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三岁是开始

第十三章:三岁是开始

        【劝宿主认真记:小舟一叶乘风起,有缘学习要珍惜。】

        盛苑刚睡醒,脑海里就传出系统熟悉的播报声,顿时面无表情的坐起来,等着丫鬟小遥带她洗漱。

        至于系统重复播报的劝学励志句,三岁的盛苑表示,经历过一年多的适应之后,她现在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听它嘚嘚啦!

        盛苑觉得还挺欣慰,毕竟这家伙还知道等她自然睡醒再嘚啵,也不容易,算是进步了。

        小遥拿件儿浅粉色绸缎做成的褂子过来,笑着看向和自己发沉的眼皮作斗争的盛苑:“今儿是小姐第一次去国公府主院儿,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好。”

        盛苑闻言,粘在一起的上下眼皮一下子就睁开了。

        哦,她想起来了!

        从今儿起,已满三岁的她终于获得整座盛国公府的参观权了!

        当然,这是理论上说。

        说起来,这大楚的风气有些奇特,大户人家似乎有个约定俗成的规则,即刚生下来的婴孩儿,无论男女,三岁之前都不参加家族的一切活动,也包括过节。

        没错,就是如此奇特。

        所以,盛苑前两年连过节都是自己在院子里跟嬷嬷丫鬟们过的。

        为此,盛苑不止一次嘀咕,觉得这个规则就是怕麻烦才出现的,毕竟话都说不清的小豆丁,你跟他讲不了理、说不了情,他的行为根本就不受控制,所以让小孩子远离大型聚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也许刚开始,只是不让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参加聚会;可是久而久之,就渐渐演变成,不让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出院门儿见外人了。

        而这,则造成了盛苑即使早早就可以直立行走,可她能探索的地方也依然只有咏繁苑。

        想要跨出苑子?想都不要想呢!没可能!

        要不然苑子里的地砖墙砖也不会快让她包出浆了。

        幸好,被限制的生活即将结束,接下来她将拥抱更多的自由!

        盛苑如此想着,心情越发澎湃,从今往后,她可以探索的版图拓展不少呢!

        越想越美!

        盛苑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在小遥帮她刷牙的时候,还特意配合着将小白牙呲了出来。

        等到小遥拿着胭脂在她额头上点圆点儿时,杨嬷嬷赶过来了。

        “苑姐儿可真俊!”杨嬷嬷每天见盛苑第一面儿就是夸赞。

        今儿看来是打算从容貌开始夸了。

        盛苑听的笑弯了眼,虽说每天都要面对这般精准的夸赞,委实有些难为情,但是谁不喜欢甜言蜜语呢!

        “苑姐儿,一会儿到了主院儿可不能淘气,等和大家见过面儿,国公爷把正事儿说完咱就自在了。”杨嬷嬷虽然清楚苑姐儿懂事,可这到底还是小孩子,很多事儿要提前叮嘱。

        盛苑乖乖的点头,表示到时候她就听指令,杨嬷嬷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虽说今儿是她正式在大楚盛国公府“出道儿”的日子,可是放眼大楚,也鲜少有人家为此大张旗鼓的庆贺,这样的日子不过是一大家子几十口儿人借机聚一起吃顿饭的由头而已。

        更何况今儿盛国公还有事儿要说。

        盛苑感觉,她出来见人,其实就是个搭头儿。

        “妹妹!”盛蒽跟着郑氏坐在厅里说话,眼见杨嬷嬷抱着盛苑进来,立刻坐不住了,跑到杨嬷嬷面前,一蹦一蹦的想要够她。

        “蒽姐儿!”郑氏被她这副过渡活泼样儿闹的头疼,忙不得轻呵,“你都是九岁的大姑娘了,眼瞅着就要进学去,怎能这样毛躁?”

        听到进学俩字,盛蒽兴奋地表情逐渐消失,小脑袋耷拉着,要多失落有多失落。

        盛苑看她姐无精打采的样子,立刻拍着小爪子看热闹。

        “你以后也要进学的,比我还要早呢,看你那时候还高兴不高兴!”盛蒽见妹妹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看自己笑话,登时朝她扒拉眼皮做怪脸儿。

        “进学是好事儿,怎么还不高兴?”郑氏见大女儿自己不好学,还想带累妹妹,登时气得将她轻拽到身边儿,用手轻点着她额头,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晓不晓得多少人想学而不得呢?”

        “聆娘何必跟小孩子计较?你跟她说这些,她也不懂啊!”三爷盛向浔刚好迈腿过来,听到妻子的话,忙不迭给盛蒽开脱。

        “小孩子啊,不喜欢读书也是正常。”他接过盛苑,笑着对妻子说,“等到进了官学,有老师教导也就好了。”

        郑氏见他护着蒽姐儿,只能没好气儿的翻他一眼,转而朝盛苑张开手。

        盛苑见状,立刻蹬着她爹大腿站起来,探身朝郑氏的怀里扑。

        盛向浔:“……”真是小没良心的啊!

        “三郎,你可晓得国公爷这次说的事儿?”郑氏拿起给大女儿准备好的书箱,一边整理一边问,想着要是丈夫知道些许就好了,也算有个准备。

        自打皇上颁布国子监增设女学指令至今,效果不是很好,大多数人都是皇帝陛下推一步才走一步,偏偏皇上似乎跟这件事儿杠上了一般,愣是通过一条条法令规则推着国子监女学走上正规。

        这一年多过来,国子监女学生人数增长幅度虽然还不可观,但是底下社学官学和女子私塾增设的数量就多了起来。

        大女儿盛蒽读书的地方就是官学,距离盛国公府不远。

        “妹妹,等我放假,咱们去遛国公府啊!”盛蒽这孩子不记仇,转头就跟盛苑耳语起来。

        对这个主意,盛苑眼睛冒光,自然连连点头。

        那可太好了!

        她正愁没人带着遛呢!

        “玩儿玩儿玩儿,就知道玩儿啊!”郑氏没好气儿的看着无忧无虑的盛蒽,跟丈夫叹气,“你说说,都是大姑娘了,心里还没个成算呢!要真是哪天陛下让你走科举,或者给女子授官,你可咋整呢?”

        大女儿功课也不是不好,可是她的好似乎是在控制范围内的,就好像有十成力气,她只用五成,虽说同样达成目标了,可总是让人觉得有那么点儿不对。

        三爷盛向浔倒是知足,觉着留点儿余力也挺好,只要闺女学问过的去就好,毕竟女子科举现在都还没影儿呢,想这么多也不过是累孩子而已,何必呢!

        盛苑坐在郑氏怀里听他这样说,立刻点头表示赞成。

        郑氏一低头,刚好看见小闺女这一脸认同的样子,登时气笑不得,轻轻乎撸小女儿好容易揪起来的头发:“你这么个小人儿掺合什么?”

        盛苑却不服气,仰头看过去说:“这是、绸缪。”

        “你还会说绸缪?”郑氏还没笑,三爷盛向浔就乐了起来,“你知道绸缪俩字怎么写不?”

        盛苑发现亲爹竟然小瞧自己,登时不乐意了,立刻就要用手比划给他们瞧!

        前儿姐姐读书时给她指过,她到现在还记得这俩字的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