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98章 送到阎王殿门口。

第298章 送到阎王殿门口。

        想到陈美琴,李阳都是打了个激灵。

        一把拽住唐明泽的衣领,脸色惊怒道:

        “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唐禹哲也对美琴姐出手了?”

        唐明哲愣了一下,对上李阳那张满是怒意的脸,也不敢有丝毫隐瞒,连忙说道:

        “应,应该是吧!那新月酒吧今天晚上在搞活动,我未来嫂子和周静雪都出来热场了。”

        “我们就是趁着这个机会,骗她们喝下那什么兰香酒的,没想到那酒那么给力,直接就把人给放倒了。”

        “那陈美琴呢?她去哪了?”李阳立马又问道。

        “她是我哥的未婚妻,当然是被我哥带走了呀!”唐明哲想都不想便回答道。

        此时此刻,李阳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和焦急,乱吼道:

        “你特么是耳朵聋了吗?我是问你,陈美琴现在在哪里?”

        “你们知不知道,陈美琴的体质特殊,根本就不能和男人做亲密之事,否则随时都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而兰香酒的药效霸道强烈,如果不懂解药性的方法,那就只能靠男女亲密来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同样也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从你们给她喝下兰香酒的那一刻起,等于把她的命,送到了阎王殿门口!”

        这话一出,唐明哲也终于慌了。

        陈美琴虽然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没有了关系。

        血缘至亲又岂是说断就能断的?

        不搞出大事情也就算了,要是真让陈美琴没了小命,人家长辈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管?

        唐家本来就比不上陈家,别说是她们两个小辈了,就算是陈家的老祖宗出面,估计都平息不了唐家的怒火。

        到那时,后果不堪设想。

        “那……那现在怎么办?”唐明哲惨白着一张脸,着急忙慌道。

        这一刻,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自己会不会丢脸了,只想赶紧找到方法。

        而深知陈美琴身体的李阳,更清楚事情缓急,自然也没心思去多想别的,立马说道:

        “马上带我去找人,希望时间还来得及。”

        之前周静雪的状态,李阳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可那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前了。

        如果按照时间来算,若陈美琴和周静雪是在同等时间喝下兰香酒,那么在这个时间点,药效估计已经彻底爆发。

        若是唐禹哲禽兽一点,不顾陈美琴是石女体质,强行做亲密之事,那此时此刻,可能陈美琴的尸体都快凉了。

        而唐明哲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站起身来道:

        “我哥也在这个酒店,我们之前是一起来开房的,不过他住的是顶层的总统套房。”

        “你给我来,我这就带你上去!”

        说完也不过屁股上那一片湿漉漉的痕迹,带着李阳便直接朝着电梯走去。

        而站在李阳身旁的许成文,眼看着李阳要跟上去,连忙拽住他的胳膊道:

        “你真要去啊?不会出什么事吧?”

        李阳知道许成文是担心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强扯出一抹笑容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许成文皱着眉头道。

        李阳却是摇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虽然眼睛不方便,但你也亲眼见过我的感应能力,并不比正常的差多少。”

        “而且我拳脚功夫也不错,一般人奈何不了我的。”

        “可是……”许成文还是不放心。

        李阳便伸手指了指他自己的那间房间门,沉声说道:

        “阿文哥,你相信我就是,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帮我注意一下房间,别让人藏进去吧!”

        周静雪此时正在他房间里沉睡,而虎子这帮小混混也还没有走。

        李阳不得不防这一点。

        许成文闻言,立马说道:“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报警了,很快就会有警方过来处理这些人。”

        “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一定帮你看好门,你自己多注意点。”

        “放心。”李阳再次拍了拍许成文的肩膀后,这才跟着唐明哲走进电梯。

        而在场的其他人虽然还想跟着看看,不过警察马上就过来了,以至于他们也只能泱泱回房,各自散去。

        只剩下庞志杰父子俩,以及徐宸文和戴炳贵几人,还留在走廊里面,等待着警察把虎子等人带走。

        只不过,就在警察们准备收队时,庞志贤突然跳出来,义正言辞道:

        “你们先不要走!今天犯罪的可不是这些人,还有人当众掐别人的脖子,要置别人于死地呢!”

        “那样的凶徒,才是社会上真正的毒瘤,要是让这样的凶徒依旧逍遥在世,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所以我今天实名举报,李阳蓄意伤人,请求警方依法逮捕。”

        作为维护治安的执法人员,出警的这些警察在有人举报的时候,是必须要受理的,所以立马要检查开口问道:

        “你说的李阳是何人?受害者又是何人?”

        庞志贤正想说李阳跟人走了,让他们追上去抓人,一旁的戴炳贵却是突然开口道:

        “先别急着录案,这件事情可能有些误会,我觉得应该等到双方当事人在场,进行当面对峙,才能确认罪名。”

        “如今这位庞同志嘴里的原告和被告,都十万火急的去救人了,而且我看他们走的时候,关系和睦,并不像是针锋相对的样子。”

        “所以,我希望各位同志能够稍微等候一下,毕竟人命关天,可以等他们救完人之后,在行问话。”

        戴炳贵在警署厅混了大半辈子,从小小的警员,一步一步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与他们的规章制度建设不要太了解。

        更何况,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拿出了自己的职位证明。

        都是同一个体系的,官阶的大小,哪怕是一个合同工都能分个七七八八,更别说今天出警的人里面,有两个是老警官。

        他们一眼便认出了戴炳贵的身份,正准备立正,敬礼打招呼,那庞志贤又皱着眉头开口道:

        “戴叔叔,您这样不妥吧?李阳确实犯了事,您这样拖延时间,可是有包庇罪犯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