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73章 许成文的目的

第273章 许成文的目的

        而在李阳刚刚把自己藏好时,阮红英也终于把门打开了。

        “红雷哥,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这都还没有打扮好呢!这不是让客人笑话嘛!”阮红英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着。

        三角眼也就是石红雷,没好气的瞪了阮红英一眼,指了指旁边的许成文,一脸傲慢道:

        “你阿鬼哥心好人好,也一心喜欢你,知道你生病了还掏钱帮你买了半天时间,让你去镇上看病。”

        “现在你都回来了,难不成还要让阿鬼哥继续等下去?还不赶紧把阿鬼哥迎进去,好好伺候人家。”

        “阿鬼哥可是杨老大的得力助手,他看上你,那可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辜负这份福气,懂没?”

        阮红英闻言,连忙朝着许成文深深鞠了一躬,满脸感激的笑道:

        “阿鬼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这病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

        “您快进来吧!我这里有些简陋,希望您不要嫌弃……”

        许成文半点没有李阳印象的温和正气,反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角,伸手变身摸了一把阮红英的下巴,吊儿郎当道:

        “有什么好谢的!要不是你这小妞长得挺对我胃口,我也不想把女人弄死在床上,我才管你病不病呢!”

        “行了,既然病也看了,那就开始吧!”

        说完便瞥了眼旁边的石红雷,凉凉的说道:

        “你还杵着干啥?还不快滚?难不成,还想留下来看看我的雄风?”

        石红雷一听这话,连忙陪笑着往外退:

        “不敢不敢,阿鬼哥您快请,我这就先走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走之前甚至还不忘细心的把门关上。

        而许成文在进屋之后,一屁股便坐在阮红英的床上。

        阮红英不敢耽搁,立马就打算开始脱衣服。

        床底下的李阳皱着眉头,就打算出去阻止。

        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又怎么能让阮红英在受这种罪。

        要知道,男女之间的雨水之情,那是只有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才能够让双方都拥有快乐。

        像阮红英这种卖身的状态,完全就是占用自己的身体取悦对方,又何来的快乐可言?

        甚至,有自尊的女人还会因为耻辱,而痛苦无比。

        与此同时,李阳对许成文也算是彻底失望了。

        他本来还以为,他这个学长会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任务呢!

        结果搞了半天,却是自己在自作多情,这让李阳的心情有点暴躁。

        不过,就在他准备跳出来时,许成文开口了。

        “衣服先别脱了,我来这里不是来睡女人的,我是有事找你。”

        许成文起身拉上窗帘后,把阮红英脱下的衣服,披回到她身上,然后开口道:

        “你叫阮红英是吧?听说你是李阳的表姐?”

        这话一说,不但床底下的李阳弄住了,软红英也同样愣住:

        “你,你怎么知道的?”

        说着便立马后退两步,满脸警惕道:

        “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也要用我表弟威胁我做事?”

        “还是……你想找我表弟的麻烦?”

        “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剩下我表弟,你别想通过我再威胁他,要不然,我宁可死!”

        说话的同时,她甚至还从旁边拿起一把剪刀,死死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观光中充斥着浓浓的四字。

        许成文皱了皱眉,轻叹一口气道:

        “你别这么紧张,我不会去伤害李阳的,他以前是我的学弟,我们的关系也一向不错,我怎么可能会去找他麻烦。”

        “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你是小阳的学长,真的假的?”阮红英满脸怀疑的看着许成文。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李阳,问问他认不认识许成文。”许成文平定的说道。

        软红英看他不像撒谎的模样,而且想到李阳就在这里,就算他撒谎了,一会也能求证。

        便干脆将怀疑放下,压低声音问道:

        “你先说,你想让我帮什么忙吧!我的处境你也知道,就是一个被人控制的卖身货品,自己也身不由己。”

        “能做的事情,真的很有限。”

        许成文起身走向门口的位置,透过门缝仔细看了看外面,确认没有人偷听后,才压低声音道: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不用做事,只是回答问题,这让阮红英松了一口气,连忙道:

        “那你问吧!看到你这次帮过我的份上,我要是知道的,肯定不会瞒你。”

        许成文斟酌了一下,然后问道:

        “在这座村子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地方,关押着很多陌生女人和孩子?”

        阮红英想了想,略带犹豫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在这村里并不能自由活动,每天能够活动的范围,也就是从这里到广场。”

        “不过,我有几次半夜起来上厕所时,看到有一些女人和孩子,悄咪咪的从村里头过去。”

        “具体去哪里我不知道,但方向应该是村后山的方向。”

        说话的同时,她给许成文指了一下方向。

        而许成文顺着她指的方向,认真看了看后,再次问道:

        “你确定那些半夜出现的人,是陌生女人和孩子?”

        “嗯,确定。”阮红英立马点点头,沉声道:

        “我听到过那队伍里有孩子哭,而且每一次有队伍出现,我们这里都会多出几个陌生的女人来。”

        “这些女人都是外地口音,大多年纪不大,长相也不错,我估摸着是被人拐来的。”

        说到这里,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道:

        “说起来,前几天我在隔壁屋还住进了一个陌生女人,不过那个女人不肯接客,被红雷哥打的很惨。”

        “但无论怎么打,那个女人都很有骨气,死都不肯就犯,然后没过几天,她就消失了!”

        “消失了?什么意思?”许成文脸色一沉,问道:

        “是不是被杀了?”

        “这我不知道。”阮红英摇摇头:“反正就是消失了,我后面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