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盛苑的发型

第三十四章:盛苑的发型

        盛苑蹦蹦跳跳的从书苑回到咏繁苑,一进侧厅,就瞧见窗边儿的软榻上放了一大一小两个包裹。

        她娘和杨嬷嬷正坐在一旁的八仙桌前热络的说话,见到她就笑着招手:“快过来,给你和你姐姐订的衣裳首饰刚送来了,打开瞧瞧,喜欢不?”

        小孩子都喜欢礼物,盛苑也不例外,听到有礼物眼睛都亮了,倒着小腿儿就冲到榻前,不用犹豫,小个儿的肯定是她的。

        “我给三小姐打扮打扮,瞧瞧还用调整不,要是没问题,后儿的游园会就这么穿。”杨嬷嬷接过小丫鬟递来的湿帕子擦了擦手,要亲自给盛苑梳头。

        郑氏最是信赖杨嬷嬷,在一旁点头说是:“嬷嬷最会打扮人的,让这小家伙儿瞧瞧您老的手艺。”

        于是,盛苑还没发表意见,就已经被大丫鬟抱到圆凳上坐好了。

        “镜子!镜子!”盛苑也好奇自己这几根儿头发除了小揪揪,还能梳成啥样,所以嚷嚷着要放一面镜子在桌子上。

        这样,她就可以揽镜自照了。

        哼哼,小娘子臭美些,正常!

        郑氏让她这反应逗得直笑,忙不迭挥手示意丫鬟赶紧满足这小家伙儿。

        盛苑待镜子放好,小身板儿不自觉的直了起来,她那双肥嫩嫩的小爪子也乖乖放到膝盖上,眨巴着乌溜溜大眼睛盯着镜子里的小孩儿瞧:啧啧,看着怪可爱呢!

        杨嬷嬷见她自我欣赏的很陶醉,差点儿笑出声。

        不过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三小姐可乐的很,却还能强忍住,臂不颤手不抖的解开了那个颤巍巍的小揪揪。

        虽然盛苑一直对自己的头型避而不谈,但是谁不清楚她三岁之前脑袋剃的光溜溜的,唯有头顶留了一撮儿头发;直到三岁了才开始蓄发,而今头发也才长到脖子那儿。

        杨嬷嬷手上动作很轻柔,给盛苑解开小揪揪,边梳通头发边按摩头皮,舒服得她眼都眯起来了,再等等就要打小呼噜了呢。

        很快,杨嬷嬷熟练的将她的头发往头顶上堆,也不管许多碎发纷纷脱队,直到头顶的揪揪定型,她才面色淡然的拿出一个粘在梳子上的半弧形假发片。

        她将假发片贴着盛苑脑后头的发根往上推,直到所有碎发都被兜在了假发里,才将假发片上的细绳绑在小揪揪上。

        “咦?”盛苑看着板板齐齐的头发,吃惊的看向镜子,无论她如何转头都看不出违和。

        杨嬷嬷笑着拿起另一片稍微窄些、但略微厚些的半弧形发片贴在小揪揪前面的头发上:“三小姐莫奇怪,这假发片是用蚕丝混合着羊毛、马尾丝织染而成。

        您用的这副假发的发丝,是照着您发丝粗细劈出来,放在一起看自然不违和。

        虽说制作工序特殊繁琐了些,却也值得,这些假发在阳光下也有和真发几近的光泽,看着不呆板,很活泛。”

        盛苑歪着头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多了不少的自己,好奇:“没有用真头发当假发使的么?”

        杨嬷嬷笑说:“自然是有的,外面大多数儿的假发就是。”

        她是带过郑氏的人,很清楚跟小孩子说话要想省心,就要有问一答十本事。

        这不,她不等盛苑再问,就很自觉的继续说了起来:“那些发丝一般是从外面那些想要补贴家用的妇人那里收购的,不过也有发丝是从犯人头上剪的。

        只是这样的假发,郑家不喜用,大抵觉得用人家的头发别扭,不合自然。

        咱们现在用的这些假发,是郑家先祖花了不知多少银钱让人研究出来的。

        虽说贵些、不禁用些,但是效果很好,用着也放心。”

        盛苑忙不迭点头,虽说现代假发也有真人头发做成的,但是现代是啥工艺,古代是啥水平?用着肯定不像复合成的让人安心。

        杨嬷嬷说着话,又拿出一個茶碗般大的圆髻扣在了她头上。

        盛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顶着个包包头,顿时惊呆了:还怪好看的!

        杨嬷嬷手利索,定好圆髻位置,就将盛苑头顶的小揪揪弯成了小圆头。

        她将圆髻反过来给盛苑瞧:“里面有个凹槽,对着小揪揪卡进去,然后再用金丝卡簪簪住就可以了。”

        说着,她从梳妆盒里抓了一把金丝卡簪给盛苑看。

        盛苑瞪圆了眼:这不就是u型发卡!

        杨嬷嬷熟练的将金丝卡簪从圆髻底侧卡进周围的假发里。

        “金丝会不会很明显。”镜子虽然看不太清,但是发丝和金丝差别不小。

        “不要紧,咱还有装饰呢!”杨嬷嬷三下五除二固定好圆髻,让她摇晃几下脑袋,看看结实不。

        盛苑也是人来疯,闻言便使劲儿摇晃脑袋,那频率快的,都看出残影了,这让一旁的郑氏和杨嬷嬷都吓了一跳,忙不迭喊停。

        大概是转的太快,停下来的盛苑感觉眼前出现了大片金星,还都闪烁着晃动。

        郑氏气得跳起来,冲到她跟前儿,拍她肩膀数落:“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淘!”

