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章:和系统一起失忆

第一章:和系统一起失忆

        盛苑是被拍打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还是一片混沌,眼前的光景也看不大清楚,影影绰绰混混乱乱的,好像在看半个世纪前的老旧电影,打光、色彩和时代变迁增添上的雪花都给影像罩上朦胧的光晕。

        幸好盛苑的听力不错,虽然忽然恢复的听觉有些过于灵敏,以至于她所在方圆的嘈杂声都显得不友好了。

        “于婆婆,你快想想辙,我家三小姐怎么还不哭?我们少夫人急的要过来看,劝都劝不住,她刚生产完……”说话的女孩儿似乎快要哭出来了,盛苑虽然看不清,不过也能想象的到她急的团团转的样子。

        三小姐?少夫人?这称呼好像有些复古?说的是谁呢?

        盛苑脑子更混乱了,不过不等她思考自己在这个场景里的位置,就听那个被叫做于婆婆的人说话了:“老身给小姐把过脉了,一切都正常啊,只是不哭的话到底不妥,一口气憋的久了怕是会出问题,你待老身再想想办法。”

        她说着想办法,可是盛苑却感觉击打自己屁屁的力度更大了。

        不是,你想你的办法,你打我干啥啊!

        顿时,她怒从心起,加之醒来后脑子空白带来的未知恐惧,以及那一丝说不清的委屈,让她想都没想就冲动了,嗷呜一嗓子喊出来,就变成了一顿哇啊哇啊的婴儿啼哭声。

        这样的哭声,盛苑都傻了。

        原来婴儿竟是她自己?

        震惊的她任凭身体生理机能自行发挥,一边哇啊哇啊的哭着,一边儿放空了大脑,管都不管耳边传来的报喜声和喜极的抽泣声。

        “呼,幸好这小姐哭出来了,要不然就凭这国公府后院的水深,老身恐不能脱身咯。”等到跟前儿的小丫头跑开去报喜,于婆婆小声的呼了口气,悄声说了这么一句,就赶紧闭嘴,哄着啼哭不停的盛苑,生怕她哭出问题来。

        后院水深?听到这几个字,盛苑咯噔就不哭了,心说,你要是说八卦,那我可就不睏了!

        只不过于婆婆似乎无意多说,眼见着怀抱里的婴孩儿停止了哭声,就忙不迭将她递给了主家的丫鬟,那速度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传炸.弹呢。

        盛苑撇撇嘴。

        谁稀罕她抱啊,想她一个新世纪的好青年,还需要被人像奶娃娃一样抱在怀里摇……诶?现在这个怀抱有些意思啊!奶香奶香的不说,胳膊也软软的,别说,这摇晃的频率特好,真舒服啊,真享受呢!呼~~呼~~

        ……

        “姑娘,三小姐睡着了?”

        国公府三少夫人郑氏听着奶娘的称呼,笑了笑,亲了亲怀里酣睡的小女儿的额头,才说:“睡了,睡的还挺香,也好,也不用怕动静大了吓到她。”

        言语微顿,郑氏抬头看过去:“嬷嬷,二姐儿那里可妥当?”

        杨嬷嬷颔首:“姑娘放心,莲芯带着繁柳她们守着呢。”

        郑氏点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不远处摇晃的烛光:“今儿是个好日子,那几个吃里扒外的暂时绑了扔到角落里,等三爷回来了,让他亲自还给咱家那位‘正儿八经’的夫人。”

        “是。”杨嬷嬷笑的一脸慈祥,“想必常夫人看了也高兴。”

        “嗤。”郑氏低头欣赏起小女儿的睡姿,只有唇角挑起的弧度,略透着些许嘲讽。

        ……

        盛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作为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儿,她似乎被生理机能控制着,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睡。

        不过她也没闲着,眼睛看不清,就用耳朵听,只要清醒着,她那双元宝似的小耳朵就跟雷达似的支棱着,就差转圈儿了。

        可惜,虽然因为她是婴儿,底下的丫头婆子说话不大设防,她能听到不少私语,可也因为是婴儿,她很悲催的发现,自己的大脑似乎受到了身体的影响,转速向真正的婴儿方面贴合。

        说句正常人能听懂的话就是:她的记忆力、认知力和理解力都缩水啦!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怎么来的?这些充满哲学内涵的问题以三连击的方式,三百六十度的立体环绕在盛苑的脑海里,不停的困扰着她,让她有种想躺平的冲动。

        幸好,很快她的视力恢复了。

        盛苑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景象,脑袋里冒出几个字:我穿越了!

        虽然因为想不起穿越前的事儿,以至于让她的这次穿越有种买通了蛇头偷渡过来投胎的气质,不过不要紧,反正她是过来了,还带着穿越前的知识和见识……嗯,还有个和她一样,将前情旧事忘的一干二净的系统。

        说来,在盛苑意识到还有系统这个存在的时候,她着实兴奋了许久,各种和系统有关的认知片段一股脑就冒了出来。

        所以在盛苑视力恢复之前的无聊的日子里,她是致力于和对方沟通的。

        只可惜,系统在冒出句“你是谁”之后,就崩溃的喊出了“我是谁”,再然后就宕机了,任凭盛苑如何打扰都不肯回应。

        盛苑琢磨着,这系统估摸着不是自闭就是休眠了,便也不再叨扰,没过多久就将它忘到脑后去了,谁让她真是太忙了呢!

        婴儿时期想保持长时间的清醒可不容易,盛苑又立志在抓周前认清周围的形势,所以,每天只要清醒就忙不迭的整理能记住的有限信息。

        只不过婴儿的记忆力着实有限,能真正记住的东西不多,就好像抓了把沙子,一张手,大多数儿都从指缝里散落掉了,真正能留在手心儿里的就那么丁点儿。

        因此在抓周前,她每天坚持着对信息的“收集、汇总、整理、忘记——再收集、再汇总、再整理、再忘记”这个无限循回过程。

        要不咋说天道酬勤呢,虽说盛苑整理出来的信息忘记的要比记住的多,可是随着一天天长大,在抓周宴开始的时候,她终于可以将眼前这些被称之为“亲朋”的人认清楚了。

        看着人群里某些笑里藏刀面和心不合的亲戚,想着自家在这偌大国公府里的位置,盛苑忽然觉得平静长大这件事的难度好像……有些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