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修真狂龙在线阅读 - 第17章 赌约

第17章 赌约

        柳邵青给叶轻舞打了很多电话,直至最后被拉黑,无奈之际只得托族中一个高层董事给叶轻舞去了电话。

        当然,作为柳家高层,在天河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不会明着帮柳邵青解释什么。

        只是说柳家也要略尽绵薄之力。

        柳氏集团旗下业务横跨多个领域,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业务就是医疗领域,在这方面哪怕是叶家都远远比不了。

        能得到柳家的帮助,叶轻舞自然不会拒绝,即便知道他们居心不良,但现在没什么比小姑的病情更重要了。

        之后,柳邵青就顺其自然的便带着刚飞来天河的京都名医,人称蒋三针的蒋景松来到这。

        只是没想到,在这竟又遇到了萧远。

        柳邵青知道萧远身手不错,但一点都不虚。

        家族现如今全力支持他追求叶轻舞,身边的保镖也换了一茬顶尖的。

        所谓仇家见面,分外眼红,

        但柳邵青也不敢在这造次,追求叶轻舞这件事能得到爷爷和整个家族的重视,他虽然很不理解,但也知道这是他最后的翻身机会了。

        “你还在天河,很好!”

        “我一直都在,柳少有何指教?”

        “哼,不急!迟早有一天会跟你算清楚的,你记着就好!”

        “记着?哪一段?是你房间的那一段还是门口那一段?”

        “你……”柳邵青直接恼羞成怒!

        ‘干死他’的命令已经到了嘴边,最后还是生生咽了回去,化作一声冷哼。

        其实萧远看到柳邵青也挺意外的,这货可是给他亲爷爷戴了绿帽子,还什么事都没有?

        这柳家的伦理受纳程度可是真高!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狂徒叉出去!”薛神医这是怒道。

        “先生,请您马上离开!”

        萧远本来是准备走的,但柳邵青来了他又突然不想走了。

        一屁股坐了回去:“我要是不呢?”

        “再不出去,那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安保人员也都做出了准备动手的模样。

        “我看你们谁敢!”

        邱霜这是站出来,冷声道。

        她一直在冷眼旁观着,邱刚敖说了不要干涉,但现在萧远都要被赶出去了,她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其他人可能又不认识的,但安全主管谢力可是认识邱霜的。

        “邱小姐,您这是?”

        “萧先生是你们家叶小姐拜托我请来的,难不成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谢力和薛神医同时目光一凝。

        邱家对比叶柳两家自是有些差距,但对常人来说,依旧是遥不可及的。

        特别是邱家这位小姐邱霜,除了倾城容颜让天河豪门世家子夜不能寐之外,还是邱家家主邱刚敖钦定的继承人。

        这等身份地位,岂是小小一个安全主管可以对着干的,而眼前这个寒酸的小白脸,还竟然是在叶家地位极度尊崇的三小姐叶轻舞请来的。

        柳邵青在一旁看着就着急。

        别人怕邱霜,他可不怕。

        “邱小姐这么袒护此人,难不成是想招他为你邱家赘婿?啧啧,这种废物小白脸你也看得上,真不愧是邱家小姐!”柳邵青阴阳怪气地道。

        这话可是相当歹毒。

        豪门世家联姻是常事,所以女子都很注重名节,尤其是邱霜,她被内定为邱家继承人,情况更复杂一些。

        这样的话从柳家少爷口中传出,明日必将登上天河娱乐头条,小报杂志网络谣言更可能漫天飞舞。

        再说萧远,垂涎邱霜的豪门少爷可不止叶剑锋一人,说不得待会儿就有一群人来找萧远拼命。

        “说话可是要有根据的!”

        “啧啧,许你出双入对,处处袒护,这不是根据吗?”

        “柳邵青,你说的话是代表柳家,还是代表你自己!”邱霜的语气很冷很淡漠。

        听到这话,柳邵青目光一缩。

        家族之间错综复杂,从来都不是泾渭分明的。

        如果上升到家族之间的矛盾层面,现在的柳邵青是接不住的。

        旋即讪笑道:“是我自己猜的罢了!”

        “以后这样的臆测,我不希望再听到!”邱霜沉声道。

        柳邵青虽然觉得很没面子,但也只能将这口气暂时压下来。

        有邱霜出头萧远也乐得清闲,就刚才邱霜和柳邵青的简短交锋来说,明显邱霜要举重若轻,更胜一筹。

        “薛神医,在下柳邵青!这位是……”

        “呵呵,柳少就不必介绍我了!”柳邵青身后的蒋景松笑眯眯走了出来。

        “薛神医,别来无恙!”

        “原来是蒋老弟,刚还没注意看到你!”薛神医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蒋景松看起来五十岁上下,圆圆的堆满肉的脸上。戴着一副圆玻璃瓶底眼镜。

        寒暄完之后,摆出笑意看向了萧远。

        “薛神医是我医道前辈,悬壶济世几十年,医德高尚、声名远播、人人敬仰,但我先前听了一耳朵,似乎这位阁下对薛神医的医术不太认同?”

        萧远知道蒋景松是在挑事,但以他的性子哪会在乎这些。

        “也谈不上不认同,就是完全看不起!”

        “你……”

        薛神医气急欲发作,但被蒋景松抢了白。

        “不知道阁下有何高深手段,不妨说来听听,也让我等长长见识?”

        “好说!本人向来专治不治之症,生死人肉白骨也就顺手的事!”萧远啧啧嘴道。

        此话一出,众人一阵唏嘘,随后戏谑之言接踵而至。

        “这穷酸是谁?真是狂妄!”

        “真是不要脸!”

        “无知狂徒!”

        ……

        “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蒋景松阴恻恻地道。

        萧远斜靠在椅子上,没有作声。

        心道和这帮庸碌之徒的最大代沟,就是我已经低调到尘埃里,你们却认为我在吹牛逼!

        懒得解释,转头看向邱霜。

        “邱小姐,这考也考了,叶轻舞人呢?”

        邱霜坐在萧远旁边的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自然交叉,引人遐想。

        闻言微微道:“已发过信息了,说就快到!”

        这时候,柳邵青疯狂给蒋景松使眼色。

        蒋景松也是心领神会。

        “既然阁下这么厉害,不如我们打个赌吧?如果待会儿你能治好叶静雅女士,条件你尽管开,我和薛神医全力满足!”

        “如果治不好,那你就恭恭敬敬地给薛先生磕三个响头道歉,从此滚出天河不准再踏足一步,这不过分吧?”蒋景松好整以暇地道。

        萧远回头看了一眼蒋景松以及他身旁一脸阴险的柳邵青。

        “没兴趣!”

        “你这废物是不敢吧?”柳邵青嘲讽道。

        “呵呵,跟他们赌有什么意思,要不柳少你来跟我赌?”萧远饶有趣味地看着柳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