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22章 我是放过你,但……

第222章 我是放过你,但……

        “我弥补你大爷!”

        一旁的李小牛,气得眼睛都红了。

        抬起一脚便是狠狠踹在李洪山的大腿上,直接踹着他趴在地上,满脸愤恨的怒骂道:

        “虽然我这些年脑子不好,但我也记得清清楚楚,你这个老王八蛋和李天庆那个小王八蛋,这几年我搁下了多少绊子。”

        “有事没事去欺辱他不说,还各种捉弄他,就这样,你怎么有脸说你自己愧疚?”

        “还弥补,这难道就是你的弥补?要是这样,你怎么不弥补给你自己?”

        “真是天下第一号不要脸!”

        都是一个村的,李洪山这些年干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也就是碍于他的威慑力,所以这些年才没有人说起,但大家在私底下,都对李阳同情的很。

        如今李洪山说这话,着实让大家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怒骂道:

        “李洪山你这个畜生,赶紧闭嘴吧,怎么还有脸说这话?!”

        “害了李阳父母的性命不同,还害得李阳瞎了眼睛,你现在还有脸说这话,你果然是个心黑的。”

        “咱们村怎么会出这么一号人,真是作孽啊!”

        ……

        到了这一刻,李洪山终于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苦苦哀求道:

        “那事情都发生了,我真的没有办法,我道歉,我道歉行嘛……”

        “不用道歉。”李阳摆了摆手,转身朝着众人,满脸肃然道:

        “诸位,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而且大多沾亲带故,我本不该咄咄逼人,死咬着不放。”

        “但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李洪山是害死我父母的帮凶之一,父母之仇大于天,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明天上午,我会在祠堂,按照咱们李家族规来审判李洪山,希望大家都能来看。”

        别看桃酒村穷哈哈,但却是有族规的,和桃酒村的酿酒技艺一同流传下来。

        而且传承久远,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

        族规很严苛,也就是最近这些年,随着新时代来临,这些古老封建的东西渐渐的就被封存。

        但在村子里,大多数村民其实更认族规,反而不认法律。

        对于谋害同族,族规上面就有明文规定惩罚。

        五十黑藤鞭,逐出家族,驱逐村落,所有家产没收充公。

        族规惩罚,极其严苛。

        李洪山当过多年村支书,曾经多次运用族规去对付不和的人,对于族规可谓了解至极。

        此时听到这话,瞬间脸色大变,疯了一般朝着李阳怒吼道:

        “李阳,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自己说过的,只要我坦白,你就会放了我,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李阳耸了耸肩膀,满不在乎道:

        “我只说我放过你,但我可没说族规放过你。”

        “你个狗杂种,你竟然骗我,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李洪山气的肺都要炸了,开始破口大骂。

        李阳挖了挖耳朵,朝着旁边的李小牛道:

        “小牛,他太吵了,你找几个人把他关起来看住了,明天祠堂请族规。”

        李小牛自然没有二话,转身叫了几个人,直接将李洪山捆了,甚至还在他嘴里塞了只臭袜子,便直接朝着祠堂推去。

        看着李洪山被绑,陈云芳脸上满是痛快:

        “这个恶棍,总算是遭到报应了。”

        说完便转向李阳,又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去我会带着小庆离开桃酒村,尽量不会再让他来找你麻烦。”

        “当然,如果他非要来惹你,那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绝对不会再多说什么。”

        “总归这个孩子,是被李洪山给养废了!”

        对于李天庆,李阳倒是不放在心上。

        而且失血过多可不是那么简单,虽然不至于丢掉小命,但李阳刚刚耍了点手段,这辈子站起来是别想了。

        李天庆接下来的人生,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

        不过陈云芳的识相,倒也让他感觉不错,便摆摆手道:

        “行了,你赶紧把你儿子送去医院吧!拖得久了,不免有后遗症,但无论如何,小命没问题。”

        说完后,他又叫了两人,帮助陈云芳一起把李天庆送下山。

        就当是还她告密的情分。

        而且,李阳猜测,李天庆真正的父亲,应该就是隔壁松岩村村支书刘大勇。

        而这刘大勇在三年前,曾有提醒之恩。

        无论如何,李阳不能不记这个恩。

        所以,只要李天庆不再来找死,那他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了。

        此时此刻,众人皆被这场狗血的闹剧,震惊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李阳没有管他们,转头便关门进屋。

        此时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同样不平静的,还有苏倩莹。

        “李阳,你还好吗?”朱倩莹有些担忧的问道。

        她和李阳同处一个屋檐下大半年,比大多数人都了解李阳。

        对他来说,父母之仇是心中的一根刺。

        这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报仇。

        哪怕平日里,他从不在脸上表现。

        可苏倩莹在这大半年里,却是经常在李阳的房间门口,听到他说梦话的声音。

        那痛苦的嘶吼和绝望的悲愤,她听到过很多次。

        如今,虽然害死李阳父母的罪魁祸首还没找到,可李洪山这个帮凶,他肯定恨之入骨。

        苏倩莹真的有些担心,李阳会不会在暴怒之下失去理智,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李阳倒是平静的很,他知道苏倩莹在担心什么,便宽慰的笑道:

        “你别担心我,我没事的。”

        他虽然心里不平静,但他也很清楚,李洪山只是一个帮凶而已。

        即便没有李洪山,也会有别的。

        他要报复的,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把李洪山这样的小帮凶,给他应有的惩罚也就罢了。

        真要他的命,那自己就违法乱纪了。

        之所以要在明天开祠堂审判,他最大的目的其实还是立威。

        越是偏僻的农村,越是欺软怕硬。

        要想后面帮着苏倩莹顺利发展桃酒村,那就必须要在村里拥有绝对的权威。

        而想要权威,好处和恐惧缺一不可,只有双管齐下,才能起最大的功效。

        而好处,之前那一次大肆收购酒水,已经给出去了。

        甚至李阳还知道,村里有些人已经隐隐开始膨胀,想要从他这里捞到更多好处。

        这种思想,必须要用绝对的强硬手段,再起苗头时就镇压下去。

        李洪山,恰好可以用来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