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盛国公的想法

第十六章:盛国公的想法

        热热闹闹的认人活动刚一结束,盛国公就铺垫着话准备开始正题;而盛苑此时的脑子里,还回响着对盛国公府主要人物的基本认知:

        “大伯帅,二伯白,四叔冷脸似有才,五叔眉眼笑开怀,九个哥哥八个在,八个姐姐分两排。”

        【哦吼,恭喜宿主会编儿歌了!】

        系统猛然蹦出,扔出烟花以示庆贺不说,竟抡着两条细胳膊就一通速记。

        盛苑:“……”

        这系统不会是想把她这段话给记录下来吧?

        【记录宿主成长是本系统的职责之一,请不要在意这些,继续努力争取辉煌吧!】系统俩胳膊往后一背,手里的本子登时就消失不见了。

        盛苑深吸口气,于心里默念着:“不尴尬!不尴尬!我才不尴尬!”

        “……两件事,为首的一件,就是国公府响应陛下号召行女子进学之事。”

        盛国公这句话,把盛苑的注意力从系统那里挪开。

        “府里设置女学已久,不过课程和圣旨要求有些出入,需要寻纰漏补之,我已择人到学风盛兴之地寻名师来府教学,你等若有心仪师者亦可荐予。”

        对于整顿府里女学之事,旁人尚在寻思,三爷盛向浔则有些不耐,刚想说话,却被觑到他要开口的盛国公抢先一步:“当然,若有心自寻良师,你们各房亦可自行安排,不过,每旬却要参加府中考学。”

        盛苑听懂了,也就是说,她姐想要去官学读书,那没问题,不过每旬除了参加官学考核外,还要参加府里女学的考试。

        也就是说,别人考一次,她姐得考两次?

        哎哟哟,那岂不是太可怜了?

        盛苑努力忍笑,同情的看向她姐。

        盛蒽却没觉得这事儿和自己相关,正扭着头儿来回咂摸人呢,就感受到自家小妹投过来的视线,登时回了个分外热情的笑容给盛苑。

        “……”盛苑觉得她姐笑的有点儿傻,不知怎的感觉手心儿有些痒痒,很想要摸摸她姐的脑袋。

        “这老头子滑的很,看意思是想通过在外求学的孙女儿成绩来评断全家女孩儿的水平呢!”盛向浔侧首和郑氏耳语。

        盛苑眼睛一亮:诶?!她爹这分析问题的角度好像有些新鲜啊!原来还能这样推测!

        “公爷未免将女学看的太重,陛下勒令天下女子向学,许是更重天下文风,难不成还真想着陛下广开女子科举?”梁夫人淡扫了眼座下九个孙女儿,目光在八岁的五娘子盛蔷,也就是她亲孙女儿那儿微顿了下,便朝盛国公不咸不淡的说着。

        “夫人所言极是,陛下看重文风。”盛国公没言语,倒是常氏笑呵呵的不紧不慢接话,“谁敢想女子走上庙堂为官作宰呢?不过是陛下期冀户户皆有读书声,女子出口亦成章;若是天下人无论男女皆有文采,大楚何愁没有良才取用?这盛世亦能代代相传。”

        “阿常说的好。”盛国公赞许的朝常氏颔首,也不看梁夫人,只是对座下子孙谆谆教导,“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够叱咤朝堂手握大权,只不过多读读书,跟着陛下旨意走,家里女郎君将来也能有更好的姻缘。”

        “嗤。”盛向浔听着觉得可乐,低头又跟郑氏耳语,“老爷子以盛国公府是勋贵中的清贵之流自居,却还是不由得羡慕旁人家能出承恩公,要我说,要想传承延续,最好离那兵权皇权远些。”

        盛苑坐在他怀里,将这话听的清楚,顿时认可的点点头。

        他这番小动作,盛国公清楚的看在眼里,想到这小子之前就低头私语,登时要想训斥一二,不过看着满堂儿孙,他强按着怒气忍住了。

        俗话说得好,再一再二不再三,还是给这小子个机会吧,免得让他找机会拆台。

        “女郞君读书的事儿可以慢慢来,不过府中儿郎念书之事不可怠慢。”盛国公说至此,忍不住笑着和常氏对视一眼,脸上眼中似有极强烈的喜意。

        梁氏立刻捕捉到这丝不同寻常,若有所思片刻,忍不住打量起座下几个小郎君来,待从长房十六岁的大公子盛曙看到二房四岁的九公子,目光停留在六岁亲孙子盛明那里。

        注意到亲娘目光的五爷盛向浚有意夸张的问他爹:“儿见父亲言辞间有喜意,莫不是给府中小子寻到大儒为师了?”

        “大儒为师?你小子也真敢想啊!”盛国公笑着虚点幺儿,“读书做学问说来说去,更重要的还是自身,本身愚钝贪玩,便是大儒团团围着在你耳畔念,你照样学不会!”

        “瞧把老爷子得意的,真以为自己儿孙能自学成才?古话说的好,良师益友!没有好老师,你再能耐也不过是蹉跎。”盛向浔觉得他爹这是膨胀的要飞起来,忍不住又跟郑氏耳边儿叨叨。

        盛苑听着这话,还没想着要不要认同,就听她爷爷用暴雷般的声响怒吼她爹:“老三,你跟那儿嘀咕什么呢?有本事大声说!”

        盛向浔冷不丁被点明,也不拘谨,乐呵呵看过去:“我听人说,前儿有个道士初入京城,便被府上官气吸引,醉醉然的在大门前拍手高唱,看上去不同寻常?想是他说了什么让您开始畅想的好话了?”

        盛苑忍不住想乐。

        她爹这不就是说老爷子白日做梦呢!

        盛国公没有盛苑这脑回路,但是也知道老三这小子嘴里没好话,考虑到没必要因为这混不吝的三小子影响了心情,便示意常氏拿出手上帛绢递给他。

        盛向浔接过来一看,忍不住念出声:“当时只道见识薄,岂料明珠尘尽脱,一朝才智凌云起,辅佐王事任评说?……这是啥意思?”

        盛苑听他爹慢声念完,也忍不住朝盛国公看过去,想听他怎么说。

        却不想之前那两道不同寻常的视线又出现了,盛苑不及多想随机选了一个方向看过去,刚好和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女孩儿慌乱的视线对上。

        【二房次女,六岁的盛菡。】系统在盛苑脑海里打出一行字来。

        盛苑怔了怔,等再看向这个盛六娘时,她发现这个堂姐的目光变成了好奇,好像两番打量只是新鲜她这个头一次露面的堂妹而已。

        莫不是她看错了?

        盛苑心里刚冒出个疑问,思绪就被盛国公的训斥吸引了,原来,她爹又把这位老爷子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