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两个人眼中的盛苑(上)

第三十章:两个人眼中的盛苑(上)

        垂柳苑位于安和堂的后侧,是一个有着池塘、假山、秋千、花亭、水榭、回廊的微型花园。

        因二房的咏真苑、四房的咏清苑与其毗邻,所以这里便成为了两房小娘子小郎君的玩耍嬉戏之所。

        八岁的盛葶捏着帕子从垂柳苑回来,跟其母陈氏打过招呼,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盯着窗外兀自发呆。

        她是四房唯一的嫡女,亦是长女,素来和两个庶妹玩儿不到一起,每日里得闲了,便和二房的堂姐妹一处玩耍,尤其是和小她两岁的堂妹盛菡最为要好,大人们时常笑她们宛若同胞。

        她一直以为可以这样没有烦恼的快乐长大,却不想去年失足落水,竟将三十年后的她带回到了儿时。

        待到她用那双经过世情的眼睛看周边的人和事,才猛然发现,此时的堂妹盛菡已然不对劲儿了。

        “随波,你刚刚注意到六妹妹的表情了么?”自从重生回来,她便将最忠心的丫鬟提到身边,明说暗嘱的让她注意盛菡的表现,随波也不让她失望,伶俐不说,嘴还很紧,委实帮了她不少忙。

        刚刚在垂柳苑玩耍时,祖母派来的嬷嬷提了一嘴游园会的变动,她心绪波动之际,条件反射的瞧了一眼盛菡。因怕是自己想多了,她才多问了随波一句。

        “小姐,奴见六娘子似有刹那惊诧,瞧着恍若不可置信一般,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泰然。”随波只说自己看到的情形,不加猜测。

        盛葶捂上胸口,慢慢的感受着自己的心跳。那颗急剧跳动的心,让她双眸放空,低声喃喃:“是了,是了,对上了。”

        她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飘,四肢百骸全然无力,后脊背上不知何时竟冒出了层细汗,风从窗外吹来,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小姐可是凉着了?”随波见状,赶紧上前关窗,“我喊人给您煮碗果子茶去去凉气儿。”

        “不用!”盛葶一把按住她,努力用平静的口吻吩咐,“许是在水榭长廊玩儿的久了,有些疲乏……你扶我到床上休息片刻就好。对了,你放下帐子后嘱咐丫鬟嬷嬷一句,我睡着之后莫要打扰,便是用膳也莫唤我,醒来再说就是。”

        随波向来听话,见她面色还可,便服侍着她躺好。

        纱帐放下的瞬间,她就睁开了眼,可饶是这样,脑袋仍是一阵晕眩,恍若身处漩涡一般,让她即使躺在床上也产生了踉跄之感。

        好容易平稳下来,她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就跟走马灯似的,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有关上一世的一幕一幕。

