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第一次见面

第十五章:第一次见面

        安和堂是盛国公府位置最正中的院子,本是历代国公夫妇居住的地方,不过到了现任盛国公盛徊这代,就闹出不少风波。

        娶原配大秦氏时,老国公夫妇尚在,盛徊接任国公之位后推让了正院,选择了毗邻正院儿的福宁堂作为主院。

        后来老国公夫妇去了,盛徊也不提搬走,只把正院当成会客之所;大秦氏没有之后,他自称不忍久居伤心之所,径自搬到了安和堂生活。

        续娶梁氏后,他又称要给新人安排新居,便做主将安和堂另一侧的清言苑给梁氏当成她的主院。

        自此,盛国公虽每日都会到清言苑一趟,但是并不时常留宿,反而默认了安和堂是自己的院子。

        再后来,待到梁氏产子,他自认给了梁氏安身之本,便堂而皇之将侧室常氏安排在了安和堂侧院生活。

        为此,梁氏没少怄气,甚至安和堂和清言苑之间一度闹的不可开交,盛国公差点儿喊出休妻之言。

        到最后,还是梁氏的大嫂找她谈话,梁氏才默认了常氏在安和堂侧院安家这个事实。

        不过为了彼此面子好看,盛国公也作出保证,无事不叫常氏出入安和堂主院。

        至于这个保证在安和堂闭门之后有没有用,那就不清楚了。

        反正盛苑被她爹抱进主院正堂的时候,常氏是坐在盛国公侧首的。

        盛三爷在家开会的时候,向来是踩着点儿到,基本上他进去,约定好的时辰也就到了。

        换句能听懂的话说,就是只要没谁迟到,盛三爷他肯定是最后一个到。

        这不,被他抱着的盛苑第一次在国公府正院儿露面,就感受了啥叫万众瞩目!

        那真是“唰”的一下子,所有视线汇聚过来啊!

        盛苑倒是没有不自在,单手抱着她爹脖子,小脑袋抻着来回看人。

        唔,感觉到两束有些特别的视线从不同方向过来,盛苑眨眨眼,一时之间没想好先看哪里。

        不过这种特别的感觉一瞬即逝,等到她选好先后再看过去,却没有了之前的那份儿不同寻常,以至于她都没找到视线的主人。

        没找到就没找到吧,谁让盛苑是个心大的孩子呢,她很快就把这个情况抛之脑后,满心欢悦的在大人们寒暄时打量起驰骋盛国公府八卦头条多年还热度不降的主人公们。

        据她姐说,祖父盛徊已经六十有三,可是盛苑看着眼前这个形容儒雅,五官隐隐还能看出几分清俊的祖父,只觉得“先生”一词特别适合他,看着很像山中书院的院长。

        和她祖父同坐正位的就是国公夫人梁氏,其人看着倒是慈眉善目,不像是传说中的烈脾气啊;据她姐说,梁夫人小她祖父近二十岁,而今不过四十有六,可是因其素来喜欢按国公夫人身份品阶来打扮,所以粗看过去,倒是显得和丈夫同岁了。

        盛苑看了眼容貌清丽的梁夫人,忙不迭转睛看向一身便服的常夫人。

        虽然这位夫人容貌平平,但是大概因为平时生活顺意的缘故,明明快六十的人了,倒是显得比梁夫人还小些;也不知是不是生活在安和堂的缘故,她看过去倒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度。

        盛苑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了眨,发现个好玩儿的事儿:虽说梁夫人和她祖父并肩而坐,但是从穿着打扮来看,身着同色常服的盛国公和常夫人倒像是寻常的两口子,尤其是她祖父和常夫人时不时的对视一眼,比较着梁夫人公式化的笑容,更能看出不同。

        反正上面儿两位夫人没有一个是她亲祖母,所以盛苑吃瓜吃的很是欢快,恨不能将这场景画成画儿抱回去,没事儿的时候玩儿玩儿找茬游戏,看看盛国公分别和常、梁两位夫人同镜头的时候有啥不同。

        俗话说得好啊,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着你。

        这不,盛苑在她爹怀里打量着大家,正堂里的人也多多少少注意到她。

        尤其是盛国公,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孙女儿的时候,也是唬了一跳。

        好家伙,这白胖白胖的跟颗汤圆儿似的小丫头是怎么吃出来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儿子看人家孩子好看抢过来的呢!

        这样想着,盛徊忍不住看向厅上儿孙,而后默默地跟心里点头:他就说啊,盛家人向来清瘦,吃都吃不胖。果然,这小丫头是家里唯一一个胖圆子啊!

        “哟,苑姐儿有日子没见,长的越发喜庆了!”说话的是二少夫人何氏。

        盛苑闻声看过去,就见一个穿金戴银打扮的极为富丽堂皇的妇人朝她笑,这位二伯母眉眼艳美,竟将她那衣饰搭配的浮夸给压制住了,反而让人觉得她合该这般打扮。

        “是啊,不知不觉小九娘都三岁了,时间过的还真快。”五少夫人杨氏轻笑着接话,听言语倒是看不出他们两房之间很有芥蒂,和平常妯娌搭话一样,没有异常。

        盛苑又扭过头看这个喊她“小九娘”的五婶儿。

        按旧例,盛家九娘是她在外面的正式称呼,要是没有官家之前的读书令,她就是往来人家口中的“盛家九娘子”、“盛九娘”。

        不过她长到三岁,听最多的还是苑姐儿这个乳名。

        她五婶儿杨氏要是不说话,看着还真有种静美之感,整个人看上去弱柳扶风的;可是她说话的时候却五官皆动,给人种精力旺盛到似乎用不完的感觉。

        “好了,不要逗我们小九娘了,还是让孩子认认亲吧,我和她大伯可是准备好见面礼了。”还是大少夫人云氏看着大家寒暄的差不多了,才清咳两声,说起正事儿,之前她有留意到公公几次蹙眉,猜着怕不是不耐烦了,便赶紧提醒大家,让孩子认完人,国公爷还有事儿要讲。

        作为国公府妥妥儿的继承人的夫人,未来国公府的女主人,云氏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于是盛苑又看向这位容貌绮丽但是举止端庄的大伯母。

        唔,看起来是个温和人呢!

        盛苑到底是个小孩子,虽然脑子设想的是一眼将大家都看过来,可实际上呢,她眼睛跟着耳朵走,谁有动静她看谁。

        这不四夫人陈氏不喜言辞但是容貌喜庆的特点,还是她按顺序认人的时候发现的。

        盛苑看着小遥手里接礼物红包的茶案都快堆满了,登时喜笑颜开,心说,甭管这几房之间关系怎样,但是出手都挺大方啊!

        咳咳,这可不是她财迷,钱不钱的她也不是很在意,她盛家小九娘只是喜欢拆礼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