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68章 传人!

第68章 传人!

        邱霜刚开始拨电话,萧远却一下子拦住了她。

        “门的事先不着急,你说你想嫁给我,是认真的吗?”

        “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当儿戏吗?”

        “那你爷爷不反对?”

        “呵呵,实话说他开始是反对的,但最后被我说服了,我厉害吗?”邱霜狡黠一笑。

        “厉害厉害!”萧远也笑了。

        “那,那你愿意娶我吗?”邱霜微微有些脸红的道。

        “愿意,我们就找个日子订婚吧!”萧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不如就在这次天河商会晚宴上公布吧?”

        萧远略微犹豫了一下,因为叶养浩当初说让自己和叶轻舞,就在这次商会晚宴上公布,但现在……

        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反正叶轻舞也不在乎。

        “嗯好……”

        邱霜也很开心,笑嘻嘻的很可爱。

        萧远忍不住在脸颊上亲了一下,一时间邱霜满脸通红。

        相对于叶轻舞来说,邱霜跟男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多了一些,但她同样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谈有什么过分举动了,这情况在豪门世家千金中,是很常见的。

        邱霜能坚定的站在萧远面前,萧远还是挺感动的,当然,他本来就对邱霜很有好感。

        关于沈家,现在他倒不是很虚。

        只要能尽快凑足药材,炼制出归一丹,晋升无极限天,那一切都是没有问题的了。

        邱霜和萧远在别墅里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设计团队已经到了。

        这设计团队就是当初那位设计八号别墅大师的团队,相比来说他们更了解这座别墅也更专业。

        两人吃过午饭之后,邱霜因为工地上的事情离开了。

        而这会儿冉金也找上门来。

        昨天晚上回来,冉金并不知道萧远杀了沈运,回去之后汇报了他才得知。

        一时间也是很犹豫。

        京都沈家啊!作为杀手公会出身的冉金,对沈家非常了解。

        饶是杀手公会这么强悍而古老的势力,都不愿意招惹京都沈家,何况区区一个萧远。

        更关键的是,他现在似乎在外界来说,已经和萧远绑在一起了,这让冉金也犹豫再三。

        但最后还是来找萧远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的交易还是要完成的,不然昨晚就白折腾了。

        如果京都沈家真的为沈运的死下来追查,他也可以请人出面撇清和萧远的关系。

        萧远跟着冉金到了郊外一处庄园。

        这个叫做紫金庄园的地方,看上去似乎很普通,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里边的一草一木都极为讲究,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可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冉老头,你这个朋友是什么人啊?”

        “他是我的一位前辈!”冉金笑眯眯的道。

        冉金这种老古董的前辈?那可真是前辈了!

        不过在修行古武进入先天境的人来说,活个百来岁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黄帝内经有云,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

        而古武之道,追根溯源就是源自上古。

        不多时,一个姓刘的管家亲自出来迎接,见到冉金之后也是恭敬有礼。

        但对萧远的态度就一般了,即便也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那种骨子里的轻视,谁都能感觉到。

        “冉老,您喝茶!”

        “多谢刘管家了!”

        “冉老您太客气了,这位‘小先生’,你也喝茶!”

        一番之后,刘管家只说主人在午睡,不便见客,之后就再不提这事了。

        这让冉金都有点不舒服了。

        “刘管家,鹤翁睡醒了吗?”冉金问道。

        “额,快了,应该快了!”

        “刘管家,究竟怎么回事?你可要跟我说实话。”

        见冉金的不悦已经写在脸上,这刘管家也有点紧张,犹豫再三还是道:“实不相瞒,这是,这是大爷的意思!”

        听到大爷两个字,冉金明白了。

        “冉老,要不您改日再来?”刘管家试探性地问道。

        冉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萧远,而后微微道:“那再等等!”

        刘管家点了点头离开了,萧远轻笑:“冉老头,感情你这位前辈并不太待见你啊!”

        “胡说!鹤翁待我如亲子侄,只是,嘿嘿,只是鹤翁的这个大儿子不太待见我罢了!”

        “那这鹤翁到底什么情况?你可以先大致说说。”萧远道。

        “哎,鹤翁当年中了一种极其罕见的阴寒之毒,这毒当时是被解了的,没曾想并未解干净,前些年再次发作,也算是受尽煎熬了,到现在一直靠着纯阳药物续命,这也是我拍九劫金莲的原因!”

        “九劫金莲倒是对症,但根据你的描述,恐怕也起不到多少作用!”

        “是啊!”冉金叹了一口气:“但起不了多少作用我也得多方去找,毕竟当年如果不是鹤翁的话,我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一个银白头发但气血充盈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见到这人,冉金皱了皱眉:“俊臣!”

        “冉金?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走了吗?”这个人对冉金一点都不客气。

        “我是带这位先生来给鹤翁瞧病的!”

        鹤俊臣瞧了一眼萧远,顿时怒斥道:“哼,冉金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竟带这样一个黄毛小子过来瞧病?!你是盼着老爷子死快点是不是?”

        “俊臣,这位小兄弟可是天问十三针的传人……”

        “什么狗屁天问十三针,赶紧滚!”鹤俊臣看起来也五六十岁了,但脾气可是相当火爆。

        就在这时,一声虚弱但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俊臣,不得无礼!”

        “爸,你看冉金干的这叫什么事?”鹤俊臣声音小了一些,但依旧愤恨地说道。

        “哼,你又干了什么事呢?滚下去,滚!”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刘管家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进来。

        轮椅上坐着一个儒雅的老翁,看起来确实一把年纪了,并且非常虚弱。

        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分外让人极为舒适……

        冉金连忙站起来:“鹤翁!”

        “呵呵,小金啊,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鹤翁被推过来后,笑眯眯的道。

        “我是怕来了打扰您休养,对了,鹤翁,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叫萧远,是天问十三针的传人!”

        “天问十三针?嗯,这针法已经绝迹江湖多年,没想到竟然还有传人,且还如此年轻,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小道而已,鹤翁客气了!”萧远也起身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