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250章 陷害

第250章 陷害

        苏薄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短短半个小时,萧远竟然炼制出来了六颗极品驻颜丹?

        不可能是提前炼制好的,毕竟她也是医道高手,这个自然是能辨别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个效率简直是太夸张了。

        要知道以前品质的那种驻颜丹,比天旭拍卖行拍卖的质量可是要高多了。

        天序拍卖行驻颜丹的平均成交价在二百多万,而这颗如果拍卖至少翻个倍吧。

        按照一颗五百万计算,半个小时六颗,就是三千万。

        十台印钞机也赶不过来吧?

        当然如果这种丹药太多了,势必会贬值很多,太多了就不能按照这个计算,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效率都太恐怖了,怪不得陈家和苏家的高层如此紧张萧远。

        简直就是摇钱树啊!

        钱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即便是隐世门派也需要有搞钱的路子,不然那什么去换取资源。

        就好比药神谷要和他们苏家合作,南宫家要和金家合作是一个意思。

        苏薄荷见识到了萧远的可怕之后,明白萧远要是和陈家一直这么合作下去,陈家赚到的海量财富,会让他们逐渐挤进京都二流势力。

        而陈家和苏家都是以拍卖行为主的,陈家起来了,苏家自然就会没落。

        这是能量守恒。

        当然,苏薄荷不知道的是,萧远要炼制以前那种品质的驻颜丹,一炉子可以炼制好几十颗,现在这种品质,发发力也可以炼制十五颗以上。

        而萧远让陈家获得的,可不仅仅是财富那么简单,更重要的则是影响力。

        如今京都的更多富豪们,已经逐渐开始朝天序拍卖行转移了。

        话分两头。

        自从萧顺道拜师萧远之后,便常伴左右。

        每一个吩咐,萧顺道都是敬遵恪守。

        萧远也不是没有带过徒弟,像是冷玉差不多也算是萧远半个徒弟了。

        但萧顺道的境界已经达到了无极先天境界,这个境界基本上都是要靠自己领悟了。

        所以萧远也不知道教他什么!

        不过既然萧顺道看中医道,萧远就让他看看什么黄帝内经,千金方之类的书籍。

        萧顺道看的非常认真,甚至可以说是废寝忘食。

        不得不说,如果萧顺道所展现出来的一切并非城府的话,萧远还是挺喜欢这个徒弟的。

        而京都现在的顶级势力对萧远的态度非常平和,本着打不过就加入的原则,只要萧远不去影响他们的核心利益,他们一定不会主动挑衅。

        毕竟就连王家和萧远那样的仇恨,现在不是都冰释前嫌了么?

        当然,京都四大家族底蕴都是极为深厚的,如果真核萧远干起来,也未必真的完全没有胜率,即便萧远是气运之子。

        相反,京都四大家族没有任何动作,反而是和正街上的医道同行们坐不住了。

        萧远的名声已经逐渐积攒起来了,虽然说过来的患者不是很多,但已经开始影响其他医馆药铺的生意了!

        特别是看到汇丰集团的副总裁周火旺,在普世药堂治好了多年的痼疾之后,便主动站出来帮萧远宣传。

        周火旺很少在媒体露面,也没有什么话题性,所以普通人认识他的其实并不多。

        但他在富豪圈层可是有很高的知名度的。

        经过他的宣传之后,许多富豪慕名而来,而其他这些医馆药铺,有钱人才是他们的真正客户。

        而如今的萧远明显是过节了。

        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些同僚们本想着等到萧远开始割韭菜了,大家就会看出他的正面目,但现在萧远却一直不忙着割韭菜,而富豪们都逐渐开始靠向普世药堂。

        开始因为碍于普世药堂开业时,那么多顶级大佬前来祝贺,还不敢妄动。

        但现在这些顶级大佬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主动帮萧远宣传什么。

        一来二去的大家心思就或翻了起来,在李天保从中挑唆之下,矛头直指萧远。

        “岳神医,这萧远医术了得,而且还不收钱,如此下去,这和正街恐怕就要变成他萧远的天下了,虽说咱们医者父母心,可咱们也是人,也要吃饭,也有一家老小要养活,萧远如此做,明显是破坏行规!”

        “咱们俩都是中医协会的,得想个办法让大家伙吃个饱饭了!”|

        岳仲禄,保生堂的东家。

        萧远一声不吭的把他保生堂的坐镇医生古庆挖走,连个招呼都不打,这让岳仲禄已经很生气了,但毕竟古庆自己愿意,又有薛神医说话,他也只能压着这口气。

        此时被李天保这么一扇乎,热血就直顶脑门了。

        “李神医你说得对,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了!”

        岳仲禄六十多岁,头发和胡须都是花白,但皮肤却很细腻,这也是养生后的效果。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李天保。

        “我知道李神医你也想把你那两个丹鼎弄回来,有什么主意你就说吧!”

        李天保犹豫了一下,凑了上去耳语了几句。

        岳仲禄脸色大变。

        “李神医,这,这样行吗?”

        “如果岳神医你有什么想法的话,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岳仲禄皱着眉沉吟了片刻。

        “这件事情,如果我不参与的话……”

        “如果岳神医你不参与的话,那我们也不会这么做,这叫大家能过我也能过!”李天保呵呵一笑说。

        见岳仲禄还在犹豫,李天保又补了一句。

        “你保生堂曾经的招牌大夫,现在就在普世药堂当跑堂的,你说说,萧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冷幽幽的这句话,让岳仲禄顿时脸色冷厉起来。

        还能因为什么,无非是萧远想踩着保生堂的招牌往上爬!

        “好,这件事我也参与进去,但毕竟传出去我们这些人的名声可就废了,还是要小心为妙!”

        “放心,咱们不会有事的!”李天保扯着嘴角,冷笑着说。

        和正街本来就是医馆药铺一条街,本来还指望萧远加入之后,能压过另外一边。

        却没想到萧远却是过来压迫他们的。

        这让人如何受得了?

        普世药堂。

        萧远还在帮一个男人治疗隐疾,这男子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已经开始早衰。

        而之所以造成这样恶劣的恶果,就是传统手艺次数太多太频繁了。

        据说之前的时候,每天少说得五六次!

        如此频繁哪怕是铁打的也会出事,现在头发已经地中海了,看上去跟四十多岁的人一样。

        也吃了不少药,但收效甚微,这才来萧远这里撞撞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