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盛苑有文化

第四十章:盛苑有文化

        盛苑多少还是有些脑子的,没真将系统的文章念给她姐听。虽说系统写的小说内容很丰富,堪称海纳百川、云集这类虐文众多狗血于一文,情节很是跌宕起伏、百转千折;但是,这样的文章同时也折磨着读者,容易让读者冒出殴打作者的冲动。

        考虑到自身安全,盛苑简略的说了说大纲,大致就是不受宠的皇子扮猪吃老虎,通过跟高门贵女联姻拿下皇位,后来又嫌外戚专权,将贵女和其娘家一网打尽的故事。

        因为溶洞有侍卫,盛苑还知道跟她姐耳边儿小声说。

        盛蒽被妹妹扯着爬在小舟中间的桌案听她嘀咕,竟不停冒出“要不揍一次吧”的冲动。

        这就不是小声不小声的事儿!

        这事儿的根本在于,就般故事不该从一个三岁小孩儿嘴里说出!

        瞧瞧那复杂的人物关系!

        瞧瞧那复杂的政治内涵!

        这是个三岁小家伙儿能说的出的?

        盛蒽顿时阴谋论了!

        她妹妹这么乖巧可爱,傻乎乎的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肯定是有人撺掇!

        这……该不会是谁买通了小家伙儿身边人吧?

        越想盛蒽的脸色就越不好看。

        盛苑见到,不由打了个哆嗦,出于小孩儿的直觉,她忙不迭爬回原来的位置,警惕的看着她姐。

        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是想要打小孩儿的态度!

        盛蒽:“……”别说,这小家伙儿的目光看的她还真手痒痒了。

        因想要套话,盛蒽控制住了冲动,努力调整好表情和语气,很温和的问盛苑:“小妹,你看……这人说话做事,都要有个源头,对不对?所以……是不是有谁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有了编这样一个故事的想法呢?”

        “啊?”盛苑一听,立刻领悟了,她姐小瞧了她,竟认为她编不出这样高深有意义的故事?

        登时,她就不服气了,那咸鱼般的好强心也蹦出来:“这就是我自己想的!”

        “不可能!”盛蒽以为是有人叮嘱过妹妹不要透露对方,所以妹妹才不肯承认,登时,就用起激将法。

        “你这么小的人看过多少?又能听过多少?能说出这样……嗯,这样发人自省的故事?”

        盛苑不清楚她姐为了套话都昧着良心夸故事好呢,还以为她真这样想,登时和脑海里那個系统一样,骄傲的挺起小胸脯,毕竟这是她给系统提供的素材和思路诶!

        “我就是晓得!”

        “那你从谁哪儿晓得的!”

        “我从爹爹那里晓得的!”

        盛蒽:“???!!!”

        不是……从谁那晓得的?

        盛蒽忍不住摸摸耳朵,很是不可置信。

        有那么瞬间,她真的差点儿就信了。

        幸好,很快她反应了过来,她爹虽说是不大靠谱,但是也不至于不靠谱到这般程度!

        盛苑注意到她姐眼里的怀疑,忿忿地想跳脚:“真哒!我从爹爹书房里的史书上受到的启发!”

        这她可没骗人,她这么容易回忆起那些小说,也是因为前不久从史书上记载的事情联想到的。

        “不是!你先等等!”盛蒽没想到自己这样一诈,竟然又诈出点儿问题来,“你现在认识的字都足以看史书了?”

        盛苑闻言,愈发觉得这个姐姐不像样!她这样玉雪可爱聪明机灵的小孩儿,怎么就不能让她信任呢?

        “你之前在我跟前儿复习时认的字,我都记着呢!咱爹娘给我念书时,我对着上面的字跟着认呢!”

        盛苑直接忽略自己是带着有关知识的记忆出生的。

        在她看来,她这学的是繁体字,跟以前的记忆何关?

        总之就能骄傲!

        盛蒽听盛苑如此说,不由瞪圆眼睛。

        她看稀罕物般仔仔细细打量着妹妹片刻,惊奇之情翻涌:

        她这妹妹莫不是个天才?

