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07章 后院起火了。

第307章 后院起火了。

        李阳和陈美琴听到这话,皆是挑了挑眉。

        他们都已经知道真相,自然知道唐禹哲这是在拖延时间。

        不过,陈美琴之所以捅破,目的就是想要让他狗急跳墙,好自己露出破绽来。

        毕竟,李阳说的很清楚,五虚之症以如今的医学科根本就看不出来,至于养蛊这种东西,也同样如此。

        所以,他们根本就拿不出证据来,没证据就定不了唐明哲的罪。

        更何况,李阳还想通过唐明哲,把那盯上他爷爷遗物的人给找出来呢!

        所以两人隔着黑布对视了一下,陈美琴立马边点点头,故作得意的冷哼道:

        “算你识相,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半年时间,半年后,这婚必须退。”

        说完便带着李阳直接走人。

        唐禹哲看着两人的背影,心中的怒火如同火山喷发,咬牙切齿道:

        “贱人,这个贱人,我迟早要让她生不如死!”

        站在唐禹哲身旁的唐明哲,这会儿真是满脸茫然。

        他完全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在看到房间的情况后,多少还是猜到了一些,便低声道:

        “哥,那现在怎么办?”

        唐禹哲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你不是收购了一家酒吧吗?那就把它做起来。”

        “名酒我会帮你去联系,你只要给我搞得轰轰烈烈,把这个贱女人的酒吧给我踩下去就行。”

        “我要让她身败名裂,让她无家可归,让她只能在我面前跪着祈求做我的女人!”

        “没问题,我立马去准备。”唐明哲应了一句后,又满脸愤恨的问道:

        “那那个瞎子呢?他今天可是嚣张的很,在楼下的时候差点没把我打死不说,还让我把脸面都丢了。”

        “而且他还给你戴……”

        “闭嘴!”唐禹哲顿时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瞪着唐明泽,咬牙切齿道:

        “你给我记住,李阳那死瞎子就是在给陈美琴治病,她们俩今天什么都没有做过,听到没有?”

        唐明哲咽了咽口水,哪里还敢不应,连忙点头道:

        “哥,我知道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说错话!”

        “记住就好。”唐禹哲冷哼一声,又眯了眯眼睛道:

        “至于那个臭瞎子,敢如此羞辱我,自然不能放过,不过,那小子有些邪门,明明是个瞎子,但是看他的行事,真的一点都不像瞎子。”

        “我也有这种感觉。”唐明哲立马点点头,满脸认同道:

        “哪有瞎子会治病的?而且他还会酿酒,还能酿出好酒来,这怎么听都离谱到没边了。”

        “哥,你说那小子会不会压根就没有瞎,他一直就是在装瞎而已。”

        “不可能。”唐禹哲立马摇摇头,笃定的说道:

        “三年前我见过他的,当时他在医院里面住院,他的那双眼睛原本是有机会恢复的,但是有人出手把他给弄瞎了。”

        “而且这三年来,也一直都有人在盯着他,如果他的眼睛恢复了,不可能半点消息都传不出来。”

        “我估计,就是那小子邪门,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人死了,一切一了百了。”

        “哥,你打算把他给处理了?”唐明哲瞪着眼睛,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姿势。

        唐禹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满脸冷笑道:

        “这么一个玩意儿,哪用得着我出手,我刚刚得到消息,骷髅组织驻扎在咱们省的据点被端了。”

        “好像拿出关键证据的,就是李阳那个臭瞎子,只要把这个消息抛出去,他能活过一个月,我能倒立吃屎。”

        “骷髅组织?”唐明泽顿时瞪大眼睛,满脸震惊道:

        “那不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恐怖组织吗?李阳那小子究竟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竟然敢去招惹他们啊!”

        “我听说,那个组织专做一些丧心病狂的生意,什么人体器官买卖,什么人口拐卖等等,而且还接暗杀的活。”

        “据说被他们盯上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一个月,李阳敢招惹他们,真是找死啊!”

        “所以,你知道怎么做了吧?”唐禹哲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唐明泽自然没有二话。

        而李阳和陈美琴此时已经回到周静雪所在的楼层,看到守在门口的许成文,李阳连忙感谢道:

        “阿文哥,真是麻烦你了,都快两点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明天早上,我们可还有的忙了!”

        许成文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苦笑着叹气道:

        “确实困死了,不过你小子也是人才,到哪里都能碰上事。”

        “要不然,我看你还是找个庙拜一拜吧!这么折腾下去,可不得累死啊!”

        李阳听到这话,不由伸手摸了摸后脑勺。

        仔细想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自从他认识的人多了,碰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果然还是宅在村里舒服。

        许成文见他不吭声,也没多说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便独自回房休息。

        李阳这才带着陈美琴进屋,看到躺在床上酣睡,但因为空调打的有点热,把被子踢了一半,露出一大半身体的周静雪。

        陈美琴顿时看了李阳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李阳,给病人脱光衣服治病,这是不是你的独门习惯啊?”

        李阳愣了一下,转头看到陈美琴的脸色,顿感不妙,立马做出一副正经的模样,义正言辞道:

        “那得看情况,要是必须在身上施针或者按摩穴位,那肯定得脱衣服,谁让我是瞎子呢!”

        “我看不见穴位,就只能用手去摸,隔着衣服哪能摸得准啊!”

        “这一点,美琴姐你不都是已经体验过的吗!”

        陈美琴当然体验过,而且每一次体验,都能让她欲仙欲死。

        也正因此,一想到李阳对周静雪也会这样,心里头更是一阵不得劲,酸溜溜的说道:

        “那你这么说,你给静雪治疗也是那样吗?”

        “你是不是也把她全身都摸过了?”

        李阳敢说没有吗?

        他当然不敢。

        但是,他敢说有吗?

        他更加不敢。

        一时之间,被黑布蒙着的眼睛开始滴溜溜乱转,脑海中焦急的思考,现在该怎么办?

        后月这么快就着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