        盛葶自嘲的想,她这生来平凡,只因长辈疼爱,自幼无忧无虑,及笄之前竟对府里的波澜毫不知情。

        除了跟二房姊妹要好,她和另外三房的堂姐堂妹不过就是面子情,彼此之间很少走动。

        要说她对三房那对儿姐妹有何印象……她只恍惚记得二娘子盛蒽生性惫赖,有几分小聪明也不用在读书上;九娘子盛苑圆乎乎的喜欢吃喝玩乐,最会撒娇,还有些狡黠。

        她们姊妹不求上进,但是奈何爹娘有主意,生活的竟比她们这些姊妹有滋味的多,若不是皇苑围猎皇室遇刺,恐怕她们还是府中姊妹钦羡的对象。

        围场遇刺,承元帝遭箭重伤难愈,后传位给了轻伤的太子;而在这场刺杀中,太子侧妃谢氏所出的小皇子为救太子中剑夭折;她三伯盛向浔为救太子第三子中毒伤腿,不良于行。

        这番变故连带着清剿叛乱带来的风波,让京城一时之间人人自危,惊惶之气遍布角落。

        后来太子登基,追封次子为慧安太子,又将三子封为楚王,指婚盛家二娘子盛蒽,封其为楚王妃。

        至此,风波消散,恍若一切都尘埃落定。

        除却低调到似乎沉寂下去的咏繁苑,盛国公府的所有人都期待着盛家女嫁进皇室成为皇子妃的那天。

        毕竟以楚王母子的盛宠看,他很是有望接任太子之位。

        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楚王和盛蒽成婚那天,先皇幼子静王也要娶亲,阴差阳错新娘调换,盛蒽进了静王府邸,而和楚王喝交杯酒的则成了盛家的六娘子盛菡。

        怎么可能呢!这简直是一道惊雷炸在了盛国公府上。

        三伯盛向浔更是进宫喊冤。

        太后秦氏闻知大怒,竟要撇开皇帝派人彻查。

        想到这儿,盛葶眼波微动,心绪复杂。

        对于宫中掌权者如何博弈,她不得而知,只是晓得那段时间盛国公府发生了数次激烈的冲突。

        她到现在都忘不了九娘子盛苑双手持刀带人砍砸了咏真苑,将咏真苑的牌匾踩碎的情形。

        而后她才知道,六娘子盛菡竟趁着楚王出入盛国公府的机会,次次与之相遇,你来我往之下竟和对方生了感情,引得楚王非她不娶;又有静王看上盛蒽,故而叔侄二人一番合计,做出如此无德之事。

        可是事已至此,到最后即使三房心有不甘,也不过是将错就错。

        为了皇室名誉,盛菡依然是楚王妃,而盛蒽则以静王妃之名随静王就藩。

        三伯盛向浔送走盛蒽后便请命驻守边郡,皇帝因愧封他做了永宁侯,圣旨刚下,三房就选了个清晨,悄悄的、招呼也不打的携女赴任。这一走,便是十载。

        时间悠悠,所有的不平事随着权力、地位、好处的提升似乎消散去了。

        这其间,她嫁得良人,家中姊妹也各自欢喜。

        三房杳无音信如旧,静王藩地也很平静。

        唯有楚王在京中名声鹊起。

        虽然他因错没能接任太子之位,可是皇帝十年间也从未立过太子,其余皇子尽皆平庸,朝堂上下都看好他。

        六娘子盛菡作为楚王妃在京中自然也是受人吹捧。

        作为王妃,她过的真不错,成婚五载育有三子,虽有妾室却无侧妃,王府内院握于她手,可谓是得意之极。

        盛葶想到盛菡那时的煊赫,心里也不羡慕,她是个不求上进的,只盼着求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虽然盛菡看她夫君不起,但是她过的随心随意,自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不想贪心多求。

        况且楚王虽爱盛菡,甚至为她做出忘恩之举,可后来还不是出巡江南带回绝色?而且没过多久他就亲自上奏请封为侧妃。

        对于这個侧妃,盛葶知道的不多,只是隐约听说她懂得甚多,像是修路的水泥、攻城的武器、多产的粮食,都是她说给楚王的。

        她记得清楚的是,盛菡每每提起这个侧妃,无不恨的牙痒,这人多少城府竟都溃于一旦。

        因为这位侧妃,楚王和王妃闹了许多矛盾,生出许多嫌隙,关系甚至一度降至冰点。

        她曾听爹娘说过,盛菡因妒害的侧妃小产,楚王怒要废妃,还是秦太后力保,盛菡才只是被送到郊外山庄休养。

        而那个侧妃,则掌管了府中中馈,成为楚王府实际的女主人。

        光阴转瞬而过,为庆贺皇帝五十大寿,各地藩王前来祝寿。

        谁都想不到,藩王齐聚京城,竟是又一次惊雷响起的前兆。

        也是那时候,毗邻草原而居十载的三房,竟然也回来了。

        盛葶想,她只要还有记忆在,便是再重生几辈子,都忘不了再次见到盛苑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