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22章 作死?那葬了吧!

第322章 作死?那葬了吧!

        而李阳此时也有些惊讶,他虽然早就猜到,那针管里的绝对不是好东西。

        但也只以为是什么能致命的化学物品,毕竟,刚刚庞志贤拿出来,就是想要给庄欣婷注射的,显然是想要她的命。

        但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玩意儿竟然是镇静剂,便忍不住说道:

        “既然是违禁物,那除了医院之外,外面基本上也买不到吧?”

        “而我既不是医生,也不在医院里面上班,自然就不可能接触到这种东西。”

        “所以有些人把怀疑目标放在我身上,有点过于可笑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虽然没有指着庞运恒,但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说的是谁。

        而洪伟林这个时候,也是不要将注意力放到唐玉恒身上,沉声说道:

        “我要是没有记错,我们医院的药剂仓库里面,就有以前剩下来的高强度浓缩阿普唑仑。”

        “而医院的药剂仓库,恰好是你这个副院长管理的,如果说,在场的所有人里面,谁最有机会拿到艾普唑仑,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吧?”

        “至于你说这小伙子用艾普唑仑害你儿子,那根本就行不通,我虽然不了解他们结怨的前因后果,但起码我在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你们父子俩咄咄逼人。”

        “如今,他要救的人已经救活了,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要说最打脸的人那也是我,他根本就没有动机去害你儿子。”

        “所以,你如果真想救你儿子,我劝你还是对人家的态度好一点,不要在这里阴阳怪气的道德绑架,大家都不是傻子,可没人吃你那一套!”

        洪伟林都这么说了,在场的人就算真的是傻子,可也没人想要去承认。

        更何况,他这同医院的医生都开口说话了,众人心里的天平,自然而然就偏向了李阳这边。

        顿时,那些帮着庞运恒说过话的人,全都悄悄的闭上了嘴巴,假装自己刚刚什么也没说过。

        而庞运恒到了这一刻,虽然还想继续嘴硬,可看着气息渐渐微弱的儿子,也不由彻底慌了。

        镇静剂并不算是毒药,但也就是因为它不是毒药,是用来遏制身体器官的活性。

        所以一旦入体,以现代的医疗技术,是根本没有救治方法的。

        所以他现在唯一可求的,真的就只有眼前的李阳。

        原本他只是不想担人情,也不像拉下面子磕头可以追求人,所以才想着用舆论,来逼迫李阳不得不救。

        但是现在这一条路,明显是行不通了,这让他又是憋屈,又是恼火,但也只好咬着牙,低头赔罪道:

        “是是是,是我错了,是我不该没搞清楚情况,就把罪名扣到小李先生头上,为此我愿意向你道歉。”

        “如今我儿子危在旦夕,我也知道他做过不少得罪你的事情,可总归是一条人命,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他一般计较,救救他一条小命。”

        “我保证只要你救了我儿子,等他醒过来之后,我肯定让他给你跪地磕头,赔礼道歉,他要是敢不同意,我就打断他的腿,亲自压着他给你跪地磕头道歉,这样可好?”

        “不好!”李阳撇撇嘴,满脸不屑的冷笑道:

        “你说道歉我就要原谅吗?你让我不计较,我就要不计较吗?我可不是孔圣人,没那么好的思想觉悟。”

        “你要真想让我救人也可以,把这什么镇定剂的事情说清楚,这玩意儿可是庞志贤身上自己掉出来的。”

        “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才导致这玩意儿捅在了他自己身上,可这玩意儿要是捅到别人身上,那死的可就是别人了。”

        “这不是他的,这肯定是别人的……”庞运恒顿时还想反驳。

        可惜,李阳压根就不信,冷笑着说道:“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这是你的言语自由,就像我愿不愿意救人,那也是我的自由一样。”

        “谁让我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我不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呢!谁又能管我!哼!”

        不得不说,面对无赖,那就应该用无赖的招数去对付。

        你否认,我就不医,你儿子就等死吧!

        简单粗暴。

        李阳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还真是噎的庞运恒说都说不出话来。

        他气的嘴唇都在发抖,最终只能狠狠闭了闭眼睛,咬着牙道:

        “是,这东西就是我儿子的,他,他就是拿出来玩一玩,但并不是想要拿来害人的……”

        “噢,原来只是玩一玩啊!”李阳嗤笑一声,满脸嘲讽道:

        “这也就等于说,你儿子知道这玩意儿能置人于死地,但他还是想要拿出来玩一玩。”

        “这种行为叫做什么?用网上的话来说,那就是没事找事,自己作死。”

        “既然他想要作死,那你这个当亲爹的,自然是要成全他啊!还救什么救?别浪费时间了。”

        “你还是赶紧打电话预定一个漂亮点的骨灰盒,风风光光把你儿子葬了吧!”

        庞运恒目瞪口呆,他还真的不知道,他刚刚的话竟然还能这么解读。

        而众人在听到这话后,竟然也全都是认同的模样,纷纷唾弃道:

        “都是违禁品了,竟然还要拿出来玩一玩,那确实就是在作死。”

        “这还不是做死那么简单,这东西几毫克就能让人致命,他拿了那么一针管,都能害死好多人,谁知道他是要拿来害人,还是就自己玩玩?”

        “不作不死,那么喜欢作,死了也活该,而且自己作死也就算,还差点背黑锅,这确实不该救!”

        “这小伙子刚刚被泼脏水,现在又想让他救人,人家又不是泥捏的菩萨,凭什么救人……”

        ……

        庞志贤这事本身就经不起推敲,而且无论拿什么借口来说,其实都免不了招黑。

        也正因此,庞运恒刚刚才想把这口锅甩到李阳身上,如今没甩成,反倒是反弹的更加厉害。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傻子,更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被人骗,所以对于骗他们的人,他们就更加的厌恶。

        自然而然,言语之间也会越发恶毒和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