        盛苑没注意那不疼不痒的拍打,很是无辜的看着她娘问:“娘,您怎么还晃来晃去啊?”

        “……”抬着手还想拍她几下的郑氏气笑了。

        她看着闺女一脸无辜的样儿,真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最后只能无奈的戳着她额头:“你啊!你就这样淘吧!”

        盛苑晕晕乎乎的还没忘脑袋上的发髻呢:“嬷嬷,发髻还结实不?”

        杨嬷嬷看着郑氏无语的翻眼睛,也是哭笑不得:“结实!结实的很!”

        “哦,那就好。”想到漂亮的发型也不影响自己跑跑跳跳,盛苑笑弯了眼。

        杨嬷嬷给旁边小丫鬟递了个眼色,那小丫鬟赶紧转去拿了个紫檀圆匣过来。

        “这是夫人给你准备的海棠花带,这样围在发髻上再别好,就挡住卡簪了。”杨嬷嬷说话间,将那条朵朵鲜艳绽放的海棠花花带围着盛苑的发髻系好。

        盛苑眨眨眼,看着发髻周围“绽放”的海棠花,连声称奇:“就像是一朵朵簪上去的!好像真的一样!”

        要不是看见这些海棠花是粘在两条银链子上的,她真以为这是刚摘下来的呢!

        越看越好奇,盛苑抬起小胖手摸了摸发髻旁的花朵,小鼻子动了动:这手感这气味跟真花一般。

        “这也是用繁复工艺堆出来的,满大楚也就两三个世家能做出来。”郑氏看着小家伙儿眼巴巴抬头看着自己,有心不搭理她,却又于心不忍,到底拗不过,只能没好气儿的说起来。

        不过说完这些,她又不由感叹:“据说千八百年之前,还有世家老仆能做楚更好的簪花呢!那些花朵品种不同,但都栩栩如真。

        不仅手感气味和真花像,那花朵的花瓣还能随着时间变化开开合合。

        据说他制作出的花放在外面,能引得蜜蜂蝴蝶追逐。

        只可惜那样的工艺昙花一现,很快就失了传承。”

        “好可惜!”盛苑看着镜子里娇嫩的海棠花,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却不想还有更好的存在,只可惜不能一见啊。

        “嗐,那样的花朵听着是好,可是一朵制作出来的花费不知凡几,平民谁买得起?

        有那钱自己留着,摘点儿鲜花看不好么?

        也就贵族世家用此争相比斗展示财力。

        大燕前的大昭建立之初,昭高祖便着人将这类奢华工艺尽销,又专门朝喜欢炫财的世家豪强打,一时间,世家豪强延传世代的奢豪之风尽皆收缩。

        咱们大楚世家就是从那时起低调了起来,唯有大齐那边儿的世家做派依旧,看着让人心惊。”

        郑氏说了一通,发觉说的远了,不禁摇摇头。

        心说,还不得给孩子说睏了。

        可是等她低头一看,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

        苑姐儿这小家伙儿仰着头看着她,竟听得津津有味呢!

        此刻,小家伙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还眨啊眨的,像是在催着她继续说。

        “梳好头就别呆着了,试试给你订好的裙子去。”郑氏让小女儿看的心里软软的,亲自挑了几只掐丝镂空镶宝石的蝴蝶簪簪在了她海棠花旁,然后便抱起胖闺女往榻前走。

        郑氏一腔母爱啊,在抱起小闺女的瞬间,就不知如何安放了!

        等到将小闺女放到床榻上,她那俊脸已经涨得通红!

        好家伙,这小丫头可忒压手了!

        这么十来步的工夫,她就累的直喘大气。

        盛苑对自己的重量一无所知,也没注意到给她娘累成啥样。

        她刚坐到榻上,就从头上薅了一只蝴蝶拿在手上瞧。

        那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蝴蝶翅膀微颤,恍若眨眼间就能展翅飞起一般。

        “好漂亮!……只不过,头饰是不是有些多了?”她恍惚记得身上饰品不能太多来着。

        杨嬷嬷笑着上前,挡住悄悄甩着酸涩胳膊的郑氏,一边展开裙子,一边说:“不多,也就三五只的样子,簪在头上显得格外活泼,世家勋贵家的小姐什么头饰没有?所谓争奇斗艳到最后,这争的不过是细节。”

        盛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注意力集中到杨嬷嬷铺平的裙子上了。

        她看着一件裙子由好多个部件儿组成,登时有些头大。

        小胖手扯了扯小褂子,表示自己才是个小孩子,不用穿那么多。

        郑氏胳膊酸劲儿下去了,走过来示意小家伙站在榻上:“你平时在家里穿的随意也就算了,正式场合就要有正式的衣衫;莫说是小女郞了,就是小郎君也不能一身短褂走天下啊!会让人笑话的!”

        “还是为了面子!”盛苑叹口气。

        想到自己小小年纪就要为了府里的面子而努力,盛苑似乎感到了肩膀的重担,直嘚嘚着自己真不容易!

        郑氏被她小大人似的反应闹的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儿忒夸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辛苦呢!

        刚想让这小家伙儿差不多就得了,她就听自家二闺女那充满活力的嬉笑声打外面传了进来:

        “娘,妹妹我回来了!监院说后儿就是游园会,便给我们放了六天假!你们高不高兴啊!”

        郑氏捂着胸口:“……”

        呵呵,高兴!她真高兴啊!

        高兴的她,眼前一阵阵发黑,脑袋一阵阵发晕!

        破官学也忒不靠谱儿了,怎能没事儿总放假呢?简直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