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21章 如今,也该到我做主了。

第221章 如今,也该到我做主了。

        陈云芳话音落下的瞬间,李阳的目光,便如闪电一般射向李洪山。

        哪怕他用黑布蒙着眼睛,那赤裸裸的杀气,也让李洪山瞬间打了个冷战。

        顿时回过神来,激动的怒吼道:

        “陈云芳你是个臭贱人,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可不认识什么大老板,更没有害过李阳一家。”

        “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抽死你……”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到你房间走一遭不就知道了?”陈云芳此时已然破罐子破摔,满脸冷笑道:

        “那本布置就放在衣柜底下的抽屉里,我昨天还看到过。”

        “有本事,你就让我带李阳到你屋里去拿那本簿子。”

        李洪山的目光当中满是慌乱,再也顾不得去报复陈云芳给他戴绿帽,还让他喜当爹。

        转身便往家中跑,那速度,就跟屁股着了火一般。

        李阳见此,直接朝着蹲在脚边的打黑下令道:

        “大黑,上,给我摁住他!”

        李洪山虽然跑得快,可在大黑面前,那根本没得看。

        仅仅跑出不到十来米,就直接被大黑从后方摁下去,如同一条死鱼一般趴在地上。

        大黑的利嘴张开,一滴一滴口水,滴落在李洪山的脖子上。

        只要一口下去,绝对小命瞬消。

        李洪山打了个冷颤,惊慌失措的高喊道:

        “李阳,李阳你不要乱来,杀人是犯法的,就算你是教唆宠物杀人,那也是犯法的……”

        “犯法?”李阳冷笑一声,一步一步走到李洪山面前,抬脚狠狠踩在他的脸上,杀气腾腾道:

        “你给人通风报信,害死我父母,这难道就不是犯法吗?”

        “你今天帮助李天庆,诱拐妇女,意图强暴,这难道就不是犯法吗?”

        “而且,我记得你亲口说过,在这桃酒村,你才是法律,现在,你趴在这里了,那制定法律的人,就应该变成我了吧?”

        到了这一刻,李洪山终于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不妙,慌忙摇头道:

        “不是,这些都是误会,你爸妈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没有害你们一家……”

        “至于李天庆诱拐妇女这事,我就更加冤枉了,我压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

        “而你刚刚也听到了,李天庆根本就不是我儿子,他的事情自然也跟我没关系……”

        “还想狡辩?”李阳此时已然没有耐心听他废话,抬腿直接踩在他的一根手指上,狠狠拧了两下。

        “啊!痛啊……”

        十指连心,李洪山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疯了一般大喊道:

        “李阳,李阳你别这样对我,我被人带了一辈子绿帽子,还帮人养野种,我已经够倒霉了……”

        “你饶了我吧,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惹你,再也不找你麻烦……”

        “想让我放了你可以。”李阳脸色冷漠:

        “只要你现在当众说出,三年前你究竟干了什么事,以及三年前让你监视我父母的人是谁。”

        “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李洪山脸色瞬息大变,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道:

        “李阳,三年前确实有人找我监视你们一家,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继续查这件事了。”

        “那个人很厉害的,不但很有钱,而且很有权势,你就算是想要报仇,你也不可能成功的。”

        “那是我的事,你只要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李阳语气沉沉道。

        李洪山见此,便也干脆懒得隐瞒,直接了当道:

        “行,你非要知道我就告诉你,那个人是在县里开酒店的,我不知道他具体名字,但我听他身边的人喊他白总。”

        “你只要稍微查一查,应该就能查出来这个人是谁。”

        而李阳在听到白总和开酒店这两个关键词后,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他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他就是白旭升。

        也就是白夕云的父亲,三年前搞那场晚宴的人。

        李阳原本就怀疑过白旭升,但只是没有证据。

        他果然参与其中。

        不过,白旭升肯定不是罪魁祸首。

        以他的能耐,不可能有那本事将整个县都封口。

        所以,他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人。

        即便不是唐家,也绝对是位高权重之辈。

        而想要将这背后之人揪出来,这个白旭升,必须要会一会。

        看来,有些事情要提前了。

        李阳心头微微思索后,便将这件事情暂时放下。

        三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既然你承认了,那现在把那本簿子交出来。”李阳淡淡的说道。

        那本簿子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总归是件证据,还是先收集起来为好。

        李洪山此时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爽快的点头道:

        “这个没问题,不过你要说话算话,必须要放了我。”

        “放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李阳示意大黑放开李洪山后,满脸冷笑道:

        “但是,你毕竟坑害同族,虽然这件事我没办法用法律来制裁你,但是,该有的惩罚可不能少。”

        “你想出尔反尔?”李洪山从地上爬起来,那个大怒道。

        只不过,李阳还没回答,听完全程的,其他人却是看不下去了,纷纷大怒道:

        “李洪山,你帮着外人坑害自己同村,受惩罚不是理所应当?”

        “还说李阳出尔反尔,要我是李阳,我绝对弄死你,我也相信,我们村绝对不会有人出去告密。”

        “没错,我们绝不告密,你平时在村里作威作福也就算了,还把李阳一家坑的这么惨,你就该遭受报应!”

        ……

        农村人淳朴,吃些亏基本上都不会太在意。

        但是,农村人更看重性命,对于他们而言,什么理想什么自由都不重要。

        性命最重要。

        在村里作威作福可以,但是坑害别人性命,那就不行。

        百李洪山也终于怕了,慌乱的大喊道:

        “我没有坑害自己村里人,当时那人找我监事李阳一家时,只是说想要知道他们的动向。”

        “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人竟然会那么狠,竟然会害死李阳父母……”

        “对于这件事情,我心里其实也很抱歉的,只是事情也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一直想过弥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