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66章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第66章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萧远坐在房间里,细细饮茶。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虽然没有感觉到是谁来到门口,但也大概猜测到了。

        开门之后,果然是冉金!

        冉金见到萧远的时候,也有不少震惊:“我看见你这边灯亮着,就来试试,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回来了……”

        “这里是我家,我回来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萧远笑笑。

        冉金表情略有复杂。

        两人进来之后,萧远给冉金倒了一杯茶后,相对而坐。

        “那裴玄境已经是上先天修为,我确实不敌,你还是躲一阵子去吧,裴老贼可不是什么好人!”冉金道。

        萧远呵呵一笑:“裴玄境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足为虑!”

        “嗯?”

        萧远呵呵一笑,然后正色道:“裴玄境不是和你一战受了伤,已经回五指峰休养去了么?怎么,这事冉老头你不知道?”

        冉静更惊讶了,他和裴玄境一战,确实算是给中先天境界的武者长脸,但说到底还是败了。

        裴玄境毛都没少一根,怎么会受了伤呢?

        但转念又回过味来了。

        点了点头:“确实!看来我这刺杀的功力是见长了!”冉金苦笑道。

        萧远知道冉金是个聪明人,不会多问什么。

        这个消息发出去后,不管旁人信不信,但都是最合理的解释。

        “所以,叶轻舞的事?”

        “我已经托关系把悬赏令摘下去了,以后叶轻舞也不会再伤杀手公会的名单,但,神祠组织眦仇必报,这个可能还需要注意一下!”冉金道。

        萧远点了点头:“嗯,他们我迟早会处理掉,多谢你了冉老头!”

        冉金虽然好奇萧远到底是怎么做到,将裴玄境赶走的,但显然这事已经不重要了。

        “嘿嘿,可不能多谢就完了,我那个朋友可是还在等你医治呢!”

        “放心,明天下午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陪你去治疗你这位朋友了!”

        “好,一言为定!”

        翌日。

        香缇小筑。

        靠在客厅沙发上假寐的叶轻舞,猛地惊醒,定了定神连忙看了一眼钟表上的时间,已经早上七点多钟。

        立马站起身来,搓了搓脸就准备出门。

        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身后传来叶静雅的声音。

        “小舞,你去哪?”叶静雅道。

        “小姑你醒了,我想回老宅一趟……”

        叶轻舞虽然没有明说,显然是想去打探萧远的消息。

        “萧远没事了,但,沈运死了!”

        “什么,沈运死了?”叶轻舞大惊。

        这时候叶静雅从楼梯缓缓走了下来,道:“刚才我收到消息,是裴玄境传出来的,说是他被冉金重伤,已经回五指峰去了,至于萧远,他已经回到了八号别墅!”

        “不过沈运,已经死了!”

        “谁杀的?”叶轻舞紧张的道。

        沈运可是进入京都沈家宗祠的人,现在死在了天河,那可是大事件!

        “谁杀的现在还不好下结论,但嫌疑最大的当然是萧远,这孩子这次怕是闯下大祸了!”叶静雅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京都沈家作为京都四大势力之一,势力之大远不是什么柳家,叶家可以比拟的。

        高手如云,普通先天在他们家也不过只是一般门客而已。

        得罪了沈家的人,几乎没有谁有过好下场的,从来如此。

        本来听说萧远平安无事,叶轻舞心中稍安,但沈运的死又让她心乱如麻……

        “还有一个,算是好消息吧……”

        “刚才吴大勇他们查杀手公会的悬赏令,刺杀你的悬赏莫名消失了,而且你还上了杀手公会白名单,这就意味着你以后不会在被杀手公会悬赏刺杀了!”叶静雅道。

        叶轻舞一听,犹豫了一下道:“难道是爷爷?”

        叶静雅却不屑一笑:“呵呵,你觉得老头子会有这个心?即便他有叶家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吧!”

        “所以姑姑您是说,萧远?”

        “嗯,冉金是杀手公会的老人了,虽然退居多年,但影响力仍在,保你当然没什么问题,他又和萧远有牵连,所以应该是萧远帮了你才对!”

        “轻舞,你应该好好谢谢他……”

        听了这话,叶轻舞心情更复杂了。

        想到昨天晚上说的话,换位思考真的让人难受,也不怪萧远反应那么激烈。

        “那小姑,我先回老宅了!”

        “虽说杀手公会的悬赏取消了,但你也切不可掉以轻心,神祠组织的人还在呢!”

        “我知道了,谢谢小姑!”

        在罗雀四人的陪同下,叶轻舞离开了香缇小筑。

        本来想回叶家的,但最后还是没回去,直接到了叶氏集团大厦。

        之后便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她犹豫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把电话给萧远拨过去。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魏豹的电话打到了罗雀那里。

        说是找叶轻舞。

        知道魏豹肯定要说跟萧远有关的事情,叶轻舞连忙接过电话来。

        电话里魏豹只说受萧远之托,要见叶轻舞一面。

        叶轻舞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也就答应了。

        不多时,魏豹已经来到了办公室,手里提着一个文件夹。

        “叶总,我是替萧总来找您的!”魏豹道。

        叶轻舞点了点头。

        “萧远他,他还好吗?”

        “哦,萧总他一切都好,您不必挂念!”

        “对了叶总,这些是萧先生让我转交给您的,请您过目!”魏豹说着,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

        叶轻舞自然知道,这是婚书。

        “怎么是你来送的,冷玉呢?”

        “冷先生好像是去帮肖总去办事了,应该不日就会回来!”

        叶轻舞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好了,你回去吧!”

        “叶总再见!”魏豹离开之后,叶轻舞也打发罗雀等人离开。

        呆坐了片刻后,才缓缓打开文件袋。

        文件袋里果然有她心心念念的婚约书,还有一个u盘和一个小瓷瓶。

        曾几何时,叶轻舞多么迫切的想要取回这份婚书,可如今婚书就在手里,她却浑浑噩噩的,感觉有种不安感在内心蔓延。

        小瓷瓶上贴着一张纸条,写着‘驻颜丹,每三年服下一颗!’

        看到傲骨嶙峋的字体,叶轻舞心里猛地一疼!

        她此时已经有些怀疑,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将u盘插到电脑上,打开后里边只有一个视频文件。

        点开是萧远坐在沙发上的画面……

        “可以开始了吗?”萧远看着镜头后的人问道。

        “已经在录了,老板!”魏豹的声音。

        萧远轻微整理了一下着装,然后对着镜头道:“我叫萧远,曾和叶氏集团叶轻舞小姐有婚约,但接触之后自知能力地位,都不能与叶轻舞小姐匹配,自惭形秽之余选择主动退婚,希望我们今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也在这里预祝叶轻舞小姐,能早日与心上人喜结连理!”

        “这样行不行,用不用重录?”萧远道。

        “可以的,不用重录,他们后期会剪辑的!”魏豹的声音。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而叶轻舞此时,浑然不觉间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