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两个人眼中的盛苑(中)

第三十一章:两个人眼中的盛苑(中)

        脂玉为肤,秋水为骨;体态丰腴,气韵非凡。

        这是盛苑出现在眼前时,盛葶脑子里冒出的话。

        她怎么都想不到,昔时圆乎乎的可爱团子,竟然变得如此倾城倾国,说是“明眸潋滟,星目如珠”也不为过。

        阳光下,她那双水眸熠熠生辉,眼波流转能讲千言。

        人群里,她眼角上挑若有深情,幽幽凝视一眼万年。

        盛葶恍惚记得,御宴之后,盛苑之貌名扬京城,连盛宠之极的皇贵妃谢氏都曾赞曰:遥望其人,月华凝绕;咫尺近看,肤光朦胧。

        极受皇帝重视的安贵妃也夸她:极具牡丹之华贵,又兼芍药之风貌,更有茶花之婀娜。

        而最让盛葶铭记的,还是继任皇帝效唐凌烟阁建的远洲阁对她的形容:

        抬眸回视百花惊艳,朱颜一展千红羞惭;百褶宫装娇妍尽显,银光甲胄威严更添。

        又想到远洲阁陈列的画像中第二位就是盛苑,盛葶心里复杂极了,脑海里不免浮现出她号令十万精兵的场景。

        盛菡输的不冤。

        轻叹一声,她继续回忆。

        风波似乎是从楚王侧妃失踪开始的。

        侧妃乃楚王在意之人,既是心尖儿好,亦是臂膀助力。

        她无故失踪,让楚王惊怒之余派出所有门人,令其全力找寻。

        一番苦寻下来竟发现很可能是静王动的手。

        楚王虽然势大,奈何静王是他皇叔,又已就藩,在藩地还颇有威望,故而不敢妄动,只能连夜进宫请旨。却不想承元帝那里尚未发话,静王竟已暴毙。

        几乎是瞬间,京中民间就爆发出各种各样的谣言。

        有说源头是出于叔侄争美的;有说侧妃是皇帝安排的棋子的;更有夸张的说法是先帝早就对太子不满,所以安排静王辖制,还说静王手里有先帝诏书,可以废帝重立,这次静王遇害,就是现任皇帝和儿子联手所为。

        这些谣言,盛葶听过许多,虽然她和夫君对此不以为然,但是京中藩王却感到唇亡齿寒,纷纷上书想要归藩。

        承元帝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弟弟们离开,若不弄清原委给个交代,藩王归藩的那刻就是诸王离心的那天。

        盛葶想着夫君后来对这段时间的评价,心里深以为然:承元帝的想法没错,奈何搅动京中局势的势力太多,以至于藩王在京多呆多错。

        承元帝派出多部门联合查办,没想到证据隐隐指向远在京郊的楚王妃盛菡。

        要不是后来盛葶知晓真相,她都要以为罪魁祸首是盛菡。

        毕竟要论她恨谁忌惮谁,自然当属楚王侧妃,还有现在的静王妃盛蒽。

        大概承元帝也是这样想,所以在派人搜查静王府、询问王府属官、约谈静王妃和府中其余女眷之后,便着人押解楚王妃回京。

        可谁都没想到,押解人员尚未到达,楚王妃所在京郊的院子就付之一炬。

        承元帝闻言险些旧疾复发,可是不等他缓口气,在京的几个藩王连续遇刺,眨眼间尽折损。

        这样的情况,让京中谣言愈演愈烈,就连坊间百姓也认为这是让皇帝一勺烩了。

        被莫名其妙扣到脑袋上的锅气晕过去的承元帝却不晓得,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此后十数载,他那几个长成的儿子悉数登场,开始了你来我往的夺嫡生涯。

        直到楚王成为皇帝膝下硕果仅存的儿子,承元帝才蓦然发现,他似乎选无可选,只能咬牙将江山托付此子。

        只是令承元帝再次没想到的是,他刚准备将立太子的消息公布天下,自他成为太子就闭门不出的皇后卢氏送了他们父子一程。

        此举不仅令皇位空虚,还让先帝无子嗣可传承;朝堂诸公连夜商讨继位人选,还请出太后秦氏拿主意。

        秦太后拒了大臣提出的人选,直接点永平郡主继位。

        大臣闻言纷纷进谏,不说永平郡主并非男儿,就是同意女皇登基,继位顺序也轮不到她,先帝有好几位公主呢!

