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到底有多胖

第四十五章:到底有多胖

        太子姜怀谦进宫请安,刚随内侍进了清源宫,就瞧见他父皇承元帝在廊下逗弄着画眉啼啭啾鸣。

        见他走近,承元帝轻颔首,接过杨询递来的帕子边擦招呼儿子到后面的小花园叙话。

        此时距离午膳还有些光景,承元帝打算带儿子到凉亭手谈。

        太子姜怀谦棋艺寻常,也不用担心让棋问题,因此出手落子极为随意。

        倒是承元帝时不时沉吟琢磨,好容易吃了儿子数个子儿,就瞄见杨询从个小内侍那里接过本册子,便顺手将捏着的白玉棋子扔进棋罐,笑着朝儿子说:“朕记得你府上安丫头的侄子也去了游园会?”

        他说的安丫头,是太子姜怀谦的侧妃,安国公府的嫡次女。

        姜怀谦也放下棋子:“安国公府和安侯府出席游园会的适龄稚儿唯有安屿,他虽刚满四岁,到底是安国公府嫡长孙,安国公和国公夫人一连数日派嬷嬷接他,安氏虽不舍也不好反驳。”

        承元帝面色不动,听到最后才慨叹:“当初朕错点鸳鸯谱,将安丫头赐婚给了陈氏,不想陈氏犯事被朕贬黜,朕念与安国公幼时之谊,不忍她受累,就将她许给你做了侧妃,一眨眼竟到了如今……安国公世子殉国时,这孩子才出生吧?”

        姜怀谦低头说是:“当初草原阿戎进犯,安世子领兵退敌受伤殉国,那时屿儿堪堪抓周,世子夫人悲伤过度追随而去,侧妃安氏忧心屿儿,便央了我将他接到府里抚养。”

        承元帝听他这样一说,也不禁想起当初那场牵扯着阿戎、楚、齐三面战场的战役:“安世子,国家栋梁也!那一战打得阿戎退避千里,若非此,并齐之事不易,有其虎视眈眈,朕不能不忧它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意!”

        姜怀谦应和称是:“而今阿戎虽野心未息,但若想要举兵来袭,却也非数载能成,倒是给我大楚整合齐人、修生养息的时机。”

        承元帝闻言未语,手指在桌案上轻叩。

        嗒、嗒、嗒……嗒嗒嗒。

        这一声声叩击声在针落可闻的凉亭里显得格外清晰。

        姜怀谦垂眸静待。

        大概过了半盏茶的工夫,承元帝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清醒过来,看向太子:“安国公世子之位,朕已决意给予安国公次子。”

        “父皇圣明!”姜怀谦闻言面色如常,恍若早已了然一般。

        承元帝不禁挑了挑眉:“你如此平静,是早已猜到?”

        姜怀谦叹:“当初,儿臣应允侧妃安氏借皇家之势强接屿儿入府,也是因安氏哭诉此乃唯一保下安屿之法。父皇仁厚心慈,又极具远见,必不能让他若小儿抱金般招摇过市。如此安排,却是保全之道。”

        “你能想通自然是好。”承元帝欣慰的笑了笑,“好好教育忠良之后,待他成才,你这个养他长大的姑父还能亏待他不成?”

        姜怀谦没敢接话,只是回说父皇圣明。

        承元帝摆摆手,又言:“朕听闻安国公夫人有意抚养安屿,想来若是世子之位定下,她也能安生些……不过若是她仍有此意,你和安氏还要慎重对待,便是不送回去,也不要闹的满城风雨。”

        姜怀谦连忙说是:“安氏曾和其母谈过,国公夫人也说要看屿儿之意。”

        “你们心里有数儿就好,朕岁数大了,委实不想幼时玩伴跑来跟朕哭诉。”承元帝摆摆手,不想就此继续谈下去,转而扭头吩咐杨询,“大伴说些轻松些的让朕缓缓心情。”

        杨询看了太子姜怀谦一眼,他手上册子第一页记录的就是那位安屿安小爷的事迹。

        姜怀谦一看他这般,就知道安屿那小子惹事了,心说安氏果然有先见之明,决定让安屿赴会后,便明里暗里跟他说了许多好话。

        承元帝笑了笑,令杨询直接念出来。

        杨询朝姜怀谦歉意一笑,抑扬顿挫的将记录逐字逐句念出。

        姜怀谦刚听的时候还提着气,可是越听就越不以为然,很快便轻松下来。

        要他说,这也不能赖安屿惹事,他才那般点儿大,不可能主动招惹旁人。

        他最听姑姑安氏的话,这次参加游园会,也是冲着交朋友去的,只不过谁能想到他无意间听见旁人笑他身姿圆润,嘲他地位尴尬呢!

        别说是个孩子,就是个大人,亲眼见识了啥叫前恭后倨后,也不能淡定。

        大概是被那些人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做派刺激到了,这孩子带着安氏安排的侍卫揍了几個嘴欠的世家子弟。

        再之后,他跟人接触时心里就有了隔阂,行为举止再没有之前的乖巧温和。

        谁过来跟他说话讨好,他都高抬下巴看对方,言语动作透着高傲,看起来很是难以接近。

        这孩子还将之前交的几个朋友都赶走了,带侍卫独进独出的满处溜达。

        走到湖光十色时,跟盛国公府家的小娘子又发生了场冲突。

        “盛国公府二房嫡女见安小爷无人结伴,便想邀请安小爷同乘一船,不过让安小爷给呛了回去。”

        杨询说完,姜怀谦还等了等,见他并不再说,不禁问:“这就没了?”

        杨询赶紧看看册子页面的记载,忙说:“之后便是安小爷去到桃源花海看了场热闹,不过安小爷并未参与。”

        “原来如此。”姜怀谦松口气,心里埋怨杨询之前的表现太夸张,让他以为那孩子如何惹事儿呢!

        不过就是打了几个不懂君子之风的世家子弟而已,又不是大事儿。

        安屿身边儿的侍卫是侧妃安氏从他那里要过去的,虽然十二三岁但身手极好、人也很懂轻重,他出手不过是给安屿出出气,顶多是皮肉伤。

        至于安屿后来态度高傲,还有就是不很委婉的拒绝了小女郎的邀请……这都能算事儿?

        姜怀谦暗自哂笑。

        当然,这凉亭里这样想的可不止姜怀谦自己,就是承元帝也不认为安屿所为有多出格。

        他此刻对杨询提及到的桃源花海的热闹很有些兴趣。

        杨询见状,赶紧继续绘声绘色的念起来。

        “又是盛家女?”听杨询说了桃源花海闹剧的双方名姓,承元帝讶异了一下,旋即问儿子,“记录说的盛二娘,可是盛家三小子之女?”

        姜怀谦想了想,旋即点头说是:“儿臣记得,叔泉表兄长女……排行的确为二。”

        “哦,那就对了!朕记得他小闺女在国公府排行最小,前次为了这孩子他还告状到朕跟前儿呢!”

        承元帝来了兴趣,笑呵呵让杨询接着念。

        随着杨询娓娓念来,承元帝和太子姜怀谦的表情也逐渐丰富起来。

        待杨询念完,承元帝忍不住好奇的看向儿子,问:“盛家三小子家的小九娘……到底有多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