不行!”盛菡抿着唇,暗自琢磨,“我还是要找机会让那安屿不变成纨绔才好。只要他不变成纨绔,肯定就看不上盛苑那个纨绔!可是,这机会在哪儿……对啦,还真有一个呢!”

        想到转机,盛菡心里舒服许多,心气儿也顺了,轻轻抚抚鬓角,高兴的暗道:“俗话说女大二抱金罐,找个事事顺着你意的侯爷作夫婿,远好过她前世那个三等伯的丈夫!”

        盛菡这边儿如何打算,旁人自是不知。

        湖堤旁,满腔期待能交到朋友的安屿,终于和对他满眼好奇的盛苑会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