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06章 唐禹哲的憋屈。

第306章 唐禹哲的憋屈。

        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唐禹哲开口就想反驳,然而他的话还没有出口,一旁的李阳边悠悠的说道:

        “唐先生,我帮了你,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你现在还在怀疑这个怀疑那个。”

        “难道你真的希望,我和美琴姐做的双人运动,是你想的那种双人运动?”

        “难道头戴绿帽,是你的心之所向?若是如此,那你这癖好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这就难怪你明明知道美琴姐不喜欢你,一心想要和你退婚,可你却依旧死缠烂打不放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故意看了看,在这里扬身旁的唐明哲,以及门外的那批竖起耳朵的保镖。

        唐禹哲顿时哽住了!

        脸色难看无比,看着李阳的目光,当中充斥着浓浓的杀气,要不是目光不能杀人,估计他这会已经千疮百孔了。

        但即便如此,唐禹哲也只能狠狠咬着牙根,生怕自己说出不该说的话来。

        因为他不能退婚,他必须要把这门婚事继续,所以他只能死缠烂打。

        如此一来,且不说陈美琴给他戴绿帽一事,一旦暴露开来他的面子就丢光了。

        同时,他都被戴了绿帽,那他退不退婚?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忍得下这样的羞辱,还能死撑着不退婚。

        而他若敢不退婚,那他不但面子里子丢光了,闲言碎语也绝对少不到哪里去。

        像唐家这样的大家族,我怎么可能忍得了自家的传承人,是一个被戴了绿帽,还要心心念念娶人家的舔狗?

        所以,现在摆在唐禹哲面前,唯一一条能走的路就是,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看看那满床的狼藉和堆在旁边的纸巾,又怎么可能没发生过?

        然而,唐禹哲根本就没有选择。

        一想到自己要如此憋屈,他就感觉心口一阵一阵发闷,狠狠握着拳头,让指甲戳进肉里。

        专心的刺痛,才终于压下他心中的愤恨,长期让自己平静的说道:

        “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既然没事了,那你们可以走了!”

        “走?”陈美琴冷笑一声,一步一步走到唐禹哲面前,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甩过去。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顿时在走廊里回荡,让在场的所有人皆是忍不住侧目。

        而唐禹哲显然也没有想到,陈美琴竟然敢这么对他,都是怒目圆瞪:

        “你竟然敢打我?”

        “我为何不敢?”陈美琴冷笑一声,满脸嘲讽道:

        “你都敢算计我,让我喝下兰香酒,想要谋害我的性命,我打你一个耳光怎么了?”

        “你应该庆幸刚好李阳今天在这里,要不然,我死在这里,你和你背后的唐家都脱不了干系!”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跟我爸妈他们现在关系不好,就真的关系不好吧?我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亲女儿,我死了,他们岂会不追究?”

        说到这里,她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扇在唐禹哲的脸上,一字一顿道:

        “瞧,我现在又扇你了,你想要怎么样呢?要不要让你的保镖把我弄死在这里?你要是真敢这么做,那我还敬你是条汉子!”

        “要是不敢,你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孬种就给我滚开,以后少在我面前出现。”

        “我知道,我现在婚是退不了了,但是没关系,我距离三十岁还有两年呢!就是不知道,你还能拖多久。”

        说这话的时候,她故意挑了挑眉,做出一副她已经知道一切的模样。

        而一旁的李阳在听到这话后,便知道陈美琴的打算是什么了。

        她显然是想要诈一下唐禹哲,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同样,李阳也想知道一下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便立马将目光放在唐禹哲身上。

        而事实也正如李阳所料,唐禹哲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果然微微变化了一下。

        只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只有那双目光当中,闪烁着浓浓的震惊。

        不过很快,他便垂下眼眸,故意做出一副受伤的模样,满脸苦涩道:

        “美琴,我们认识也不少年头了,我对你的感情如何你心知肚明,又怎么可能去做伤害你的事情?”

        “你说的兰香酒,我压根听都没有听说过,我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喝下这种酒,我是碰巧在酒吧发现你状况不对,怕你受到伤害,才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我的本意是想要保护你,毕竟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们俩在一起才是天经地义,至于我还能等多久……”

        他缓缓抬起眼眸,眸光中布满柔情,一脸坚定道:

        “我此生非你不娶,所以,我可以等你一辈子!”

        要不是知道唐禹哲有“五虚之症”,如果不能用陈美琴这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人养蛊夺命,根本就活不过三十五岁。

        估计,任何女人都顶不住这样的甜言蜜语。

        只不过,陈美琴从始至终都不喜欢他,如今又知道了真相,再见他这副模样,简直恶心的快要吐了:

        “你别在这里恶心我了,你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想让我成为你养蛊续命的材料,那是做春秋白日梦。”

        “你要是识相一点,就乖乖给我把婚退了,要不然,我不建议把你的秘密散播出去。”

        唐禹哲的脸色瞬间僵了僵,随即做出一副震惊之色,满脸茫然道:

        “什么秘密?什么养蛊?美琴,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想娶你,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你,我这人对感情特别执着,所以才一直想要娶你。”

        “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甚至还给你带来了困扰……”

        他深深闭了闭眼睛,停顿了好一会后,才失魂落魄的开口道:

        “算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你既然这么厌恶我,那我也不打算强求了,只不过,这场婚事是我们两家长辈定下的,想要解除婚约也不容易。”

        “这样吧,你给我半年时间,我去想办法说服我奶奶,然后由我来主动提出退婚,这样也能保全你的名声。”

        “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