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32章 羞耻的过往

第332章 羞耻的过往

        古早的羞耻记忆突然撞过来,撞得李阳恨不得用手捂脸。

        说起那虞美人,那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国内顶尖学府毕业,结果却跑到乡下来当老师。

        而且当的还是一个体育老师。

        没错,一个国内顶尖学府出来的美女老师,教的却是体育课。

        专业不对口不说,虞美人可谓人如其名,美艳有余,但却娇弱无比。

        跑步跑不了五百米就已经累趴不说,其他的体育类运动更是一窍不通。

        唯一会教学生的,也就是踢踢毽子。

        可李阳他们那时候已经是高中的学生,谁还玩踢毽子啊?

        也正因此,他们高中三年的体育课,全都是自学课。

        而李阳当时因为身体素质好,体育课成绩一直都是全校前沿的,而且还打的一手好篮球,是学校篮球队的成员。

        按照他的体育课成绩,其实就算文化课考不上,也完全可以走体育特招类。

        只不过李阳当时的成绩好,所以压根就没想过要走特招。

        而李阳和虞美人这位老师,也曾闹出过不少风波。

        一切的开始,就是李阳在跑步的时候,不小心把娇弱无比的老师给撞倒了。

        然后一个不巧,整个人直接趴在虞美人身上,来了个嘴对嘴的触碰。

        只是这件事情,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加上他们两个,一个是美女老师,一个是学校里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那绯闻自然是漫天飞了。

        因为这事,李阳当年甚至还被不少男生羡慕过,毕竟虞美人可是全校男生。都在心里幻想过的人物。

        虽然这件事情过了很多年,但李阳每每回想起来,虽然心里头有那么一丝尴尬,但更多的是窃喜。

        毕竟,美女这种生物,每个男人都喜爱嘛!

        能够近距离去触碰一下,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只是可惜,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虞美人就从学校调走了,反正李阳后来再也没有见过。

        再后来,李阳因为高考的事情家破人亡,这些年少轻狂时的过往,自然也没有心思去多想了。

        却没想到,时隔多年以后,他竟然还能听到虞美人的消息,这让他不要有些感慨,忍不住沉吟道:

        “虞美人老师……按照年龄来算,今年也有二十六七了吧?怎么会还没有结婚呢!”

        许成文怂了怂肩膀,笑道:“那我怎么知道,指不定人家余老师就念叨着你也说不定啊!”

        “你要是真的好奇,你到时候亲自问问不就得了,要是你们俩真能成,那你可是占大便宜了!”

        “当然了,她要是看不上你,反而看上了我,那做兄弟的你可不能跟我抢,我当年可是暗恋了她好久的。”

        李阳黑布后面蒙着的眼睛不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兄弟,梦想和痴心妄想还是有区别的,你还是醒醒吧!”

        “不过既然大壮也来,那我到时候一定去,我们三兄弟好好聚一聚。”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许成文也忙得很,随口聊了几句后,便在警署局面前分开。

        李阳带着忧心忡忡的阮红英,吃了顿饭又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后,便包了辆车回家。

        两人回到桃酒村时,也是傍晚时分。

        阮红英看着熟悉的村落,有些胆怯的说道:“小阳,你说我在石头村的事情,会不会被人知道啊?”

        “要是被人知道,传到村里来的话,估计你也得被人说闲话,这可怎么办……”

        李阳知道她的焦虑,便耐着性子道:

        “表姐,你不要胡思乱想了,石头村那边的事情,已经被上面封锁了消息,绝对不会传出什么风声来。”

        “而且你是受害者,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你的饮食绝对不会外传,否则我们可以追究责任。”

        “所以现在什么都不用多想,你就说你这些年去外地了就行了。”

        恰好这个时候,两人已经回到家门口。

        看着上锁的院子门,李阳不由有些疑惑。

        苏倩莹在家的时候,就算是出门有事,也很少会锁门。

        而且家里头还有大黑在,根本就不可能有贼。

        可今天却锁了门,而且大黑也不在家,这还真是让李阳有些想不通。

        不过李阳也没有多想,找到放在旁边角落里的备用钥匙打开锁,便带着阮红英进门。

        阮红英看着屋子里,摆放的那些属于女性的用品,顿时惊讶道:

        “小阳,你结婚了?”

        李阳愣了一下,连忙摇头解释道:

        “没有没有,是村里那名公派下来的村长,没有地方住就住在了我家,那些东西都是她的。”

        说着又带着阮红英进入自己的房间,苦笑道:

        “表姐,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只有两间房间,你就先住在我这一间吧!”

        “那你呢?你住哪里?”阮红英皱着眉头道。

        李阳指了指竹林的方向,笑道:

        “我在后山竹林那边,盖了一套竹屋,是用来做酒坊的,里面空房间多,我到那边住就行。”

        “等过段时间村里的路修通了,我在盖一栋小洋楼,到时候房间就多了。”

        “竹屋?酒坊?”阮红英愣了一下,有些迟疑道:

        “你现在靠酿酒为生吗?”

        “是的。”李阳点点头,知道阮红英有疑问,别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那什么白仙液,真的这么值钱吗?”阮红英震惊的合不拢嘴。

        李阳点点头,正想说是,却在这时,听到村中央传来阵阵铜锣声,以及嘈杂的叫喊声。

        “村里出事了!”从小在桃酒村长大的阮红英,听到铜锣声顿时开口道。

        农村一般都有铜锣,平时不怎么动用,一般只有在搞红白事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用。

        但也有另外一种情况会拿出来,那就是村里出大事了,要把全村人集合起来。

        李阳放下手里的东西,便朝着铜锣响起的方向走去,而阮红英也连忙跟了上来。

        两人刚走出拐角不远,就看到手里拎着锄头的李小牛,正一脸怒火的走出来。

        “小牛,出什么事了?”林阳连忙叫住他问道。

        李小牛看到的李阳,顿时脸色一喜,连忙开口道:

        “哥,你可算是回来了,村长出事了,她被人给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