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204章 酒是聘礼,你要不要?

第204章 酒是聘礼,你要不要?

        同样感觉不得劲的,还有坐在肖振凯身旁的洪继龙。

        他的眉头紧紧皱起,忍不住冲着李小牛道:

        “你不打算再争取一下吗?”

        这话一出,李小牛顿时惊讶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剩下的酒,推到他面前:

        “那要不你也尝一下?听说你有一家酒业公司,还有连锁专卖店,若你觉得我们的酒好喝,我们可以压低价格专供给你。”

        他这还真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劣质白酒几块钱一斤,饮料也才几块钱一瓶,若是这样勾兑一下,就能高价卖给冤大头。

        那何乐而不为呢?

        冤大头洪继龙这块却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让他多嘴,现在好了,把自己也给拖下水了。

        但酒也已经摆在他面前,人家副会长都品尝了,他能不品尝吗?

        当然不能。

        洪继龙只能苦着脸,将每一杯酒都品尝了一遍,然后得出和肖振凯一样的结论。

        这就是普通的劣质白酒兑饮料。

        没有任何价值。

        李小牛也不失望,让雇来的人拿着酒离开后,这才转过头冲着陈美琴:

        “老板娘,按照我们之前谈的彩头,我输了,我就把我哥送给你当老公。”

        “不知老板娘什么时候要我哥?”

        这话一出,陈美琴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红,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扫向坐在正中的李阳。

        脑海当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她和李阳之间曾发生的事情。

        一时之间,就是有些痴了。

        眼看着气氛有些怪异,洪继龙在看了看时间后,连忙站起身来道:

        “好了,既然你们的酒已经输了,那么接下去,就该轮到我们准备的酒了。”

        说着,他便将带来的那坛“玉粮液”,满脸自信的大声道:

        “本人不才,也算是个酿酒师,只是天赋一般,所以酿造不出顶尖美酒。”

        “而我对白仙液的酿酒师傅,那是打心底里面崇敬,非常想要与他见一面,探讨一下酿酒心得。”

        “所以,我今天就不要脸一次,专门拿出这一坛珍藏的玉粮液,来参加这一次斗酒晏。”

        在场的全都是好酒之人,鼎鼎大名的“玉粮液”,自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纷纷叹息道:

        “玉粮液,而且还是十年陈的陈年老酒,这可是拿过省级金奖的酒,就算是放到全国,那也是一等一的好酒,这还怎么比啊!”

        “确实,白仙液虽然不错,但主要是口感顺滑,香味清雅,并且喝了之后能有独特的感觉,但和这玉粮液相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十年玉粮液,入口醉神仙,洪总拿着酒来斗,可是有些胜之不武哦……”

        ……

        洪继龙自然也知道,自己用这种早就成名的顶尖美酒,和一款新出的新酒斗酒,实在是有些过分。

        所以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冲着陈美琴道:

        “陈小姐,实在是对不住啊!我真的只是想要见一面白仙液的酿酒师,可你一直都不肯引荐,我只能出此下策。”

        说完之后,他便毫不犹豫的打开酒坛。

        顿时,酒香从天而降,压过酒吧里的所有酒香,冲进所有人的鼻端。

        霸道,尖锐,傲气凛然。

        这就是玉粮夜的酒香。

        哪怕是李阳也不得不承认,白仙液放在玉粮液面前,差距甚远。

        而陈美琴的脸色,已然阴沉如水。

        她早就知道,白仙液赢不了。

        所以,才会做第二手准备。

        只是,到现在,送酒的人都还没来。

        而李阳的莲花酿,也没有任何消息。

        这让她着实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理。

        洪继龙看着她的脸色变化,哪里还会猜不到她心中所想,立马紧逼道:

        “陈小姐,现在的情况你也明白,白仙液赢不了我的玉粮液的,不知,你愿赌服输吗?”

