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妹妹的两面性

第四十四章:妹妹的两面性

        “之前秦二娘子言我容貌与令表妹近似,言语之间她若天上云,我若地上草,竟建议我以令表妹为准,举止衣着皆作修改……林小郎君闻之亦不反驳,竟有认可之意。”

        盛蒽就当没听见他说话,只管按着自己腹中草稿言语。

        她语调平和不快不慢,言辞之间韵律合拍:“齐楚之分千载起始,可是千载之前却是一族。便是分离至今,齐楚百姓仍是容貌近似,言语亦通。”

        说到这儿,她笑了一声。

        而这一声笑,却将林澈和周遭的齐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盛蒽才不管他们是不是吓的魂不附体,只管继续言之:“林小郎君,在下很有一问,究竟是我容貌气质皆不及令表妹半分,还是在林小郎君心里,楚不及齐,又亦或是……想要易楚为齐?”

        轰!

        这言语砸在众人耳畔、心间,犹如雷声轰鸣。

        盛苑看着林澈面色瞬间惨白,差点儿给她姐鼓掌!

        这寥寥几句近乎秒杀!

        她崇拜的看向她姐,心里美滋滋的很是得意:瞧瞧,这样厉害的女郞君,是她的姐姐!她的!

        秦二娘也没想到盛蒽如此凌厉,才恍然她之前跟她们面前念诗吵嘴时根本没用功力!顿时庆幸起自己刚刚的退避之举。要不然,让盛蒽给撂这儿的就是她咯!

        至于盛蒽言语里还是提及了她……秦二娘却不紧张。

        她就是个懵懂小娘子,让人利用了也不稀奇。

        “盛二娘子,您想错在下了!”

        林澈悲愤之语,盛苑闻之惊诧不已。

        她真没想到,这林澈竟还敢言语!

        更过分的是,他言语微颤,字句之间无措有之、惊诧有之,却毫无惶恐心虚之意。

        再看他面容,虽隐隐发白,但是眉宇之间却添了几分倔犟之意,好像真有青竹傲骨一般,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无辜之感,

        【戏精!这是戏精上线!】系统看不过眼,不禁嚷嚷起来。

        盛苑有些挠头,她不认为姐姐可能上当,可这周遭看客很多都已被其所惑,言语之间竟有她们小题大做之意!

        诶哟!

        这波儿舆论似不在我!

        盛苑的心提起来,微微有些紧张,主要是她不清楚姐姐打算如何破局。

        如何破局?

        盛蒽直接用行动表示,对付戏精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有时候“不听不听就不听”这法子,最能打乱对方步骤。

        此刻的盛蒽倒是有些习武之人的模样,只见她利落的抬手一挥,嘎巴脆的表示:“林小郎君有这工夫与我角力,还不如好好儿想想,如何能更好的将今儿的风波摆平。

        您可莫要以为我说大话,若叫我听到外面传我们姊妹不好的言语,到时候和您说理的……可就不是我咯!”

        她这话说的林澈一凛。

        虽说他来京都不久,可是该打听的也都打听清楚了,对于眼前这个盛家女……或者说是这个盛家女的父亲盛三爷,他很是有些耳闻。

        这位盛家三爷不仅在太子跟前儿有情面,皇后更是待他若亲子,就连皇帝也对他多有纵容。

        秦家人在联盟的时候曾坦诚,他们在皇帝面前不如盛三爷能说的上话。

        据说那位盛三爷是敢在皇帝面前偷懒耍赖的!

        今儿这事儿若是闹开了,届时吃亏的肯定不是眼前这俩小女郎。

        如此想着,林澈面色如常的收了演技。

        盛蒽见他识趣儿,便微微颔首,说声告辞,牵着妹妹转身离开。

        盛苑眨眨眼,也学着她姐那样,高高抬起头,微微颔首,虽说没说出告辞俩字就让她姐给牵走了,但是她自觉动作挺到位,忙不迭在脑海里喊系统:“怎么样!怎么样?我刚动作还可以吧?”

        【到位!】系统热闹看的很是过瘾,这会儿也给面子的给宿主点个赞。

        ……

        走出人群,远离热闹之地,盛苑跟着姐姐来到一处凉亭,见周围没人,这才乐呵出声。

        盛蒽捏了捏盛苑肉嘟嘟的脸颊,笑着赞许:“不错啊,小家伙儿,刚刚还挺默契的啊!”

