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15章 死人活人分不清

第315章 死人活人分不清

        李阳这不是自负,而是自信。

        实际上,他若是没有灵力,仅靠医术的话,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救人。

        别说宋安宁曾经就认识李阳,就算是完全不认识,只是听到一个毛头小子,说自己能把已经断气的人救回来,那也绝对无法相信。

        所以她抽了抽嘴角后,便没好气道:

        “你小子就少添乱了,三年前我给你治眼睛的时候,我可没听你说过你懂医术。”

        “你要是真的懂,你怎么不先把你自己的眼睛治好?”

        “我的眼睛迟早会好的。”李阳笑着回了一句后,也没有多做纠缠,转头冲着庄文豪道:

        “老校长,你要是选择相信我,那也不用直接去人民医院,就把庄欣婷抬到门外就行。”

        “因为我觉得,你的女儿本来就没死,只是中心医院的医生学艺不精,出现误判而已。”

        “李阳,你在瞎胡说什么?”一旁的庞志贤顿时瞪着眼睛,恶狠狠道:

        “中心医院的医生,全都是名校毕业,一半以上都是专家,你凭什么说我们医院的医生学艺不精?”

        “连人死没死都判断不出来,还算学艺很精?”李阳冷笑一声,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模样,嘲讽的说道:

        “庞志贤,本来你今天要是实事求是,把潘局长真正的检查报告拿出来,那我是不打算为难你的。”

        “可你们现在却搞这种脏动作,那就别怪我把你们整家医院的脸皮,全都揭下来!”

        说完这话后,他转头看着潘炳贵,沉声道:

        “潘局长,我年轻,而且双目失明,我知道你很难对我有信任感,所以现在,我让您先看看我的实力!”

        “我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但是偶尔高调一次,想来应该也不错。”

        庄文豪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连忙在前面带路道:

        “那我们快去吧!距离我女儿被宣布死亡,已经过去二十几分钟了,可不能再耽搁了!”

        李阳没有二话,立马抬腿跟上。

        庞志贤见此,肚子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道:

        “李阳这个狗东西,真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仙呢!能把死人救活……”

        原本对李阳半信半疑的宋安宁听到这话,顿时玩味的笑了,满脸嘲讽道:

        “李阳刚刚不是说了吗?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医术不精,活人死人分不清。”

        “指不定啊!那人的压根就没死,是你们自己诊断错了,也说不定啊!”

        “反正诊断错误这种事,三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了,如今再发生一次,也很正常,对吧?”

        “你还真相信李阳的鬼话?”庞智贤瞪着眼睛,满脸嗤笑道。

        “为什么不信?我不信他,难道还信你啊!”李安宁不客气的翻了个大白眼,别直接朝着李阳的背影追上去。

        庞志贤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不过在看到旁边的潘炳贵时,也不敢胡思乱想,只想着把他拦下来,便点头哈腰的笑道:

        “潘叔叔,一场闹剧而已,想来你应该没兴趣看,不知您接下来要去哪儿?需要回办案现场吗?要不我亲自送您过去吧?”

        潘炳贵看了他一眼,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干脆说道:

        “都已经耽搁这么久了,也不差一时半会儿,既然有热闹看,那看看又何妨?”

        而站在潘炳贵身旁的许成文,虽然不知道李阳的自信来源于哪里,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兄弟,便开口道:

        “我了解李阳,他从小做事就很有章法,很少会做没把握的事情,他这次竟然这么笃定潘局长您的身体有问题,那估计不会是假的。”

        “不如我们就去看一看,李阳是不是有真本事,如果他真的有,那潘局长最好也重新检查一下,免得真的耽搁病情。”

        潘炳贵也是脸色深沉的点点头,沉声道:

        “没错,确实要搞搞清楚,虽然这次出的检查报告说我没病,但我总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

        “也许,真有人搞鬼也说不定……”

        说这话的时候,那冷冷的看到庞志贤一眼,神色冰冷道:

        “希望你们没搞鬼,要不然,你们青阳县的医疗系统,也该好好查一查了。”

        “这……”庞志贤脸色瞬间煞白,正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却见潘炳贵已经带着许成文走了。

        他跺了跺脚,满脸焦急道:“爸,现在可怎么办?万一李阳那死瞎子真的有手段,那这姓潘的肯定会重新做检查。”

        “到时候,我们偷换报告的事情,可就瞒不住了!”

        庞运恒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他敢偷换报告,不过就是想着,肝硬化这种病不会一天两天就犯病。

        只要把眼前这段时间拖过去,等后面再查出来,那也怪不到他的头上来。

        却不曾想,李阳竟然如此不依不饶,如今更是要证明医术。

        这要是没证明成功也就算了,要是真让他证明成功了,那不但偷换报告的事情瞒不住,搞不好还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想到此处,他的脸色瞬间阴沉无比,眯了眯眼睛后,满脸阴狠道:

        “我们不能去赌李阳的医术,万一赌错了,后果我们承担不起。”

        “而现在唯一的破局方法,就是让你的那个女校友,死的彻彻底底,绝不能让她有复活的可能。”

        “可他们已经赶过去了,就算我们想做小动作也来不及了啊!”庞志贤皱着眉头,想了想后又低声道:

        “不过,手术室那边竟然已经确认死亡,那应该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吧?”

        “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庞运恒冷哼一声,转身从旁边的药房里面,拿出一瓶药剂,用针管吸出来,递给庞志贤:

        “你找个机会靠近你那个女校友的身体,把这支药剂注射进去,只要注册成功,就算他真的还有一口气,我也保证她死的透透的。”

        “这是……高强度镇静剂?”庞志贤的眼睛亮了亮,立马将药剂接过来:

        “有这东西,那庄欣婷那个臭女人不死也得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