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277章 龙鼎

第277章 龙鼎

        人在临都,刚下飞机。

        萧远已经让魏豹提前安排好了,临都有专车接送。

        保姆车后备箱里,塞得满满当当各种礼物,主要是烟酒以及营养品。

        还有五百万现金。

        这些都是给云隐山下的谢家庄乡亲们准备的。

        当初萧远在山上修行的时候,是不是就去谢家庄打秋风,没少祸害人家。

        一晃几年过去了,再回谢家庄当然不能空手而归。

        徐之道看见后备箱里的东西之后,嘴里嘟囔着:“都没见你对我这么孝顺,兔崽子!”

        “我还不孝顺你?我都准备等咱俩不用在哪家洗浴中心碰头之后,打算将整个洗浴中心给你买下来,你以后也不用去别处了,吃喝拉撒都在洗浴中心,开不开心?”萧远嘿嘿笑道。

        徐之道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老子是那种人吗?但俗话说礼轻人意重,也算你有点孝心!”徐之道嘴角的笑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从临都云隐山并不算太远,特别是现在告诉已经直达镇上。

        前后花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云隐山的时候才是中午一点多钟。

        村子里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不过保姆车的机器声音打破了这种宁静。

        正常很少有车子到村里来。

        所有有不少大人小孩都来看热闹,待看清楚是萧远之后,大家伙脸色登时大变。

        “姓萧的那狼崽子回来了!”老村长喊了一声之后,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

        村头嗑瓜子赛太阳的老大爷老太太,平时走路一瘸一拐的。

        可听到说是姓萧的狼崽子回来了,立马都能小跑了。

        正在田寡妇床上卖力的癞皮头,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吓的直接当场缴械了。

        那群黄狗更是吓得抖得像是筛糠,四霸之一的大鹅,直接把头埋进了土里。

        “你这人气,还是不减当年啊!”徐之道戏谑笑道。

        萧远面上略显尴尬,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此时村里门窗紧闭,更有甚者祭出了几张黄符贴在门廊上,萧远也是无奈。

        村里一共有四十多户人,每家每户门口,萧远都放了十万块钱,至于烟酒和保健品,让司机随机放,尽量平分就好。

        接着萧远才来到村委会的广播前面。

        “呼……呼……各位谢家庄的乡亲们,我是萧远!”

        “你们都别怕,这次我就是路过,马上就走了!给你们准备了一点小心意,算是以前祸害你们各家的鸡鸭鱼肉等等的一点点补偿,顺便告诉你们一声,该养的小动物都可以养起来了,你们也知道我最喜欢小动物了,等我下次回来了,好好爱护他们!”

        萧远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出村的时候顺便将一条黄狗和一只大鹅带上了云隐山,毕竟晚上还是要吃饭的。

        ……

        天差抹黑的时候,破旧的人皇庙院子里,篝火鼎盛,肉香扑鼻。

        也奇了怪了,萧远在边境的时候,没少吃军犬,却怎么都吃不出这味儿来。

        还有铁锅炖大鹅也是,总之就没这味道了。

        狗肉烧烤出来之后,和徐之道两人大快朵颐。

        一条狗一锅大鹅,吃到两人坐都坐不下去。

        “老头,你说咱这日子过的好好的,干嘛要跑下山去躺那浑水!”

        “你如果没有家仇在身,这山里确实舒坦!”徐之道拉着鹅骨头剔着牙说。

        “啥家仇不家仇的,你不说我是萧家的人,我都不知道,再说一百年前的恩恩怨怨,搞到现在有什么劲!”萧远半靠在篝火边上,撇撇嘴说。

        “你怎么一点野心都没有?”

        “要啥野心,武道界已经没落到姥姥家了,难道你还真指望我重振什么武道界?没兴趣!”萧远对于重新当什么武道界的魁首,真没啥兴趣。

        “我要是躲在这山上,估计影宗也不知道我的存在,咱大可以相安无事,在娶几个老婆,生一堆孩子,然后让他们去报仇,老子在这逍遥快活,岂不痛哉?”

        “呸,你自己的事,还想留给下一代!要不要脸?”

        “那我爸,我爷爷这些人,不是早就从萧家跑出来了么,这一百年过去了,他们不是顺利的将这事推到了我身上?”

        “因为只有你的天赋,能够有灭了影宗的机会!”

        “行吧行吧,反正现在说啥都晚了!”

        “对了,那什么龙鼎在哪啊?我该怎么收了这东西?”萧远又问道。

        徐之道嘿嘿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萧远一愣,不由得看向了炖大鹅的还有残羹冷炙的破鼎:“你……你不会说的是这玩意儿吧?”

        这口鼎从萧远记忆中,就是他们师徒二人的做饭器具。

        炖的各种野物,家禽,数不甚数。

        如果这就是萧氏家族的守护法器,未免有点……

        “卧槽,老头你是不是个人,怎么说也是咱萧家的至宝,你天天拿来炖狗肉炖大鹅?”

        “嘿嘿,这鼎是不是很好用,炖什么都不会糊,味道还棒棒的!”徐之道笑道。

        “行,你牛!”

        “切,你难道忘了是谁先用的,这本来我是放在人皇老爷面前烧香的,是你非要拿过来炖肉的好吧?”

        “那还不是你穷的连口像样的锅都买不起?”

        “呸……是买的块还是你砸的快?兔崽子!”

        以前的萧远,刚开始习武的时候,非常喜欢用暗器。

        除了人皇像之外,其他的东西,几乎都被萧远用小石子打的到处是破洞。

        “算了算了,我原谅你了!”

        “只是这玩意儿,有什么特殊吗?”

        “当初你师祖交给我的时候,就叮嘱说守护好,等你长大了交给你,其他的啥也没说!”徐之道咂咂嘴说。

        “你不说充满凶险么,就这?”

        “这也是你师祖说的,说即便你站在武道的巅峰,想要降服这龙鼎也是九死一生,所以一定要做好准备之类的!”

        总之一句话,都说这玩意儿很凶险,但怎么凶险的,没人知道。

        这倒是让萧远也皱起眉头来。

        但凡法器都会自己展现出来自己的不凡,从而有机会降服,要么用强大的精神力控制,就像是炼魂一样。

        要么就滴血认主。

        但这所谓的萧家龙鼎,小时候校园不知道在上面磕破了多少次头,至于精神力控制。

        萧远尝试了一下,如石沉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