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10章 斗酒怎能没结果?

第210章 斗酒怎能没结果?

        洪继龙这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寂静。

        喜酒爱酒的人,比比皆是。

        但是,大多人都只是为了喝而喝。

        真正懂得品酒的人,反而少之又少。

        酒道中的行行道道,

        酿酒不像干别的事,酿酒的周期很长,就算是酿制最普通的甜米酿,那也要两三天的周期。

        更别说酿造其他的酒,发酵期几个月比比皆是,几年的都有。

        这种情况下,如何去证明自己是酿酒师?

        除非是用视频将整个酿酒过程拍下来。

        否则,是很难拿出证据的。

        可是若真的用拍视频来证明,那就有可能被有心之人,从视频内拼凑出酿酒配方。

        对于一名酿酒师来说,手艺是一回事,配方却是最关键的一点。

        只有拥有好的配方,才有可能酿制出好的酒。

        也正因此,没有任何一名酿酒师,愿意冒着暴露配方的危险,去搞什么视频证明?

        同样也是这个原因,行业里就有一条潜规则,那就是不问酿酒师要证据。

        唐宇坤一再向李阳要证据,已经不是有没有违法行规的问题,而是足以证明,他是一个纯外行人。

        唐家也是酿酒起家,可他却一点都不懂酒道,这着实让人费解。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聚拢在唐宇坤身上。

        李阳更是毫不客气的挑眉道:“唐先生,你现在还要问我要证据吗?”

        唐宇坤的脸色难看无比,他狠狠瞪了一眼洪继龙,却是没有再开口。

        而洪继龙此时也不知是不是想开了,干脆无是唐宇坤的态度,朝着李阳深鞠一躬道:

        “今日一事,是我有违道义,我在这里郑重的道歉,至于斗酒的结果,已经不再重要,我们就此揭过,如何?”

        “不如何,斗酒又只能没结果?”李阳强在陈美琴面前,率先一步冷笑道:

        “莲花酿是我酿的,虽然没有经过窖藏,口感相对有些单薄,没有到达巅峰。”

        “但酒确实是真酒,既然是真酒,又岂能被人以真乱假?”

        “我是酿酒师的证据,我不想给,当然我也没有办法证明这莲花酿就是莲花酿,但是,怎么证明这莲花酿是真酒,那还是很简单的。”

        说着,他朝着旁边的陈美琴吩咐道:

        “美琴姐,帮我准备一只透明的玻璃瓶,在里面加入纯净水,做一下基础鉴定。”

        陈美琴一听这话,立马就知道李阳要做什么。

        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只透明玻璃瓶后,又倒入半瓶纯净水,倒出大概两杯莲花酿进水里,开始快速摇晃。

        很快,原本透明的清水和酒液,在迅速摇晃混合后,竟然开始有点点浑浊。

        陈美琴将那略显浑浊的酒水混合物,举到灯光下面,朗声道:

        “用酒水混合来鉴定是否是粮食酒,这个方法想必大家都知道。”

        “在我刚刚的所有步骤,大家也都看在眼里,相信也没有异议,如今结果已出,真酒假酒,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个鉴定方法的理论其实很简单,粮食酒哪怕经过了蒸馏,里面也依旧会有原材料的少部分残渣存留。

        这些残渣仅用肉眼很难看到,但若是在水中摇晃,就会出现比较明显的浑浊。

        都是爱酒之人,像这种简单的方法,基本人人尽知。

        也正因此,众人的目光也在此刻,全部投在肖振凯身上。

        那些目光里面,充斥着嘲讽和鄙夷,甚至还有人故意开口嚷嚷道:

        “哎哟,刚刚肖副会长不是都说了,这酒肯定是用香精和工业酒精勾兑的假酒吗?”

        “这么简单就撤出来是真酒了,这让人家肖副会长的面子往哪搁哦!”

        “人家肖副会长可是高级品酒师,陈小姐还有这位瞎子先生,你们这么轻易就推翻人家的结论,小心被人报复哦!”

        “作为从头到尾把戏看到现在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肖副会长肯定收了人钱,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瞎……”

        ……

        肖振凯当然知道这个验证真假酒的方法,只是当时,他不想得罪唐宇坤,所以也没有多想便按照他的话说了。

        如今想起来,这个一戳就破的谎言,实在是肤浅的可笑。

        一个品酒师,虽然看起来光鲜亮丽,可这光鲜亮丽的身份和权威,那都是民众给的。

        一旦信誉坍塌,品行遭到质疑,这个身份带来的所有光鲜,也会瞬间瓦解。

        肖振凯对上众人的目光,脸色瞬间变了。

        到了时刻,他终于忍不住着急了,下意识便看一下唐宇坤。

        然而,唐宇坤确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李阳。

        里头充斥着探究和阴狠。

        无奈之下,肖振凯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开口解释道:

        “冤枉啊!我可没有收任何人的钱,我只是……只是……”

        一时之间,他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着众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只能心一狠,做出一副苦涩的表情,无奈至极道:

        “诸位,我干脆就实话实说吧!其实是我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味觉时灵时不灵的。”

        “刚刚在品尝莲花酿的时候,应该就是我的味觉又失灵了,这才判断失误。”

        说到这里,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比懊悔道:

        “当然我也知道,明知道自己味觉有问题,还隐瞒病情来当裁判,这件事情本就是我不对。”

        “说白了,我还是太贪恋美酒,知道这里有美酒喝,就怎么也不想错过,实在是太贪心了。”

        “陈小姐和这位瞎子先生,因我原因造成的误会,实在是对不起,还望你们能原谅我的疏忽。”

        在收钱办事和故意隐瞒病情之间,前者可比后者严重多了。

        前者涉及到的可是品行问题,后者还可以用私心来遮掩。

        两者之间孰轻孰重,肖振凯心中可是清楚的很。

        而李阳虽然心中嗤笑,但他很清楚,事到如今,即便是撕破脸,结局也就这样了。

        所以也懒得和肖振凯继续计较,淡淡的说道:

        “行了,既然肖副会长都说自己味觉有问题,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吧。”

        “当然,让我原谅是绝对不可能的,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伤害造成了就是造成了,空口白牙一句对不起,凭什么让我原谅?”

        “所以,还望肖副会长以后碰到我的时候,自己躲远点,免得我哪天想起你了,就忍不住报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