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69章 我有说不能治吗

第69章 我有说不能治吗

        萧远倒不是谦虚,天问十三针于他而言,真的只是小道罢了。

        真正厉害的是他的真气。

        他能在二十出头就达到伪先天无极境界,除了徐之道不遗余力的培养之外,还有就是他自己惊人的天赋了。

        可再好的天赋,没有与之匹配的修行功法,也是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成就。

        他所修行的混沌经,正好配得上他的天赋。

        沌经只是内功心法,但包罗万象,真正把混沌经修行明白了,所有的功夫都可以融会贯通,所以他能随意施展五行拳,松涛剑法等等手段,

        当然混沌经的玄奇并不止于此,他的真气也与普通先天有很大的区别,御敌时刚烈无敌,治疗时如春风化雨。

        所谓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

        徐之道常说,混沌经是最有希望突破武道桎梏,成玄妙道境的。

        ……

        “鹤翁,不如先让萧远给您瞧瞧?”冉金道。

        鹤白凤点了点头:“麻烦小兄弟了!”

        其实鹤白凤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毕竟以他的人脉关系,药神谷的人都请来瞧过,但说毒性已入骨髓,神仙难救了。

        区区天问十三针,怎么可能将他体内毒素拔除。

        萧远你走上前去,手搭在鹤白凤的手腕上,顿时一股寒气猛地朝萧远席卷而来。

        这让萧远也有些猝不及防,不过体内真气本能做出防线,瞬间将寒气寒气驱赶离开。

        萧远不动神色地继续为鹤白凤把脉,这倒是鹤白凤暗暗点头。

        一般的医师,触碰到自己身体就得大病一场,但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丝毫反应,看来还有些道行。

        冉金倒是很平常,毕竟他是知道萧远有先天境界的武道修为。

        萧远把着脉,眉头微微皱了下来。

        这寒毒确实霸道,而且已经深入骨髓,若不是鹤白凤体内有上先天的修为,加上大量的至阳药物抵抗,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大约把脉了两分钟,萧远又开始把另外一只手。

        接着又查看了鹤白凤的胸前和背后,鹤白凤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而透出来的骨骼发出淡淡的宝蓝色。

        查完之后,萧远点了点头:“行了,可以将鹤翁的衣服整理好了!”

        “怎么样?”冉金急切地问道。

        萧远看了冉金一眼,又看了看面色淡然的鹤白凤。

        然后摇了摇头。

        冉金的脸瞬间就垮了下去,鹤白凤倒是很坦然。

        “自从六年前这寒毒复发后,我为了自己这条老命,也花了不少心思,时也命也,现在我也已经看淡了,小金你不用这么失望,呵呵!”鹤白凤淡笑道。

        冉金微微点头。

        只是萧远微微一愕,道:“我有说不能治吗?”

        冉金和鹤白凤听到这话,同时一愣。

        “嗯?萧,萧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摇头是觉得这寒毒确实有些麻烦,但还没有到不能治的地步!”萧远笑道。

        刚才还说看淡了的鹤白凤瞳孔猛地一缩。

        声音都略微有些激动了:“小兄弟,你是说……你能治?”

        萧远点了点头:“能治,不过确实会很麻烦!”

        这六年来,多少名医圣手诊断后都说治不了,萧远还是第一个说能治的人,这由不得鹤白凤不激动。

        冉金也很激动。

        “萧远,无论如何你都要治好鹤翁,作为交换,沈运的事就由我扛下来了!”

        萧远看着冉金,没想到这老头还挺敞亮的。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我们提前已经谈好了条件,你也都做到了,所以你不用再做什么,无论如何,鹤翁的寒毒我会尽力的!”

        冉金微微一愣,随后目光中对萧远露出欣赏之意。

        鹤白凤是老江湖了,一听沈运什么的,大概就猜测到了其中事由。

        “是牵扯到京都沈家吧?”

        “是的鹤翁,这沈运出自云州沈家,但是进了京都沈家宗祠地,他的死和萧远有些关系,按照京都沈家的脾气,必然回来找麻烦!”冉金赶忙解释道。

        “这事确实有些棘手,京都沈家向来嚣张跋扈得很,我这里倒也有些老关系,只不过瘫了这么多年,不知道这些老关系还靠不靠得住,但应该能说上话的!”鹤白凤也道。

        萧远摇头苦笑。

        “你们就不怕我诓骗你们吗?”

        “你不会!”冉金笑道。

        “好了,京都沈家的事情两位前辈不用费心,我自己应付就好,还是来说说这寒毒吧!”萧远道。

        鹤白凤和冉金没说话,都一脸希冀地看着萧远。

        “这寒毒耽误的时日太久,毒性已入经脉骨髓,想要拔除必须要用到一种九阳丹!”

        “九阳丹?”冉金一愣。

        鹤白凤却皱了皱眉,而后轻声道:“呵呵,当初药神谷的宣仲先生也是这么说的,但且不说九阳丹这种级别的灵丹,药神谷都炼制不出,即便是有了九阳丹,灵丹那霸道的药性我这幅身子骨也经受不住!”

        相传九阳丹是一种灵丹圣药,炼制起来极为困难,且药性十分刚猛霸道,除了无极先天境界的至尊武道强者,之下境界的服之难以承受药力,想鹤白凤这样的就更难了!

        “鹤翁说得不错,但炼制真正的九阳丹,现在药材都恐怕难以凑齐,所以一般药材炼制出来的九阳丹,药性不会那么猛烈,而且我也会提前将你五脏六腑寒拔出,用银针护住,这些都不必担心!”

        萧远信心满满的道。

        冉金皱了皱眉:“那谁能炼制九阳丹呢?别说你还会炼丹……”

        要是萧远说自己会炼丹,估计冉金会疯掉吧。

        这么超凡的医术加上先天境的武道修为,如果再会炼丹,这还让其他武者活不活?

        “我自然是不会的,但我知道有人会,不过……需要你们将药材备齐!”

        鹤白凤这时候觉得萧远有点不太靠谱了,即便他说得头头是道,可即便是简化版的九阳丹,是那么好炼制的吗?

        药神谷的人都不敢说可以炼制!

        “丹药先不着急,我先给鹤翁你扎几针,让你缓解缓解!”

        鹤白凤点了点头:“也好!”

        他也想见识见识,萧远手里到底有没有真东西。

        很快到了旁边雅室,冉金和刘管家两人将鹤白凤搀扶着躺在软榻上。

        随后萧远取出针灸带来。

        从上面取下来几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落针,看得冉金眼花缭乱的。

        鹤白凤承受着仿佛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全身都在颤抖,冷汗狂流。但依旧咬着牙一声不吭。

        上先天武道强者的意志力,绝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