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85章 编剧都没你能编。

第285章 编剧都没你能编。

        李阳虽然至今都还没有确定,三年前害他一家的罪魁祸首是谁。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些人绝对身份不好。

        人脉,对于如今的李阳来说,算了,算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也正因此,他没有假惺惺的去拒绝,还是坦然的收起名片笑道:

        “潘局长,您这可算是给了我一块免死金牌啊!这样的好东西,我可舍不得放手,所以小子我就不客气了!”

        潘炳贵听到这话,对李阳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他活了大半辈子,在官场沉浮了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要是李阳假惺惺的在这里欲拒还迎,那他绝对会产生恶感。

        毕竟,人情这种东西最难还,拒绝别人还人情的次数越多,说明所图的也越大。

        像李阳这般坦然,反而一切都好说。

        而在这个时候,李阳却是突然扣住潘炳贵的手腕,认真的把了把脉后,突然皱眉道:

        “潘局长,您这身体情况,有些不对啊!”

        李阳在看到潘炳贵的第一眼时,就从他脸上看出,他的肝脏有问题。

        而且问题还不小。

        这一把脉,更是确定了他的诊断。

        潘炳贵,竟然得了相当严重的肝病。

        而且已经转成肝硬化,甚至已经出现一部分腹水。

        只不过他身材高大,再加上有点小啤酒肚,所以一时看不出来。

        而五脏六腑的病症,发病初期一般都不会有太多感觉,很容易就会被忽略。

        可一旦出现反应,往往就到了晚期,连字都没得治了。

        以潘炳贵的情况来说,其实也已经到了危险期,若是继续拖下去,搞不好就真的到了晚期了。

        而潘炳贵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

        “不会吧!我两个月前刚刚做过身体检查,医生说我身体很好啊!”

        说到这里,他好奇的看着李阳:“你不是眼睛不方便?怎么还会看病啊!?”

        李阳闻言,立马笑道:“我爷爷就是大夫,我这手医术是我爷爷教我的,算是祖传。”

        “中医不比西医,中医诊病的方式主要是望闻问切,我眼睛不方便,也就是在‘望’诊方面不行,但其他三样还是可以的。”

        李阳面不改色的拉出,早就去世的爷爷来顶缸。

        毕竟,他得到传承的事情,是绝对的秘密,绝不能对外宣扬。

        可医术的来源,总要有个合理的解释,他那死去的爷爷,自然也就成了最好的借口。

        潘炳贵虽然不信李阳的诊断,但对他的解释还是相信的,正想开口。

        结果身旁突然传来一道,不屑的嗤笑声:

        “一个连高考都不及格的废物,竟然还装起中医来了,李阳,你这是要笑死我啊!”

        “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不装中医,还是去装成算命的,毕竟你眼睛瞎了,这条件可是相符的很。”

        说话的是一名潘眼镜的青年,约莫二十多岁,长得有点小帅。

        他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还喷满了发蜡,甚至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可他的身上,却穿着一件代表医生的白大褂,胸口上更是挂着人民医院的标志。

        看到这人,不但李阳的眉头紧紧皱起,就连一旁的许成文,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此人名叫庞志贤,算得上是他们共同的老熟人。

        只不过,熟是熟,但是关系恶劣。

        庞志贤是许成文的同班同学,家中父母都是混医术界的,算是有身份有地位,自然也不缺钱。

        也正因此,高中时期他就张扬的很,在学校里肆意张狂,看谁不顺眼就各种欺辱霸凌。

        正义心爆棚的许成文,自然也就看不惯庞志贤,所以两人一直针锋相对。

        后来,许成文和李阳一见如故,成了好兄弟之后,就一起成了庞志贤的眼中钉,肉中刺。

        哪怕是毕业以后,庞志贤还找过李阳的麻烦,只不过那个时候,李阳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自然也不怕他。

