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04章 我在做运动

第304章 我在做运动

        李阳的脑子,顿时轰的一声炸开。

        所有顾虑皆在这一刻抛之脑后,摁着陈美琴就是一顿狂亲。

        两人的体温交织在一起,无尽的火热在空气中升腾。

        终于,两人的身体翻滚在一起。

        宽阔的房间当中,温度也越来越高。

        顶尖套房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而且陈美琴虽然嚷嚷着要让门外的唐禹哲,听到自己给他戴绿帽子,想要以此来报复他。

        可真到实际面前,她多少还是收敛了,并没有抱以实际行动。

        甚至,她还紧紧咬着嘴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来。

        也正因此,门外的唐禹哲虽然越等越不耐,但是也没有怀疑太多。

        因为在他的概念里,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臭瞎子,没胆子碰他的女人。

        只是在等待了半个小时后,却依旧不见李阳来开门,这让唐禹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忍不住重重的敲了敲门,语气不耐地问道:

        “好了没有?都特么半个小时了,李阳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把人送医院。”

        “反正陈美琴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她要是真死了,我不但要让你给他陪葬,我还会让你的亲朋好友全部去陪葬。”

        李阳这会正在兴头上,听到门外的声音,顿时有些不爽,眼珠子转了转后,突然做出一副疲惫的模样,声音喘息道:

        “急……急什么!呼呼呼呼呼……治病哪……哪有那么快的,耐心等着吧!还早着呢,呼呼呼呼……”

        唐禹哲听着他的声音,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你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在大喘气?你到底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我只是在为治疗做运动而已。”李阳悠悠的回了一句。

        做运动?

        做什么运动?

        为什么治病需要做运动?

        门外的唐家兄弟俩全都茫然了!

        而被李阳压住陈美琴,听到这话顿时噗嗤一笑,然后掐了一把李阳腰上的肉,没好气道:

        “你真是坏的很,唐禹哲那人最是好面子,要是知道我们和他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做的这种运动,他非得气死不可。”

        李阳嘿嘿一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努力,一边笑道:

        “这本来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我这都算体贴了,没有故意把窗户纸捅开,好歹给他留了点面子。”

        “不过,唐禹哲已经催我们了,要是拖得久了,搞不好他会闯门,所以我们也快一点吧。”

        话虽这么说,可有的时候越是着急就越是结束不了。

        特别是李阳这种,正值壮年,又刚刚食之其味的时候,那是真的难以结束。

        半个小时之后,陈美琴都感觉自己的腰快断了,忍不住催促道:

        “你能不能快一点?不都说时间不够了吗!咋还这么能折腾。”

        与此同时,门外的唐禹哲也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他只要一想到李阳嘴里的做运动一词,心中便一顿惊慌。

        他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失去自己的控制了。

        也正因此,他的情绪越来越焦躁,最后实在忍不了了,抬腿便是一脚狠狠踹在门上,气匆匆的怒骂道:

        “李阳,你个狗东西到底有完没完?老子说了让你开门,你特么是聋了吗?”

        “我特么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相信你这么个玩意儿。”

        “开门,马上给我开门,要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砰!砰!砰!”

        房间门被踹的震天响,但李阳这会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是真的无暇顾及这些。

        伴随着砸门声,和门外的怒骂声,李阳又足足花了五分钟时间,一切才终于完结。

        此时此刻,陈美琴已经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但听着撞门声,还是忍不住道:

        “快快快,我们快点起来,这门快塌了!”

        李阳见此,连忙把自己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站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从旁边桌子上拿了一叠纸巾,冲着陈美琴道:

        “美琴姐,你累坏了吧?我来帮你收拾一下,你不要乱动,放心吧!总统套房的门没这么脆弱。”

        陈美琴虽然已经二十八岁,可在今天往前算,却依旧算是一个大姑娘。

        大姑娘上轿头一招,怎么可能不害臊?

        她下意识的找个被子,快速将自己盖起来,小声的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自己可以收拾的,你转过身去,不要看我……”

        “不行。”李阳皱着眉头,义正言辞道:

        “美琴姐,你第一次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清理,要是清理的不干净,是有可能感染的病菌的,到那时又得吃药,还是我来比较好。”

        “而且,你的石女之症其实还并没有被治愈,是我用特殊手段强行给你打开的通道,为了不让你的身体受到损伤,我还得暂时先帮你封回去,所以必须我来。”

        说到这里,李阳大概也知道陈美琴是害羞了,便故意摸了她一下脸蛋,温柔的笑道:

        “美琴姐,你不用这么害羞的,我们更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不差这一点。”

        陈美琴羞的脸色通红,恨不得自己躲进被子里藏起来。

        可听到李阳这话,也只能咬着牙道:

        “那,那麻烦你了!”

        说完便用被子将自己的头脸全部蒙住,仿佛这样就能隔绝外面的一切。

        这种掩耳盗铃的姿势,让李阳不由轻笑出声:

        “美琴姐,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我是瞎子,你就算不盖被子我都看不见,你忘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温柔的开始。

        看着床单上遗留的红色血渍,心头闪过一丝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复杂。

        虽然如今这个开放社会,大多数女人都不在意,是不是第一次。

        可是,这种事情是分男女的,女人可能不在意,毕竟破了就永远破了,除非去医院做假的,要不然也缝不回去。

        所以,大多数女人都会自我安慰,让自己不在意。

        但男人不一样,男人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点情节的,只不过大多数男性也碰不到干净的女孩。

        所以为了自我安慰,也只能让自己表现的不在意。

        可是,当他们真的碰到干净的女孩,并且拿走人家第一次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感触的。

        起码李阳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