        眼看着陈美琴的朋友没来,周静雪嘴里的未婚夫也没来,李阳便想起身,开口道:

        “何必那么着急,新月酒吧这里又不是只有白仙液,也还有其他的酒。”

        “白仙液赢不了你的玉粮液,不代表其他的就赢不了,比如……”

        “比如来自顶级酿酒大师亲手所酿的‘十年陈酿高粱红’。”

        李阳的话未说完,门口处突然响起一道傲然的声音。

        众人顿时回头,便看到看到酒吧大门口,走进来五六名气宇轩昂的青年。

        领头的,是一名满脸阴鸷的青年,他的手上还捧着一只酒坛。

        酒坛子上面,贴着一张红色的酒贴。

        而酒帖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字“高粱烧”。

        甚至边上还有落款人,张金修。

        张金修即是酿酒大师,也是书法大师。

        但凡他自酿的酒,都会在装坛的时候,亲手书写酒贴,并且亲自署名。

        所以,张新修亲酿的酒,不但酒珍贵,字也珍贵。

        而且,他的书法自成一派,从酒帖上面就可以辨真伪。

        看着这坛子酒,在场所有人的眼睛全都亮了,纷纷惊叹道:

        “竟然是张金修亲酿的极品,而且还是十年陈酿,这价值连城啊!最少得值个三十万吧?”

        “张老先生在十年前,就已经宣布封坛,等于说,十年前的这一批酒,就是张老先生的封笔之作,这是钱能够衡量的?”

        “来的这个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拿出如此珍贵的酒,是怕来头大的很……”

        ……

        而这个时候,也有人认出了来人是谁,顿时震惊道:

        “我去,这是唐宇坤,他竟然亲自来了!”

        “唐宇坤?就是这老板娘的未婚夫吗?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这可有意思了。”

        “啧啧啧,刚刚才否决未婚夫,现在人就来了,还带着救命酒,这下可就有热闹看了!”

        ……

        听到众人的议论,李阳也不由回头看着这名青年。

        只是,他在看到青年的脸色时,没心顿时一跳。

        这就是陈美琴的未婚夫吗?

        看起来……问题很大啊!

        而陈美琴此时的脸色则是难看无比,语气冰冷道:

        “唐宇坤,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我不记得我邀请过你。”

        看得出来,她对这个未婚夫,确实没有半点好感。

        不过,唐宇坤的脸色却是丝毫不变,甚至连脸上的阴鸷都在这时散开,满脸温和的笑道:

        “小琴,我们是未婚夫妻,我对你的情意如何,这些年你也亲眼目睹,何必对我如此病了呢?”

        “更何况,这次还真的是你自己邀请我来的。”

        “不可能,我绝对没有邀请过你。”陈美琴坚决的一口否认,然后沉声道:

        “还有,我早就已经说过,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和你定下婚约的是陈家,而我现在已经不是陈家人。”

        “你若是要继续履行婚姻,那就去找参加其他人继续,不要拿着婚约套在我身上。”

        “现在,请你离开这里,我不欢迎你。”

        “小琴,你这是怎么说话的。”站在陶宇坤身旁的另外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做事做起眉头,满脸肃然的呵斥道:

        “先不说你跟唐少的婚约,从始至终都没有解除,就算已经解除了,唐家也是我们陈家最尊贵的朋友。”

        “就算不是朋友,那唐少今天来这里就是贵宾,无论从哪方面,你都不敢用这种态度对待,简直就是把我们整个成家人的教养,全都给丢尽了。”

        “更何况,今天确实是你自己邀请唐少来的,你现在却是这幅态度,实在是太过分了!”

        “赶紧给唐少道歉,不然堂哥可就要教训你了!”

        说话的同时,他还不断朝着陈美琴打眼色,示意她感觉低头。

        陈美琴皱着眉头,目光中满是疑惑:“我何时邀请过?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

        “你不是需要这坛子酒吗?”陶宇坤笑着举了举手中的酒坛:

        “这坛酒的主人,恰好就是我,你让我把酒送过来,不就是邀请我来吗?”

        这话一出,陈美琴顿时瞪着陈天阳。

        这酒是陈天阳的,要不然,她又怎么会让送。

        但看到自家堂哥无奈摊手苦笑的样子,她便也将事情想明白了。

        也许这坛酒原本的主人确实是他堂哥,但是现在,不是了。

        她不知道唐宇坤为什么会在这里,可是现在,她必须要认下这个人情,只能满脸憋屈道:

        “那谢谢你亲自送酒来,先坐吧!斗酒晏已经开始了,等事情办完了,我们再谈。”

        说完便想伸手把唐宇坤手里的酒坛结过。

        谁知,唐宇坤却是把酒收了回来,满脸笑意道:

        “小琴,这坛酒的主人,实际上是我父亲,是他准备给儿媳妇的聘礼之一。”

        “而我专门跑过来,也是想要问你一句,我们的婚约还做不做数。”

        “若是不作数的话,那这台酒,恐怕不能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