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192章 法器

第192章 法器

        出口通向什么地方,暂时也不得而知

        但众人还是卖力向前。

        和萧远他们在一起的,不光是有京都四大家族的人,还有哪些黑袍。

        这些人缄默,阴冷,紧紧的跟在后面。

        如果他们真的是影宗的人,或许现在可以将他们所有人铲除,这对徐之道和萧远的组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还有沈三槐。他们三人练手之下,屠尽这群人应该就在须臾之间。

        但影宗的人无处不在,现在萧远的身份还不能彻底暴露,如果是那样,影宗的人会不择手段的灭杀萧远。

        当初的萧家,恐怕比萧远和徐之道的组合要强十倍百倍,但还是被影宗冰消瓦解,何况现在。

        当然,最主要的是,萧远和徐之道都不是嗜杀之人。

        这些人中间自然是有无辜的,利用武道的优势收割他们的性命,这并不附和他们所修得道义。

        越往前,可见度越低。

        头顶也开始黑压压的起来,开始是可以看见身后的出口的,此时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而在这里,法阵的运转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陡然间,前方变得陡峭起来,萧远两忙高声喊道:“都抓紧绳子!”说话间,将手里的一更绳子甩了出去,京都四大家族的人,包括这些黑袍,全部抓着绳子。

        实际上这里的人已经不多了,被那迷雾中的怪物猎杀了至少一半的人,现在这里也就仅剩下不足二十人。

        徐之道站在中间,沈三槐站在绳子末端,萧远拉着绳子走在最前。

        所有人共同协调用力,让后在陡峭的路上奔袭。

        这个过程时间不长,但因为惯性的作用,移动的距离却跟刚开始走过的差不多。

        终于着陆了,但却有两个出口,第一个是继续向下,看起来像是无边无际的黑洞,充满了危机。

        第二个是扁平的一个空间,但整个世界都在不断运转一样,也很危险。

        “这边!”徐之道说了一声,率先冲了出去。

        所有人连忙跟上。

        眼神和旋转的力量,似乎在将他们往外送,所以移动的速度也是很快。

        “看那!”突然间,一个黑袍高声惊叫。

        其他人也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远处的半空中,有几个光点在飞舞。

        释放出来淡淡的气息,但却强横无比。

        法器!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顷刻间认出了这几个光点的身份。

        萧远是被法器攻击过的,当然也认识。

        而从这几个光点释放出来的能量来说,应该不低于甚至高于王家那柄追魂刀的威力。

        萧远虽然有信心对付追魂刀,但硬拼之后估计最次也要受伤,这就是法器!

        一种超越武道的攻击手段!

        而目前来说,真正能对付法器的只有法器……就像是身上装着的来自南宫家的玉符。

        一个黑袍率先冲出去,法器除了攻击或者防御之外,还含着一种类似于问道石亦或者天梯那种道的气息,对于境界的感悟是有绝对好处的。

        即便是没有感悟出道,有了攻击和防御之后,至少不用对萧远徐之道这些人谨小慎微,虚与委蛇了。

        这是一种巨大的安全感,足以让他们疯狂争夺。

        一个黑袍飞出之后,另一个黑袍也紧跟其后。

        但萧远,徐之道还有沈三槐都没有动,王家的一个无极先天,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停在原地。

        他已经是王家除了王焕之和王德胜之外,唯一活着的高手了。

        虽然他没有参与刺杀萧远的事,但家族的计划他自然是知道的,现在萧远好端端的站在面前,自然是萧远的手段已经超过了追魂刀的击杀。

        如此一来,他更加不敢有任何造次。

        “三叔……”沈风有点着急的看向沈三槐。

        沈三槐嘿嘿一笑:“这两个货色不知死活,难道你也想去试试?”

        沈风苦笑摇头不敢作声。

        萧远,徐之道还有沈三槐,他们都感觉到了这里还有强大的怪物存在。

        这些怪物应该就是刚才猎杀人类的那种,且不说这些怪物可能就在守护这些法器,即便是这些法器没有强大的怪物守护,光是他们自身的能量迸发,就不是这两个黑袍可以抵抗的。

        果不其然,第一个黑袍冲到半空中,被一到黑影一下子直接扑倒,就像是猫跳起来抓住一只鸟一样,而后消失在黑暗中。

        另一人见此也是很焦急,但发起有巨大的吸引力,让他不得不冒险放手一搏。

        结果,一个圆环法器发出一道白光,直接将黑袍击杀。

        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可惜了,没有护身法器,还拿不到这几件宝物!”徐之道咂咂嘴道。

        萧远犹豫了一下:“老头,我给你一件好东西!”

        说罢将南宫家那一枚破碎的玉符递给了徐之道,徐之道本漫不经心的接过去,仔细一看顿时擦吃一惊。

        “南宫家玉符!你从哪搞来的?”

        “当然是南宫家人的手里,你会不会使?”

        “废话,当初老子也抢过一枚,不然怎么可能……算了,出去给你说!”

        “我现在教你使用办法,你拿着它去收付意见法器下来!”

        “不用,你自己使,我这还有!”

        萧远倒不是舍不得讲还剩两次的玉符给徐之道,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解除跟玉符之间的认主关系。

        这话让徐之道异常震惊。

        要知道南宫家的玉符被南宫家人都当成宝贝了,而且这东西是消耗品,用完之后就没了。

        现在越来越不舍得用。

        没想到萧远手里还有两枚。

        因为没有避开沈三槐,他也能听见徐之道和萧远的对话。对于校园手里有南宫家的玉符,也是暗暗吃惊,当然也有些羡慕。

        “两枚玉符操作好了,可以夺两件法器,你们师徒二人以后可以在武道界横着走了!”

        “切……老子们现在也是横着走的好吧?”徐之道不以为意的道。

        他们两人从天梯上下来,虽然还是无极先天境界,但身体的强度和真气的凝练程度,都不是沈三槐这些人可以比拟的。

        以前的沈三槐就不是徐之道的对手,现在恐怕就更不是个儿了。

        “既然如此,就让老子先去给你们探探这玩意儿的底!”说罢徐之道让玉符认了主,拿着玉符直接朝着半空中的四件法器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