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工具人盛苑

第十八章:工具人盛苑

        “三郎,就这样离开没问题么?”郑氏和盛向浔牵手走出安和堂,见他眼角含笑很是轻快,不由轻声询问。

        盛向浔攥着郑氏的手轻轻的摇了摇,满眼促狭的笑着反问:“聆娘这是怕老爷子将我们赶出府去?”

        郑氏心知他是打趣,不过因着天色极好,阳光明媚春风和煦,心情也随之轻快的很,便有心说笑:“我以为国公爷的那声滚很是彻底呢。”

        盛向浔笑了笑侧首看向妻子,恰好她也抬头看了过来。

        一切都那么的刚刚好。

        阳光下,她眼底泛着潋滟笑意,而他的心也泛起层层涟漪。

        “祖父在时,他便袭了爵,因怕他偏心常氏导致嫡庶失和,便迫他早早就立了大哥为世子,后又担心他的私库只给常氏之子,便从自己的私库里分了一大笔产业予我。”

        盛向浔抬手将郑氏耳畔的碎发捋到而后:“祖父当时言明,那些产业的契书悉数转于我手,不过也说一日不分家,产业出息就要尽数归于公中。

        而今国公府子孙繁茂,样样都用要钱,你说……他能甘心将我分了出去?”

        “原来如此啊。”郑氏听得恍然,缓缓颔首,然后用一双含情目就脉脉的盯着还在感叹的盛向浔,温柔之极的问,“只是我与三郎成亲近二十载,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份产业呢?”

        “???!!!我可以解释的!”盛向浔一看妻子笑的如此和气,只感觉脖子后面的汗毛立了起来,忙不迭举起怀里闺女的小手儿表示冤枉,“我这不是想着等到日后分家给你个惊喜么!”

        工具人盛苑小朋友:“……”

        心累啊!

        叹口气,抬头瞅瞅被他爹举着摇晃的小胖爪,已经翻了一次眼睛的盛苑没忍住,紧接着又翻了五六次。

        郑氏见如此紧张,忍不住掩唇轻笑。

        她本就氏玩笑之言,又听得出他此言非虚,心里很是满意,点点头:“好,那我就等着分家之后接收产业了。”

        盛向浔被妻子惊出一身冷汗,此刻格外上道:“等回去我就将契书给你,待来日咱们搬走就可以清点接收了。”

        郑氏笑着颔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盛向浔见妻子情绪挺好,也跟着松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还捏着小闺女的胖爪子呢。

        诶?这小爪子手感不错啊?

        低头仔细看看!

        嘿,这小丫头的小爪子虽然不大,但却肉乎的很,瞧瞧手背上一的个个肉窝儿哟!

        “我们家的小九娘可有福气呢!”他一边捏着闺女的小手儿,一边儿招呼妻子来看。

        盛苑气得就要揪她爹耳朵,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这时候都说孩子胖是福,她爹说她有福,不就是笑她胖?

        “你可别招她!”郑氏眼疾手快,一把包住小闺女朝她爹下手的爪子,嗔了丈夫一眼,然后笑着朝盛苑招手,“来,娘抱你。”

        盛向浔刚才已经感受到小闺女偷袭的爪风了,登时后怕不已,摸摸耳朵,又庆幸的拍拍胸口,接着就朝郑氏连连拱手:“幸好夫人相救,否则为夫的耳朵怕是要吃苦头咯!诶!为夫无以为表,只能恭请夫人到花园一游了。”

        他扮作呆书生玩笑,把郑氏逗得一时技痒,也想接过话来跟他用演技往来一番,可是兴头刚起,她却飞眼看见自己的俩闺女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呢!

        怀里抱着一个、手边儿领着一个……这、这、这叫啥事儿啊!

        红霞飞上双颊,郑氏气鼓鼓的踩了丈夫一脚,便转身要走。

        “哎呀呀,夫人慢走,且等等为夫。”

        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郑氏步子迈的更快了。

        盛向浔也不以为意,笑呵呵的追了上去。

        盛苑本来还以为这次的花园之行要泡汤呢,却不想她娘快步行进的方向不是回家的路:“……”

        呵呵,长辈套路深,她要少当真!

        “娘,为什么妹妹在家里是三小姐,在外面却是盛九娘,而祖父要喊我们女郞君呢?”大概是看大家都不说话,盛蒽忍不住,拿妹妹为例问出心中的疑惑,“以前不觉着,可今儿见大家喊的不同,就感觉有些乱。”

        郑氏闻言,放慢了脚步,低头看着二女儿,笑着给她解惑:“其实,往前推十几年,大楚都已经鲜少称娘子了,皆以小姐代称,只不过前几年大齐归楚,那里风气不同,人们惯是称呼娘子,故而带的京城人也跟着又喊了起来,从而有现今的混称。

        就拿你妹妹来说吧,盛九娘是长辈亲朋或者往来人家的正式称呼,而三小姐或者盛家九小姐,则是家中下人、或者外面之人公事往来时的称呼。

        至于你祖父说的女郞君,那是更早时的说法了,偏向于尊称,比如女郞君、女公子之类的……现在用这称呼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多崇尚复古之人才用。”

        盛向浔跟上来接话:“你祖父是个喜欢复古的人,他在外称人家女孩儿就是女郞君、女公子,在家里更是如此,好像这样称呼能让他更清贵些。”

        听到盛国公喜欢复古,郑氏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大齐的风气,登时有些忧虑:“陛下多次明示不喜大齐遗风,可是而今大楚世家却受那边儿影响……”

        郑氏话到最后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盛向浔却很清楚她的担心,她这是怕他爹也跟着学大齐那边儿捧吹的所谓复古之风,若因此将裹脚之类的遗毒挪到了国公府,那可就糟心了。

        “你放心,老爷子虽然在姓常的那里昏了头脑,但是在大事儿上他却清楚的很,尤其擅揣心意……”他用手往上指了指,“这复古是爱好,可是他的从心却是本能。”

        郑氏听的放了些心,待要再说几句,就听二女儿好奇的问了起来:“爹,从心是何意啊?”

        “……”郑氏听得想笑。

        可盛向浔却偏偏一本正经的逗弄闺女:“你不是自称擅长猜谜,你猜猜这能组合成什么字?”

        “啊!”反应过来的盛蒽立刻捂住嘴,将要说的字儿给挡回去了。

        “哈哈哈哈。”盛向浔被蒽姐儿逗趣的反应逗的哈哈大笑。

        “哪有跟孩子说这些的!”郑氏哭笑不得的捶了丈夫一拳头。

        他们两口子说说笑笑的很开心,可他们怀里的盛苑和站着的盛蒽却不觉得这有多好笑。

        姐妹俩无语的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情”。

        幸好,大人虽然幼稚,但是步伐却挺快。

        这不,盛苑已经远远看到盛国公府大花园的抄手回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