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51章 白夕云的祝福

第251章 白夕云的祝福

        有人起头,组建护卫队就轻而易举。

        而李阳作为这件事情的牵头人,自然也不能什么表示都没有,便大声宣布道:

        “诸位,我知道大家伙平日里都很忙,加入护卫队,多少会影响到自身的利益。”

        “所以我作为提议者,我愿意捐献五千块钱给村里,作为护卫队的公共资金,这笔钱护卫队可以自己决定怎么使用。”

        “李阳,你眼睛不方便,挣点钱也不容易,不用这样……”老态龙钟的李铁牛听到这话,连忙开口说道。

        那本就是个厚道人,要不然就算年纪再长,辈分再高,也不可能得到村里人的尊敬。

        李阳笑了笑,随意的说道:“李爷爷,对我来说,钱够花就好,钱多钱少也无所谓。”

        “我从小在淘酒村长大,以后也会一直住在村里,对于村里的安全,我自然也要尽一份力。”

        “我双目失明不方便进护卫队,也就只能力所能及的拿出一点钱,表达一下我的诚意,你爷爷就不要拒绝了!”

        对于如今李阳而言,几千块钱真的算不了什么,他现在兜里面还揣着几十万。

        拿出几千块钱来组织一支护卫队,既能给村里带来好处,也能给他自己带来益处,何乐而不为呢?

        李阳都这么说了,李铁牛鞭也不再多说什么。

        而那些原本只是出于一时兴起,想要加入护卫队的村民,这回倒是真心了起来,纷纷开口道:

        “李阳都愿意为组建护卫队出一份力,那我们自然也不能落后,好好把护卫队搞起来!”

        “以后,咱们护卫队一定要护卫全村,不让村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到别人的侵犯。”

        “对,大家同心协力,让咱们桃酒村变得更好……”

        ……

        很快,桃酒村在时隔三十年以后,再一次拥有了一支三十人的护卫队。

        三十人分为三组,每十人一组,每天晚上轮班制。

        当然桃酒村六百多的人口,想要加入护卫队的远远不止这些人数,但护卫队所选之人,全都是青壮年。

        所以人数自然就少了一些。

        而既然护卫队组建了,那队长自然也要推举出来。

        李建和作为年轻一代里面的领头羊,就被推举为大队长。

        李建和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与李阳算是堂兄弟,关系不远不近,但为人仗义,做事勤恳,在村里的名声极好。

        除了李建和之外,他们又各自推举了三个小队长,其中一个小队长,竟然还是李小牛。

        李小牛自然不愿意,但大家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终还是坚定的让他当上了第三分队小队长的位置。

        众人散去之后,李小牛走到李阳身旁,满脸忐忑的苦笑道:

        “哥,你说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全村那么多人,为什么非要给我一个小队长的位置?”

        李阳倒是并不觉得意外。

        他可是掏了五千块钱给护卫队的,部位对的人多多少少总要意思一下。

        既然李阳自己不能参加护卫队,那作为和李阳走的最近的李小牛,成了他们意思的对象。

        而且,如今这些人也看明白了,李阳能这么平静的掏出五千块巨款来,所以说明他挣钱了。

        而且赚到的数额,绝对不在少数。

        让李小牛当一个小队长,那哪天护卫队要是需要资金,需要李阳的资助,那就可以让他去沟通。

        不过就是一个小队长的位置,就能拉到一条长久的投资,怎么算都划算。

        不过这些,李阳当然不可能告诉李小牛,反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骄傲道:

        “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他们肯定是觉得你厉害,觉得你有本事成为他们的小队长才选你啊!”

        “所谓能者多劳,既然你有能力,为什么不去接任这个位置?”

        “再说了,你也知道我弄了一个酿酒坊,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有人盯上我的话,你们护卫队就能护着我。”

        “这多好啊!”

        李小牛摸了摸下巴,到时也被李阳说服了,立马点头道:

        “哥,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的酒坊。”

        将李小牛打发走后,李阳才进到屋里,看到和张秀梅抱在一团痛哭的小彩月,也忍不住感觉欣赏。

        她才不过六岁而已,就经历了这么阴暗的事情,被吓到很正常。

        人家母女俩团聚,李阳当然不会在这里碍眼,转身便准备离开。

        结果白夕云却是突然跟了上来,咬着嘴唇低声道:

        “李阳,你跟我表嫂是不是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感觉你们俩更亲密了?”

        这个问题,直接把李阳给问住了。

        他跟张秀梅好上的事情,当然是不可能拿出来说的,要是拿出来说了,那他的人设也算彻底毁了。

        所以立马摇摇头,故作不解道:

        “什么发生什么?我跟秀梅嫂子不是一直走得挺近嘛?”

        白夕云听到这话,心中半信半疑。

        她可是看到了张秀梅脖子上露出的红色印子,虽然他这些年一直被白家软禁,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但脖子上的红印子,她多少还是知道点意思的。

        而今天跟张秀梅一起出去的人,只有李阳一个,而张秀梅又直直对李阳有好感,

        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孤男寡女在一起,发生点过线的事情简直不要太正常。

        所谓做贼心虚,就是李阳现在的心情。

        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撒话解释这件事。

        白夕云见李阳一直没有回答,她哪里还会不知道答案?

        必然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都发生过了。

        所以他才会那么难以启齿。

        一想到这些,白夕云就感觉心如刀割,强忍着心痛开口道:

        “李阳,你就别再忽悠我了,我知道你跟我嫂子之间,肯定有不能说的事情。”

        “我没那么迂腐,不会对这件事有任何意见的,我只希望,你能对我表嫂好。”

        “只要你能对我表嫂好,那我就愿意祝福你们,祝福你们幸福安康,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