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30章 为何不敢?

第330章 为何不敢?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阳皱着眉头语气极度不好,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白玉林看到李阳脸上的惊讶之色,顿时冷笑一声,满脸嘲讽道:

        “真是没有想到,仅凭声音你也能把我认出来,看来你对我的印象很深刻啊!”

        “不过我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我也是受害者,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

        “噢,对了,你这个表姐虽然被人玩烂了,但是长得是真不错,可惜就是有点不识相,小爷我难得看上她,她竟然敢拒绝我。”

        “要不这样吧,你跟你表姐好好说说,只要他愿意做我相好,每个月让我睡几次,我们俩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如何?”

        阮红英显然没有想到,李阳和白玉林竟然真的有恩怨,连忙紧张的问道:

        “小阳,你得罪他了?怎么办?他可是个富二代,我们惹不起的。”

        “你快给他道歉,你快点给他道歉啊!要不然,要不然我答应他把!反正我已经脏了,多陪一个,少陪一个,无所谓……”

        “表姐,你在瞎胡说什么呢?”

        李阳皱起眉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垃圾而已,有什么得罪不起的?”

        “更何况,我跟他之间的恩怨,根本就难以化解,别说是你去陪他,就算是你把命给他都没有。”

        “还有,我竟然能把你从那种地方带出来,自然也有能力保护好你,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呵,说大话倒是挺有一套。”站在一旁看热闹的白玉林冷笑一声,满脸嘲弄道:

        “之前不过是你仗着自己能打,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动不了我,也不敢动我。”

        “等我离开这里之后,那整个青阳县都是我的天下,到时候,你就尽情的接受我的报复吧!”

        “等到那个时候,你别说是送出表姐,你居然是送出亲姐都没有,所以,现在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李阳很少发火,但是这一刻,他是真的压不住心中的火气。

        “啪!”

        压不住就干脆不压了,李阳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白玉林的脸上。

        强劲的力道,直接甩的他身体一歪,差一点没摔个狗吃屎。

        “你,你在这里竟然敢打我?”白玉林捂着嗡嗡嗡的脑袋,满脸不敢自信道。

        李阳捏了捏拳头,听着骨骼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冷笑道: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不都敢在这里打我表姐吗?我打你又怎么了?”

        “还有,你真的太烦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惹怒我。”

        “你是不是忘了?你活不了多久了,得罪了我,没人能救你。”

        这话一出,白玉林的脸色顿时一僵,不过很快便冷笑道:

        “是,我承认,我确实活不了多久了,但我只要找到匹配的心脏,然后立马做心脏移植手术,我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至于心脏的来源,我爸已经找到了,等我离开这里之后,马上就可以去做手术。”

        “至于你,你有没有本事都不重要,而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把你这种自命清高自命不凡的玩意儿,狠狠踩死。”

        恰好这个时候,休息间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白玉林看到进门的人,立马开口叫道:

        “爸,你终于来接我了,我刚刚可是挨了一个耳光,你可得帮我报仇。”

        李阳此时也认出了来人是谁,正是曾经打过交道的白旭升。

        在李阳认出他的时候,白旭升也同样把他认了出来,眯了眯眼睛道:

        “又是你,没想到,你这小瞎子本事没多大,搞事情的能力倒是不小。”

        “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我的好事,你是真的胆子不小啊!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

        “不过没关系,你还可以再得瑟一段时间,我最近有事情要忙,暂时还不会来找你麻烦。”

        “但你也要做好准备,得罪了我,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也没再搭理李阳,转头帮白玉林理了理衣服,柔声说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在这一时,等你身体好了,你有的是时间去报复。”

        “你现在先跟我走,匹配的心脏我已经找到了,等你回去休息休息,明天就可以进行手术。”

        说完便率先一步,朝着门外走去。

        白玉林闻言,虽然脸上还是有些不甘,但是忍了下来,转头冲着李阳冷笑道:

        “听到没有?以后时间还长着,我们俩的账可以慢慢的算。”

        说到这里时,哪有看到胆战心惊的阮红英一眼,神色玩味的笑道:

        “小娘们,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躺在我的床上,哭着喊着求我宠幸你。”

        “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能不能看得上你这烂鞋了!”

        阮红英脸色一白,下意识抓住了李阳的胳膊。

        李杨芊芊将她挡在身后,沉声道:“你说的没错,时间还长着,我等着你来找我算账。”

        “呵!你不会等太久的。”白玉林冷哼一声后,便直接离开。

        李阳没有阻拦,就没有想过去找警署局的人质问。

        白玉林既然能够被当成受害者关到这里,那就足以说明,他的屁股已经被擦干净了。

        就算去质问也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甚至还有可能被反咬一口,给自己惹来一身骚。

        更何况,其实也不是闹事的时候。

        李阳缓和了一下心神,便拉着惊魂不定的阮红英,直接离开休息室。

        门外许成文还在等着,看到李阳出来忍不住问道: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没出什么事吧?”

        李阳摇摇头,然后问道:“刚刚来领人的那家伙,走的是什么门路?”

        “我记得我之前给你的证据里,可是明明白白地显示了,他不无辜。”

        许成文自然知道李阳指的是谁,无奈的轻叹一口气道:

        “你说他啊!我也知道他不无辜,可就算你给我的证据,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参与者。”

        “而且,省里有大人物打了招呼,就算是潘副局长也不能不给面子,所以只能让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