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23章 我说了,我要真相

第323章 我说了,我要真相

        李阳冷笑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庞运恒。

        他既然早就知道,庞志贤身上会有镇定剂的目的是什么,那他又怎么可能让庞运恒打马虎眼?

        而庞运恒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恨恨的看着李阳,咬牙切齿道:

        “你一定要把我逼到这种地步吗?”

        “逼你?你想多了。”李阳耸了耸肩膀,神色玩味的说道:

        “我要的只是一个真相,毕竟,你刚刚可是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我要一个真相,不过分吧?”

        “你现在还有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过后,别说是我,即便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儿子!”

        他这可不是在吓唬人,身体的活性一旦消失,那就是彻底死亡。

        什么显心脉,隐心脉都会断的干干净净,即便是李阳,也根本就没有救的余地。

        一旁的红伟林见此,忍不住推了一把庞运恒,气急败坏道:

        “姓庞的,你个老东西还在犹豫什么?要是我没有猜错,那阿普唑仑就是你给你儿子的吧?”

        “你给他的目的,想来就是为了让这个,曾经被我宣布彻底死亡的小姑娘,永远不可能醒过来吧?”

        “不过就是年轻人之间的脸面之争,又能算得了什么?你怎么能就此害人性命呢?”

        “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承认吧,不要再挣扎了,再挣扎下去,你儿子真的死透了。”

        事到如今,很多事情早已明了。

        根本就不是庞运恒承认或者不承认的问题,他苦笑一声,整个人无力的瘫痪在地上,任命的叹气道:

        “算了算了,事到如今,确实也没有什么可挣扎的,我承认了,阿普唑仑确实是我给我儿子的。”

        “因为某些原因,我并不想让这位姓庄的小姑娘醒过来,所以我想要用阿普唑仑,让她永远醒不过来。”

        “总归,一切都是我的罪过,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但我儿子是无辜的,他并不知道这是阿普唑仑。”

        “我希望你们能救救我儿子,他还年轻,他不该为我的错误付出代价。”

        说完他看着李阳,颓然道:“现在,一切已如你所愿了,你能救我儿子了吗?”

        “可以啊!保你儿子的命而已,本身就不难。”李阳轻笑一声,转身在庞志贤面前蹲下来。

        他甚至连银针都没有用,装模作样地在庞志贤身上的穴位按摩了几下,实际上就是把体内的灵力,注入他的身体。

        镇静剂的作用是抑制人体器官活性,恰好,灵力的最大作用,就是激活活性,加强活性。

        在古代的时候,其实也有镇静剂的存在,比如朱砂龙骨等等,都是有镇静安神的效果的。

        但是镇静安神这种效用,用对了是治病,用的不对,那就是让人悄无声息的死。

        也是因此,在古代其实就有研究,如何化解安神过度,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强行激活身体的活力。

        比如用年份高的人参等等,都有一定的效果。

        而灵力虽然神秘,但据李阳研究,灵力其实蕴含的庞大的活性,也就是生命力。

        灵力注入人体,可以快速唤醒人体沉睡的活性,让人的体能快速增强,以此来抵抗病毒药效等等带来的影响。

        所以,灵力其实就是镇定剂最大的克星,也是能够在最快时间内,起到效用的克星。

        果不其然,灵力注入仅仅不到三分钟,庞志贤那渐渐消散的气息,便开始一点一点增强。

        虽然还没睁开眼睛,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情况已经在好转。

        只不过,李阳在确认庞志贤的生命特征稳定时,便停止了输送灵力,然后缓缓站起身来。

        庞运恒虽然不是中医,但是基本的把脉还是懂的,正高兴与他儿子的脉搏恢复,结果就看到李阳站起来了,顿时忍不住道:

        “你怎么不继续按摩了?我儿子都还没醒呢!”

        “放心,短时间内死不了了。”李阳抱着胳膊笑了笑,意味深长道:

        “我只是说,我可以救你儿子,但我并没有说,我现在就要救活你儿子吧?”

        “你刚刚只是还了我清白,但你毕竟给我泼了脏水,我愿意帮你儿子暂时保住性命,已经算是以德报怨,你要求的再多就过分了吧?”

        “当然了,要我完全治好你儿子也没问题,只是这是另外的价钱,我得先看看你出不出得起价,再考虑救不救人。”

        坐地起价,李阳的这波操作,虽然令人不耻。

        可在发生了那么多事的前提下,还真没人能说他不对。

        甚至,他就算真的不救,那也顶多只能从道德方面说他太过冷漠,连人命都能漠视。

        可要从法律上来说,这也不算犯法,每个人都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愿不愿意救人,那都是个人的选择。

        也正因此,明明此时李阳做的这么无耻,但也没有一个人开口指责他。

        而庞运恒这会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他怨毒的瞪着李阳,咬牙切齿道:

        “那你说,你还要什么?你要钱的话,直接开个价,我就算是博了这条老命,我也肯定凑给你,这种满意了吧?”

        “我要钱做什么,我又不缺钱。”李阳笑着嗤笑一声,脸色凉薄的说道:

        “我爸妈都死了,我也是个瞎子,谁知道哪天会不会掉沟里就摔死了,我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

        “至于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我说了,我要的是一个真相,一个明明白白的真相。”

        “可你要的真相我给你了啊!”庞运恒简直快要气疯了,气急败坏的怒吼道:

        “我都已经承认了,那阿普唑仑是我给我儿子的,也是我让他去害庄小姐的,我愿意认罪,这还不够吗?”

        “这只是今天的真相。”李阳在庞运恒面前蹲下来,缓缓伸手拉下脸上的黑布。

        银白色的眼睛,如鬼魅一般看着他,嘴角浮现一抹冷厉的笑容,一字一顿道:

        “看到我这双眼睛了吗?三年前,我原本已经可以看到光了,是你在给我换了新药之后,我的眼睛彻底失明。”

        “如今三年过去了,我日日夜夜都在想,我的眼睛到底是被车撞瞎的,还是怎么瞎的?”

        “直到今天,我终于知道,我的眼睛是你弄瞎的,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三年前的真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