        后来,李阳一家出事,他自己也成了瞎子,一开始当然是不甘心的,曾多次到医院求医。

        结果好死不死的,在人民医院碰上了庞志贤,而他的父亲恰好是人民医院副院长,还是有实权的那一种。

        庞志贤为了报复李阳,就在他求医的时候给他使绊子,让他怎么也挂不到眼科专家的号。

        最后更是把李阳赶出医院,放话要让他一辈子当瞎子。

        当然,那个时候李阳的眼睛其实已经被判了死刑,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厌恶庞志贤。

        只是后来,他们再也没有碰过面,这时间久了,有些小事情倒也放下了。

        却不曾想,竟然会在这里遇上。

        “庞志贤,你特么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那么让人讨厌。”许成文顿时跳起来,满脸厌恶地怒骂道:

        “再怎么说,李阳也是我们的学弟,他遭遇不幸,你就算不安慰一下,也不能这么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吧?”

        “撒盐?这话说的好。”庞志贤冷笑一声,满脸嘲讽道:

        “我就是喜欢在他这个死瞎子伤口上撒盐,怎么了?谁让这个狗东西当年和你一起,老喜欢跟我作对呢?”

        “实话告诉你们,当初给他那双眼睛判死刑的人,可就是我呢!”

        “我就是要让他瞎一辈子,让他知道,跟老子作对,老天爷都不会让他有好下场!”

        说到这里,他不管气疯了的许成文,转身冲着潘炳贵深鞠一躬,满脸崇敬的说道:

        “潘叔叔,您别怪我态度恶劣,实在是有些人恶迹斑斑,从小就是坏到骨子里的混蛋。”

        “我怕你被他们骗了,所以才忍不住多嘴几句。”

        潘炳贵紧紧皱着眉头,看了看李阳和许成文后,又看了看庞志贤,满脸疑惑道:

        “小庞啊!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感觉李阳这小伙子还可以啊!他这次可是立了大功的。”

        “就他?还立大功?”庞志贤冷笑一声,抱着胳膊撇了李阳一眼,讥讽道:

        “石头村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连省警署厅都调查了大半年,才隐约确认这里是犯罪基地的地方。”

        “他一个瞎子,还是一个高考不及格的瞎子,他有那本事混进石头村,还拿到关键性证据?”

        “别搞笑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要我说,这李阳和石头村的人,搞不好就是一伙的。”

        “庞志贤,你的屁放完了吗?”许成文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

        “还说李阳搞笑,我看搞笑的人是你才对,李阳刚刚可是拿出了关键性的证据,我们才能一举端掉这个犯罪窝。”

        “要是他和这犯罪窝是一伙的,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自掘坟墓吗?”

        庞志贤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污蔑李阳的机会,立马冷笑道:

        “谁知道为什么?指不定,他是在这犯罪窝弄到了足够多的钱,想要过光明正大的潇洒日子,所以才出卖他的老东家,正好给自己换条出路。”

        “而且,他有了钱,又能搭上你们官方人员的线,这可不是一举两得吗?”

        “都说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最大的受益人,那他可不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啪啦啪啦……”

        看着越说越顺的庞志贤,李阳忍不住鼓起了手掌,满脸感慨道:

        “不愧是专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瞧瞧这逆天的推理逻辑,瞧瞧这瞎编的天赋,你说你当什么医生呢?”

        “你就应该去当编剧,这样才能符合你的专业。”

        “什么瞎编?我说的是事实。”庞志贤顿时怒道。

        李阳已经懒得搭理他了,转头冲着被搞懵了的潘炳贵笑道:

        “潘局长,刚刚他的推理,您要是觉得有道理的话,您可以随便查,我不怕您查。”

        “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您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您的身体已经出了很大的问题,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将会危及性命。”

        潘炳贵眉头紧紧皱起,虽然他很难相信李阳的话,但毕竟关系到自己的身体,多少还是有点担忧,便问道:

        “能否告知,我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潘叔叔,你别听这个死瞎子瞎胡说。”庞志贤连忙拦在潘炳贵面前,郑重的说道:

        “潘叔叔,您的身体一直都是我爸负责检查的,每三个月就会做一次全身检查。”

        “要是您的身体真有问题,那我爸早就检查出来了,又怎么可能需要一个瞎子来提醒?”