        这要好好的培养起来,那以后若是女子真能科举了,妹妹岂不有望考上进士?若是再努力些,说不得还真能考进一甲!

        这样想着,盛蒽的心火热起来。

        盛苑让她姐的炯炯目光给看的瑟瑟发抖。

        她悄悄问系统:“姐这是咋的了?会不会打算悄悄打我一顿?”

        系统看了看盛蒽,又看了看自家宿主,言语极其肯定:【放心吧,不会的!要打,也是直接动手,不会悄悄的!】

        盛苑:“……”算了,跟这糊涂系统说不清楚!

        哼!还是得靠她自己啊!

        盛苑悄悄吸口气,眨眨眼,很努力的笑着朝她姐姐卖萌。

        “咳咳。”被盛苑用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瞧,盛蒽猛地从美好的设想中缓过来。

        唔,她看着妹妹这傻乎乎的笑容,咋看都不是出奇聪明的样子。

        所以想了想,她琢磨着再跟妹妹确认一下:“小九儿,你是从哪本儿史书上面看到让你受启发的记载呢?”

        盛苑对此记得很清楚:“《前齐史谈》里说的!”

        这个前齐在大燕之前,跟现在这个大齐还真有些关系。

        据说现在这个被大楚吞并的大齐的皇室,是前齐皇室的旁支后人。

        盛苑记得她爹闲话时曾说过,承元帝责令整编有关大齐的史书时,为了后人更好分辨,让史官称此齐其为后齐。

        “关于齐明宗那条,里面说‘明宗少时不闻于谦宗,出宫立府鲜有人问,废后廖氏与明宗同读于其伯廖耘门下,后成婚;廖氏为王妃,常与明宗出入廖门。谦宗爱耘才华,重之,曾于文渊问诸子学问,耘皆赞之。后谦宗闻明宗求学于耘,自此注重,明宗渐达。’”

        盛苑一口气将自己看过的内容背了下来,不看她姐的表情就继续说:“明宗继位之后,关于廖氏还有记载呢,只是字数很少,‘后廖氏为明宗所憎,废之,迁于冷苑;廖氏一门不恭,明宗数次斥之不臣,遂惩之。’这里说的含蓄,可实际上呢,其他史料佐证,廖氏男丁被杀,廖氏九族流放!废后廖氏自缢。”

        盛蒽看着妹妹一副“我有理论我全对”的表情,顿感自己的史书似乎白读了。

        可是……这些史料说的不是政治斗争、皇权和外戚之间往来角力么?怎么还牵扯了儿女情仇呢?

        不对!盛蒽忽然发现自己刚刚的思路似乎受了妹妹的影响。

        “你不能这样想!史书么,寥寥几笔,怎么可能写尽当时的情况?主要是吧,这里面的斗争,要是只用男女之情考量,未免太浅薄些。”

        盛苑却不这样认为:“就像姐姐说的,寥寥几笔不能将那些往事写全,可是世间事却能用情来说,有情是情,无情不也是情?”

        “……”盛蒽顿了顿,觉得自己好像要被说动了?

        不过她才九岁,和三岁的妹妹谈论这个问题不合适吧?

        于是,盛蒽清了清嗓子:“算了,这话题过去吧。”

        “哼!”好容易能辩论辩论,结果她姐却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这不浪费她感情啊?

        盛蒽不高兴的撅起嘴:“人家为了让你以史为鉴,好不容易编故事给伱听,你还不领情!”

        【就是!就是!】系统忙点头,它等了许久的夸奖都没到,真让统失望!

        盛蒽心知妹妹城府简单,她大概是真怕她吃亏,才这样费力想出这么个故事来。

        推己及人,要是她为对方努力着想半晌,对方却不领情,她大概也会伤心难过。

        这样想着,她捏捏妹妹肉呼呼的小手,笃定的跟她说:“你放心,就算真把我放在故事里说的处境里,我也不会落得那样结果。”

        盛苑没想到她姐还挺自信,忙问:“为何呢?”

        为何?原因是很多啊,可是盛蒽却不想多说。

        只不过盛苑不是个能将就的,她这欲言又止可让她难受了,登时耍起了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