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300章 借刀杀人,谁不会?

第300章 借刀杀人,谁不会?

        此时的李阳,是真的怒火冲天。

        想都不想便直接往房间里冲。

        唐禹哲还想抬手阻拦,直接被李阳一把重重推开。

        强大的力道,推的唐禹哲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唐禹哲的脸色瞬间变了,站着身体别冲着李阳低哄道:

        “臭瞎子,我是看在你和我未婚妻认识的份上,才给你几分脸色。”

        “你不识趣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对我,你怕是不知道我是谁吧!”

        李阳此时已经站在陈美琴的身旁,脸色一片阴沉。

        果然如他所料,陈美琴和周静雪喝下药酒的时间差不多。

        所以她的情况,远比周静雪的要严重的多,若是他再来晚一点,搞不好就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也正因此,李阳没心思去和唐禹哲打嘴炮,毫不客气的命令道:

        “我管你是谁,别特么给我废话,要是不想让周静雪死在这里,那就马上去给我找烈酒和生姜。”

        唐禹哲是什么人?

        他虽然心思深沉,但却也自负自傲。

        又怎么可能会听李阳的话?

        直接冷笑一声,满脸嘲讽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还敢命令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土狗瞎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砰!”

        火气冲天,又急又怒的李阳,此时也懒得压抑自己的脾气,反手就是一拳狠狠砸在唐禹哲脸上,声音嘶哑道:

        “你特么是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让你去拿烈酒和生姜,难不成,你真想让陈美琴死在这里?”

        “你特么竟然还敢打我……”唐禹哲心中的火气,瞬间爆炸。

        倒是一旁的唐明哲见此,连忙拽住他道:“哥,你先别发火了,陈美琴的情况危急,她要是真死在这里,咱们可担待不起啊!”

        “我们还是赶紧按照李阳的要求,先去把东西拿过来吧!”

        唐禹哲能以唐家旁支的身份,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位置,自然也不可能是一个只会无脑暴怒的傻子。

        他迅速冷静下来,仔细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陈美琴,还真的发现了一点不对劲,沉声道:

        “不就是用了一点助兴之酒吗?怎么会有生命危险?难道,那酒有问题?”

        李阳的目光闪了闪,他突然想起来,把兰香酒给这对唐家兄弟的人,乃是李天庆。

        而李天庆正式少有的几个,知道李阳和新月酒吧有关系的人。

        那他把酒给唐家兄弟去祸害周静雪和陈美琴,很就是为了报复上一次,他想卖酒被拒绝的仇。

        李阳原本还想放他一马的,毕竟他的亲生父亲是王大勇,而王大勇在三年前,也算是帮过李阳。

        不过,他既然又要跳出来找死,那李阳自然不能放过。

        与其自己出手,还不如借刀杀人,省时省力不说,也不至于让自己手上染血。

        想到此处,李阳故意做出一副惊讶之色:

        “兰香酒虽然是助兴之酒,但却有很不大的危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致人于死地。”

        “这一点,整个桃酒村无人不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兰香酒才没有流传到外面来。”

        “怎么?李天庆没有告诉你们这些吗?”

        说到这里,李阳又恍然的摸了摸下巴,嘀咕道:

        “不告诉你们也正常,他曾经到新月酒吧卖过酒,但是被拒绝了。”

        “估计是怀恨在心,想要报复,这才故意找上你们,想借你们的手,去谋害美琴姐她们吧!”

        对于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子弟,本就习惯用阴谋论去面对一切。

        此时听到李阳这话,无论是唐明哲还是唐禹哲,脸色都齐齐变了。

        是,他们确实是有背景。

        但如今可是法治社会,就算是有背景,可涉及到人命,那也是要付出不少代价的。

        而且很可能会成为隐患之一,哪天要是被死对头知道了,就会成为催命符。

        唐禹哲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穷乡僻壤的泥腿子给当枪使,便顿时怒不可恕,咬牙切齿道:

        “狗胆包天的玩意儿,竟然敢算计我,真是找死。”

        李阳挑了挑眉,又说道:“行了,你也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若是不想让美琴姐死,还是赶紧去准备东西吧!”

        “我这就去准备。”唐明哲立马站起身来,便想往外走。

        这一次,唐禹哲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脸色阴沉无比,但还是满脸憋屈的冲着李阳低头道:

        “陈美琴是我的未婚妻,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死,请你一定要救她,我会给你满意的报酬。”

        “满意的报酬?”李阳挑了挑眉,随手用灵力稳住陈美琴的状态,不让她继续恶化后。

        转头看着唐禹哲,突然挑眉道:

        “如果你真的想给我一份满意的报酬,那不如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你为什么会对我爷爷的遗物感兴趣?你是不是认识我爷爷?”

        李阳一直都想不明白一点,他爷爷留下来的医术,究竟是来源于何处?

        为什么和他得到的传承里面,那些记录下来的医书会那么相似?

        甚至李阳都怀疑过,他之所以会得到传承,是不是就是与他爷爷有关?

        如果是,那是否还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

        对于如今的李阳来说,他脑子里的那份传承,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他不敢冒险,更不能冒险。

        所以,对于爷爷曾经的过往,他有了想要最差的想法。

        而唐禹哲在听到这个问题后,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才终于坦坦荡荡道:

        “我不认识你爷爷,我对你爷爷这种农村泥腿子的遗物,也没有半点兴趣。”

        “我之所以要让你拿你爷爷的遗物做彩头,是因为有大人物有兴趣。”

        “我只是想要拿到东西,去讨好那位大人物而已。”

        “你说的那位大人物是谁?”李阳立马又接着问道。

        唐禹哲挑了挑眉,神色玩味的笑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要是知道了,直接绕过我,拿着你爷爷的遗物去讨好那位大人物,我岂不是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