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45章 杀不杀?

第245章 杀不杀?

        同样的疑问,其实李阳也有。

        这三年以来,他其实想过很多次,竟然能够弄死他爸妈,自然也能弄死他,为什么不胆草除根?

        而且还花费那么多心思派人盯着他,这根本就没有必要。

        除非,是他不能死。

        但李阳将自己这二十来年的人生经历,全部都回想一遍,非常确认自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们一家都是普通的庄稼汉,他父母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市里。既没文化也没能力,只能在土里刨食,辛辛苦苦的供养他上学。

        如果非要说特殊的地方,那他们一家人唯一值得说的,应该也只有他曾经外出闯荡过的爷爷。

        可他爷爷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且从来未有人找上门来过。

        不过想想他爷爷留下来的那些医书,倒确实有些独特。

        李阳思索了半天,最后得出的总结就是,如果他身上有所被人偷的地方,那应该就只有跟他爷爷有关系了。

        但是现在,他连下手的人,究竟是谁都还没有确定。

        虽然洪建龙告诉过他,唐宇坤有嫌疑,但毕竟还没有拿出实质的证据来,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

        李阳想了想后,朝着张金龙问道:

        “李洪山说过,当初让他盯梢的人姓白,那么跟你联系的人,是不是也是这个姓白的?”

        “对,也是他。”张金龙立马点点头,神色凝重地说道:

        “我虽然只是一个小混混,但我毕竟混了这么多年,在现场里头也算有点脸面。”

        “当初那个姓白的找上我的时候,我后面其实悄悄打听过,那个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开酒店的,但私底下好像不简单。”

        “整个青阳县的地下帮派,都是他一手扶持的,而且在白道也有人,可谓是黑白通知厉害的很。”

        “我劝你还是少惹他的好,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旭升,李阳当初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心思深沉,隐忍冷静,绝对是个狠角色。

        而他当初当着白旭升的面带走白夕云,带走他儿子的救命药,还将他的面子踩得彻底。

        若是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忍不住开始报复了。

        但是白旭升却没有,这么长时间了,什么动作都没有。

        像他这种人绝不可能是不记仇的,所以只有一种解释,他有所顾忌。

        只是不知道,他顾忌的究竟是什么?

        想了想前段时间,他在白旭升儿子身上种下的那枚种子,今日也应该要开始生效了。

        最多三天,他们肯定得找上门。

        如此一想,李阳便也没有着急的要去找白旭升。

        张金龙看着李阳的脸色,咽了咽口水道:

        “李,李哥,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李阳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问道:

        “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让你去偷小孩的人究竟是谁?”

        “也是白旭升。”张金龙立马回答道:

        “我跟他一直有联系,前几天他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想办法从你手里弄到,那什么白仙液的酿酒配方。”

        “我以前听李洪山和李天庆说过,你和那个寡妇关系不浅,所以想要通过他从你手里弄配方。”

        “但是我没有想到那个寡妇竟然死都不肯同意,我们迫于无奈,就想先将她软禁起来,慢慢逼他同意。”

        “可我们没想到,那寡妇竟然有两把刷子,硬是逃跑了,我本来没想打那孩子的主意,但是那个姓白的突然又联系我,让我去把那孩子弄出来。”

        “所以,我昨晚就连夜上山,悄悄把孩子给偷出来了,恰好又碰上李洪山被关,就干脆把他也带出来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满是哀愁之色,苦哈哈的说道:

        “李哥,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你能不能放了我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的。”

        李阳眯了眯眼睛,心中大概猜到李洪山,想要偷小彩月的目的是什么了?

        估计是他那宝贝儿子的病犯了,然后又发现白夕云和小彩月的病被治好,所以想要拿小彩月来盯上他。

        酿酒房子是它的目的之一,他的医术,估计也是目的之一。

        只要有所求,对方迟早就会找上门来。

        到那时,主动权自然就在他手上。

        李阳暂时把这件事情放下,转而开始思考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

        他双眼复明的消息,那是肯定不能透露的,张金龙和李洪山知道了这个秘密,那就绝对不能让他们有说出去的机会。

        但是,和平社会,杀人绝对不是一个好想法。

        很容易就被查出来,到时候就算他有传承,估计也得去踩一辈子缝纫机。

        这不划算。

        李阳想了想后,心头突然有了主意。

        他引出一丝灵力,轻轻注入张金龙的心脏,然后引动灵力。

        “啊!”

        张金龙捂着胸口,顿时发出痛苦的声音,满脸恐惧道: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阳笑了笑,神色玩味道:

        “你不是想要活命吗?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知道的,我的医术不错,而大夫既然懂治病,自然也懂怎么害人。”

        “我在你的心脏里留下了一点东西,这东西的周期是一个月,从今天开始算,如果你下个月的今天,没有过来找我逆转周期,那么你的心脏就会被绞碎成碎片,你自然也活不成。”

        “但你若是乖乖听话,以后为我办事,那你只要每个月来找我逆转周期,你就能一辈子高枕无忧。”

        说到这里,他掐住张金龙的脖子,目光中浮现浓浓的杀气:

        “所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就是,要么给我做一辈子的狗,要么你就给我父母赔偿。”

        “你放心,我用点小手段,还是能让你死得悄无声息的!”

        这段时间以来,李阳已经越来越感觉,自己手里能用的人太少。

        张金龙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是个很好的狗腿子。

        收为己用,远比冒着犯法的危险弄死的省事。

        心脏的绞痛还在继续,张金龙的脸色已然煞白无比。

        他根本就没得选择,毕竟他还想好好活着。

        当狗也总比死了强。

        无奈之下,他扯了扯嘴角艰难地说道:

        “我,我选给你做狗,我一辈子都给你做狗,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吃糠,我绝不喝西!”

        “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只想活着!”

        李阳对他的选择丝毫不觉得意外,那就这还不够,他指了指李洪山,神色冰冷道:

        “选择挺正确,但我这里也不是什么狗都收的,你得给我一份满意的投名状才行。”

        “他,就是你的头名状,你现在给我一个方案,怎么样处理他,才能不让他暴露我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