        “我估计,他就是想搞乱您的心态,让您不能全心全意把注意力放到这次的案子上,这样他就可以伙同他的同伙,来把人救走……”

        “庞志贤,你到底有完没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断,李阳是真的有些火了,语气冰冷道:

        “我们的恩怨,顶多也就是少年轻狂时的小矛盾,三年前你用私权,阻止我治眼睛。”

        “因为我的眼睛,当时本就判了死刑,治不治疗其实都一个样,所以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可是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却还因为少年时期的恩怨,就在这里胡言乱语,对我肆意抹黑,污蔑,栽赃,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什么污蔑、栽赃,我只是提出合理的怀疑……”庞志贤嘴硬道。

        “你合理个屁。”李阳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

        “警方办案讲究证据,你这种毫无根据,只凭主观臆测的推断,但不会对案子有任何帮助,甚至还有混淆信息的嫌疑。”

        “当然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压根就不会听,所以我现在也不想跟你废话。”

        说完,便直接将他推到一旁,朝着潘炳贵说道:

        “潘局长,我知道因为庞志贤的话,你现在对我抱有疑虑,但这没关系,你尽管查就行。”

        “我现在只想跟你说一下你的病,你得了肝硬化,且已经出现腹水,这种病虽然是慢性病,可到了这个阶段,也基本处于危险期了。”

        “您若是不信的话,可以用手指轻轻按压一下你腿上的皮肤,看看是不是凹下去就挽不回来了。”

        李阳说的太过笃定,哪怕潘炳贵心中确实有点疑虑,但这会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按照李阳的话,他伸手在自己的小腿上轻轻按了一下,顿时发现,那在皮肤上面按出来的凹槽,竟然真的满不回来。

        这让他不由睁大眼睛,满脸震惊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因为水肿的缘故。”李阳沉声解释道:

        “肝脏是人体最重要的解毒器官,以及代谢器官,只有肝脏健康,人体才能摄取足够的营养,并且排出毒素。”

        “当肝脏出现严重问题后,就会出现肝腹水,腹水也会导致全身水肿。”

        “您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出现了全身水肿,所以我劝您尽快去医院诊断治疗,千万不要耽搁。”

        “肝病不好治,但却容易恶化,真的拖不得。”

        到了这一刻,潘炳贵不得不信了,他甚至嘴唇都有些发抖,下意识拽住李阳的胳膊道:

        “那我这病还有的治吗?我会不会很快就要死了?”

        “潘局长,你先别自己吓唬自己。”李阳笑着摇摇头,语气轻松道:

        “你这病属于慢性病,当然是可以治疗的,只不过西医手段治疗效果不好,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用中草药去治。”

        “虽然肝病很难治,但是用中药慢慢养,是可以养好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太担心。”

        “当然,你要是在医院真的治不好,你也可以来找我,我也懂点医术,可以帮你看看的。”

        “好好好,那我确诊之后一定来找你。”潘炳贵几乎想都不想,便立马说道。

        人就是这样,对于第一个看出自己生病的人,有着本能的信任感。

        潘炳贵此时对李阳的信任度,几乎飙到了极致,甚至都超出了对医院的信任度。

        一旁的庞志贤见此,顿时有些慌了,连忙开口道:

        “戴叔叔,您先冷静一点,导致身体浮肿的原因有很多,并不只有肝硬化腹水,有时候,休息不好都会导致全身浮肿的。”

        “戴叔叔,您工作那么忙,搞不好就是累着了而已,肯定不会是肝硬化腹水的。”

        “若你真的得了这病,上次体检不可能什么也没检出来,所以您千万要冷静,不要被人随便扯几句就吓着啊!”

        说到这里,他又怒瞪着李阳,满脸鄙视道:

        “还有一点,我和这个死瞎子高中就是同校,他会不会医术,我难道会不知道?”

        “而且,他三年前瞎了眼睛时,可是到处求医的,他要真会医术,干嘛不自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