        盛苑也抬起小爪子拍了拍她姐姐肩膀,赞许:“姐姐也很棒啊!那小诗写的真不错!明明没有一个字在骂人,但是没一個字不是骂人!”

        “小样儿!还挺会说啊!”盛蒽看着妹妹为了把爪子搭她肩上,还特意站起来点脚尖儿,忍不住一把将小家伙儿搂在怀里,就是一顿揉。

        小家伙儿太可爱了!

        “你说你反应咋这样快,那般好玩儿的歌谣说唱就唱!”盛蒽很满意妹妹的作诗天赋,写的好不好还是其次,主要是想写就能写这很重要。

        作为写诗水平也就那样的盛蒽,不介意妹妹张口就是打油诗。

        盛苑也挺骄傲,从她姐姐的手下挣扎出来,一张小脸儿红扑扑的,又开始显摆:“我之前想唱的和实际唱出的还有些区别,不过嘴快过脑袋,略改了几个字儿,好像没有最开始想唱的那首那么可爱!”

        “哦?你说与我听听?”盛蒽没想到自家小妹还有这般心理历程,单手扶腮,好奇的看着她。

        盛苑也不怵,当即就给她姐学了一遍。

        盛蒽听完捂嘴直笑:“的确是最开始那首更俏皮!”

        她愈是夸奖,盛苑愈是感觉可惜:“哎呀呀,第一次没经验,没发挥好啊!”

        “你已经很好了!”盛蒽抱着胖妹妹,一边儿乎撸着小家伙儿的脸颊,一边儿带着妹妹就刚刚的冲突做复盘。

        复盘结果,让这对儿姐妹很是满意。

        “默契!”忍不住,一大一小两只手拍在了一起!

        盛苑高兴的摇晃着脑袋:“要是以后真能科举,我们姐妹有了功名就进都察院做言官去!”

        盛蒽见她说的有趣儿就问:“你想奉旨吵架,怎么还带着我?”

        “吵架亲姐妹,上阵同胞情!我听说文官在朝堂上吵的可激烈了,还有动手打架的!到时候咱们姐妹配合起来有攻有防肯定战无不胜!”

        盛苑眼睛亮晶晶的握着拳头,怎么看都是一副憧憬的模样。

        她这哪儿是想当言官,她这分明是想奉公斗嘴顺便再揍人家一顿!

        盛蒽越看自家妹妹越是喜欢,想到之前这孩子对自己的维护,就更是喜欢的不能自已,恨不能将这小家伙儿揉成团儿,捧在手心儿里呵护。

        盛苑被她姐乎撸的舒服极了,美乎乎的享受着姐姐的按摩,差点儿睡着了。

        忽然,系统提醒她说:【宿主,你之前不是让我提醒你给姐姐讲故事么!我刚刚整理了替身文的大纲,你照着念就成!】

        自从被盛蒽的智商征服,系统就喊盛蒽姐姐了,虽然盛蒽并不清楚有它存在。

        对耶!

        盛苑眯乎着的眼立刻睁开,赶紧从她姐怀里爬出来,歪着头试探着问她姐:“姐,你说,我说的话是不是总有理?”

        她这是还没忘讲完第一个故事时,她姐亮出来的巴掌。

        盛蒽哪知道这小家伙儿的想法儿,还以为小孩子想一出是一出笑闹呢。

        她点了点头,忍着笑表示:“对对对,我们家苑姐儿说话就是有理!你以后叫盛有理好了!”

        盛苑得意的仰头:“我之前还跟爹说呢,等我及笄之后,取小字就叫有理!”

        盛蒽可没听过这事,登时差点儿笑弯腰。

        【不对!不对!宿主,你这话题偏咯!想想故事大纲!】

        系统心累的很,这宿主哪哪儿都合它意,就是岁数儿太小了,思维想法儿很容易就被别人有意无意的带偏!

        盛苑被系统这样一提醒,赶紧点点头,对对对,她想起来了。

        忙不迭对着还在笑的姐姐表示,她有个关于替身方面的故事要讲,让她姐姐听完给点儿意见。

        盛蒽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冻住了:“……”

        看着刚刚还可爱之极的小妹脸上露出一副期待她从中汲取教训的表情,盛蒽嘴角儿抽了抽,恨不能赶紧将这糟心的妹妹给扔了。

        这小孩儿,不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