        可惜,太后心意已决,诸臣无奈恍然想起,永平郡主是陈末帝之女鸿安公主和秦太后长子怀宴太子的独女!

        要说她来继承皇位,似乎也无不可?

        诸臣动摇,奈何决策未定,宫内宫外已然闻讯,瞬间有多方势力发起对永平郡主的刺杀。

        也是这时,京中上下才恍然发现,京城巡防早已在永平郡主掌握之中!而京城外面,永宁侯之女盛苑已率十万精兵静候调令!

        又有静王妃盛蒽携诸王遗孀献藩王印章于永平郡主当面自此宗室先于臣子对女皇俯首称臣!

        众臣发现僵持已然没有意义,就只能翻阅典籍找到女皇登基的合理依据,然后大办登基大典。

        回忆至此,盛葶已经疲惫之极,她没再回忆那场震惊天下的登基大典如何盛大,脑子里只剩下最后一次亲见盛苑的场景。

        那是一个山洞,她和盛家人一起被蒙着眼“请”到了那里。

        “如此也算是盛国公府一家团聚了。”盛苑温和婉转却又透着凉意的说话声,盛葶到现在都不能忘记。

        当时,她刚被解开眼罩,只觉得山洞内诸多火把将她眼睛照的生疼,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里面的光线。

        当然,盛家五房悉数被“请”来,不是谁都像她一样好脾气,很有几個有胆魄的竟然大声斥责起来。

        她当时看的胆战心惊,生怕盛苑气恼了直接将他们咔擦了,她和郎君的好日子可是还没过够呢!

        幸好盛苑还算心宽,只是命人抽出泛着寒光的宽刀,吓唬的他们瑟瑟发抖便作罢了。

        接着,盛苑让手下带人过来。

        此人一出面,众人无不惊战。

        这可不是别人,却是承元帝久找不到的前任楚王妃盛菡。

        盛葶看着见到盛苑的盛菡宛若疯癫,又听着盛苑着人将盛菡的一项项作为公之于众。

        那是她头一次听说重生这件事儿,更是第一次知晓她这个曾经要好的堂妹竟是重生之人。

        只因心中不服,盛菡利用了前世所知,成功搅和进盛蒽和楚王的姻缘里,恁地生出许多波折。

        听着这些,盛葶头一次对盛菡所为生出唾弃之感。

        不过,她不忿归不忿,此刻的心情,更多的是恐惧!

        因为盛苑竟然告诉他们,楚王侧妃是她的人!

        盛葶当时听完,脑子就是一懵,她不管盛菡知晓这些后是如何的惊喊怒斥,她只是知晓,她可能要完咯!

        盛苑把这般重要的事都说了,怎可能再放她们回去?

        怕不是要将盛国公府这一家子人整整齐齐的送去见祖宗?

        “重生?”盛苑凉薄的嗤笑声将盛葶从惊惶中唤醒。

        她猛抬头看着高阶上端坐的盛苑,看着她如玉如瓷般精致的皮肤在光晕中愈发精美,听着她蔑视又极具霸气的话:

        “有本事就尽管重生!想要夺机缘的也都尽管来!盛菡的来历你们清楚了,两世的走向你们也知道了!

        不甘心的就尽管放马过来,也好叫你们清楚,有些人的机缘是抢不完的,有些人的成就,是你们达不到的!”

        盛苑眼底的火光和冷笑,全部映入盛葶眼里,而她此刻却惊喜万分,心里一边儿连忙说着“不敢、不想、不能”,一边儿庆幸她能活着回去,和夫君好好生活了。

        ……

        【(小剧场)

        盛苑:咱就是说,得意之时说句威胁话,顺便在气势上开个大,我不是真想你们重生,你们咋一个个儿都当真啊?

        盛葶:咱就是说,我是咸鱼我快乐,你来威胁我示弱,不信你回头问问去,刚刚我是不是连声把“不敢、不想、不能”说?

        重生不是我所想,你们咋还是把我向漩涡里拖?柿子专拣软的捏,也要看看我配合不配合!

        我躺平露肚儿任你们戳,我折腾一下就算我拙!

        盛菡:咱就是说,你来威胁我应和,让我重生我配合,就等着回来展拳脚,情绪饱满我暗搓搓乐;

        可问题是怎么记忆出了错,两次重生,记忆却还是最初的那一个?

        有本事伱把记忆还给我,我保证搞事儿我保证作,我保证再次成就你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