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198章 师雨桐

第198章 师雨桐

        女孩脸上写满了忧伤,若她此时问上一句,人生只有现在这么苦,还是一直这么苦,也没人会感到意外。

        冷玉一如既往的高冷,假寐着默默修行。

        萧远则大喇喇的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本来萧远是准备去京都的,但徐之道说,让去一趟星都,目的还是救人。

        这一次不是徐之道老情人丈夫之类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有可能掌握着影宗的许多秘密。

        并且,徐之道还让萧远在星都多待一阵子,暂时别去京都。

        至于个中缘由,并没有明说,萧远也没有问。

        师徒两人的默契程度很高,徐之道不让他去京都,自然是有道理的。

        就在这时候,女孩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妈,爸他怎么样了?”

        “你爸爸他……快不行了,你赶紧回来吧,还能见最后一面!”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哽咽着,说了这么一段话。

        女子瞬间眼泪夺眶而出。

        她努力平复着情绪,咬着嘴唇像是做了艰难的决定:“妈,上次那大师说的冲喜还算不算,我愿意!”

        “你先回来再说吧……”

        电话那头说完就挂断了,女子继而趴在小桌板上抽泣了起来。

        这段对话萧远自然是听见了,事情大概是这个女孩子父亲得了病,然后某个大师给出了昏招,让她给冲喜。

        正常这种冲喜有两种方式,一种叫成亲冲喜,一种叫添丁冲喜。

        但这些都是无稽之谈,跟某种病情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不过萧远可不是什么活菩萨,萍水相逢就要去给治病什么的。

        那不得忙死才怪。

        女子抽噎着,沉浸在极大的痛苦之中,过了好一阵子,才从痛苦中挣扎出来。

        看着女子梨花带雨,萧远还是递过去了一张纸巾。

        “谢谢!”女子接过纸巾,低着头擦拭着泪痕。

        “不用谢!”

        就在萧远话音刚落的时候,女子突然抬起头来,一双孤独又无助的眼睛看着萧远。

        “你……愿意娶我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萧远有些错愕。

        这时候女子才似乎反应过来:“对不起,对不起!”

        萧远耸了耸肩:“没关系!”

        “嗯……恕我直言,所谓冲喜就是无稽之谈,或许病人心理上得到慰藉,能让病情舒缓一些,但这也最多是心理原因,偶发事件而已!”

        女子戴上了眼镜,再次认真看了一眼沈歌之后,才微微道:“我何尝不知,但……哪怕是有一丝机会,我也想救救我父亲!”

        女子的这份孝心还是值得肯定的。

        “你说说你父亲并且如何,我略懂一些医术,或许有办法呢!”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所有大小医院都去过了,就连杀人医都替我父亲瞧过了,都说毫无办法!”

        “杀人医?”

        “传闻杀人医师承药王谷,是老药神的弟子,艺术无双!但他又是一个顶级杀手,救一个人就去杀一个人,被人称为杀人医!”女子解释道。

        从这女子言谈来说,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

        但穿着打扮来说,又比较朴素。

        至少跟邱霜叶轻舞这些比起来,差距甚远。

        何况如果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怎么会来做火车呢,还是硬座。

        萧远点了点头:“这人倒是有点意思!”

        “其实你可以说说病情的,虽然我并非师承药神谷,但医术还是不错的,万一瞎猫撞上死耗子呢!”萧远自嘲笑道。

        女子一听这话,似乎也没错:“还没请教先生怎么称呼?”

        “萧远!这是我的朋友,冷玉!”

        “原来是萧先生,我叫师雨桐!”女子声音温和的道。

        接着就开始讲她父亲的病情,光是听起来确实很怪异。

        她父亲是做生意的,而且生意还做得不错,后来却莫名其妙得了一场怪病,这病不发作时,她父亲就跟没事人一样,一旦发作则昏迷不醒。

        昏迷期间就像是死了一样,身体凉下去,呼吸和心跳都会极大的放缓,但身体机能却消耗的非常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最开始持续时间是一两日便清醒过来,可慢慢的持续时间越来越久,到现在,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了。

        人如枯槁一般,心跳一分钟跳两三次,呼吸更是细如游丝。

        而师雨桐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上次病情复发的时候,有个大师说她父亲是中了邪,要让子女结婚为其冲喜。

        受过高等教育的师雨桐不相信,但最后这个责任还是落在了她的身上。

        原因她是一个私生女,也是最近两年才认祖归宗,师家家族的人逼迫他招一个上门女婿来,否则就是忤逆不孝。

        最关键是,一个人孤苦伶仃抚养她长大的母亲,也逼迫她赶紧找个上门女婿来救父,这是师雨桐没有想到的,她从来没想过母亲有一天会逼迫自己做这种事。

        师雨桐气不过,这才一怒之下跑到凌源县去当老师。

        可她父亲眼下只有最后一口气了,她刚找回来的父亲就要死,最关键是母亲对父亲的爱让她特别有压力,终于还是答应了。

        即便有一丝的可能性,师雨桐也想试试。

        听了师雨桐的话,萧远参照之前对星都的了解,才明白原来是星都一个小豪门‘师家’的事情。

        “说不一定我真可以救治呢!”萧远笑道。

        师雨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真的吗?您,您是学医的?”

        “呵呵,算是吧!”萧远笑笑说。

        “如果您能治好我父亲,师家一定不会薄待您!我也会尽力的报答您!”

        萧远摆了掰手:“还是等我去看了再说!”

        师雨桐自是千恩万谢,眼睛也逐渐恢复了一些光彩。

        也不是没有想过,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是骗吃骗喝,或者是听说师家家大业大,想要骗一些钱财,但很快她就将遮掩的想法否决掉了。

        她更相信一种感觉,是萧远带来的一种强烈的踏实感。

        再说萧远的谈吐,也不像是一般人!特别是在一旁的冷玉,她多看冷玉一眼,就能感觉自己身体都像是在冻结。

        这个人一定很危险,而冷玉对萧远确实极为尊敬!

        是那种来自骨子里的敬畏感,对于微表情有一定研究的师雨桐,明显能感觉出来这种敬畏,并不是给了钱之类可以换来的,而是对于强大的崇拜!这里的强大指的是是人格魅力和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