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88章 老徒少师。

第188章 老徒少师。

        而这条尾巴,这是之前被黄淑贤请过来,想要阻止李阳替黄淑云治病的洪世林。

        他跟随的光明正大,这让李阳有点无奈,只能回头苦笑道:

        “你一直跟着我干嘛?”

        洪世林摸了摸胡子,略带尴尬的低下头,小心翼翼道:

        “我,我想拜师……”

        “拜师?”李阳眉头跳了跳,满脸莫名道:“你要拜谁为师?而且你要拜师,跟着我干嘛?”

        “我想拜你为师。”洪世林郑重的回答道。

        李阳顿时吓了一大跳,脸上满是无语:

        “我说老伯,你是不是疯了?我今年才二十多岁,要不是我高考黄了,我这会儿可能还在上大学呢!”

        “而老伯你,我估摸着最少也得有五十多了吧?你说你拜我为师,你的脸面往哪搁呀!”

        “快别开玩笑了,也别跟着我了,我有事呢!”

        “我不是在开玩笑。”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洪世林,这会直接就放开了。

        几步走到李阳面前,无比激动道:

        “小李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师门因为传承丢失太多,所以在我师祖那一代,就立下了一个比较特殊的规矩。”

        “这个规矩就是,门下弟子在出师之后,若是遇到会师门失传医术的人,那就拜他为师,尽量把师门失传的医术给学回来,好替师门传承补充完整。”

        “而在拜师之后,为了弥补这份利用,我们就会一辈子守在师傅身边,给他做牛做马,为奴为仆,效忠一辈子。”

        如此怪异的规矩,让李阳乍舌不已。

        不过仔细想一想,他也佩服洪世林的师祖。

        你要知道,华夏的门第之间是非常严重的,任何一项技艺都是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传一代。

        若是哪天断子绝孙了,有些顽固不化的,甚至宁可让传承断绝,都不愿意传授给外人。

        也正因此,国内有很多传承技艺,都遗失在岁月当中。

        悬医门为了补足师门传承,竟然同意底下的弟子,另择他人为师不说,这还让他去侍奉一辈子。

        如此开明的做法,确实令人敬佩。

        只不过,一想到自己要收一个老头做徒弟,李阳心里就怎么也不得劲。

        可惜,满脸别扭的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洪世林却是突然在他面前跪了下来,满脸郑重道:

        “小李先生,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年纪太大,但我毕竟学医多年,有点底子在,而且经验也还算丰富,想来应该不会太笨。”

        “而且,你别看我年纪大,但是我体格健壮,绝对有力气来伺候好您,还望您不要嫌弃我,给我一个机会。”

        被一个老人跪在面前,着实让李阳心里不好受,连忙伸手将其扶起来,苦笑道:

        “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大不了,我把你们师门的那部分传承,卖给你就是了。”

        “你出钱,我给传承,这样既公平又爽快,多好!”

        他得到的“乾坤醉仙决”里面,像这种医术传承其实多的很,他仔细分辨过,估计全国所有的医术传承里面都有记载。

        而他对于传承这种东西,除了核心的吸收能力部分,其他的其实并不算看得很重。

        悬医门的传承,在他的所有传承里面,本来就算是最底层的,还给人家也无所谓。

        只是,洪士林确实坚持的很,满脸坚定道:

        “那些黄白之物,哪里能跟我师门传承相提并论,反正,我以后肯定是要侍奉您左右的。”

        “更何况,医术传承这种东西,其实更多的是技巧,而技巧也不是文字能够描绘的,只能由师傅一点一点教,才能够学会。”

        “所以,我就算是要传承,那我也还是要跟在你的身边学习才行的。”

        “这……”李阳头疼无比,但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只能无奈道:

        “算了,随你吧!你要是真的想跟着我,那你自己回头来桃酒村找我吧!”

        说完也不等洪世林回答,便赶紧带着李小牛,大步走进酒吧。

        只不过,此时的酒吧内确实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舒缓的音乐放着,明亮的灯光打着。

        然后一大群服务员,在努力的打扫卫生。

        在这些服务员当中,李阳甚至还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初恋女友,王丹丹。

        不过,他没有打招呼的想法,干脆装成看不见,朝着吧台走去。

        吧台里,陈美琴正拿着本子对账,见李阳到来,便笑道:

        “来的还挺快,那刚好,趁着今天下午不开业,把所有的账目都对一下。”

        李阳闻言,便顺着问出心头疑问:“今天下午为何不营业?以前不都营业的吗?难不成是酒吧出事了?”

        “那倒没有。”陈美琴放下手中的账簿,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块广告牌,笑道: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等到酒水足够的时候,要在酒吧举办一场赏酒宴吗?”

        “你上次跟我说今天会送一大批酒来,我就在当天宣布了这个活动,经过这些天的造势宣传,热度已经到达顶峰。”

        “而今天下午不营业,就是为了做好准备,迎接晚上的宴会。”

        赏酒宴的事情,当初刚开始合作时,陈美琴也跟他提起过。

        只不过现在酒水已经卖的那么贵了,李阳还以为,没必要再去办这场赏酒宴,所以之前也没有关注过。

        不过,办不办他都无所谓,便耸耸肩笑道:

        “用一下午不营业来做准备,看来你对这赏酒宴很看重。”

        “可惜我对这些商业手段不懂,所以只能在这里,预祝你成功。”

        “至于账目的话,稍微对一下就好,我对你们的人品还是相信的。”

        查账是肯定要查的。

        亲兄弟还明算账,他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该有的间线还是要有的。

        只不过,这世道玩的是个人情世故。

        人家都说了要对账,那李阳自然也要推脱一下,表达自己的信任。

        虽然看起来多此一举,可实际上,就凭他这几句话,陈美琴就笑得一脸灿烂,很是开心道:

        “那就承你吉言了,不过,我希望你今天晚上,也能以酿酒师的身份,参加这场赏酒宴。”

        说到这里时,她的脸色郑重起来:

        “我听说,今晚有人要来砸场子,我虽然不怕,但是有你在,我能更加放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