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山野小酒仙在线阅读 - 第186章 为什么不欺负彻底一点?

第186章 为什么不欺负彻底一点?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直接把李阳给问懵了。

        眼睛里更是不受控制的闪过慌乱。

        不过幸好,有黑布蒙着,黄淑云并没有看见。

        要不然,只怕会怀疑的更深。

        当然,承认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李阳就算再不了解女人,可以很清楚,绝对不能在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面前,说自己和其他女人的亲密事。

        要不然,很可能会让事情更加尴尬。

        所以,李阳默默的压下加速的心跳,故作轻松的笑道:

        “你在瞎说什么?黄淑娴可是给你下毒的恶毒女人,我怎么可能跟她好。”

        “快不要再瞎猜了,不就是一条来路不明的小裤子嘛!也许,也许是你妈妈的也说不定啊!”

        别看黄淑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可她母亲阮金莲,其实今年也才四十来岁。

        而且阮金莲容貌姣好,比黄淑云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保养的好,现在看起来就是个三十多岁的美妇人。

        且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可谓是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这八个字,诠释的明明白白。

        李阳虽然没有特意观察过阮金莲的身材,但是作为大夫,对于一个人的体型身材,会本能的去注意。

        因为这是望闻问切里面,望诊法的基本。

        也正因此,他很确信这条蕾丝小裤子,让今年绝对能够穿得上。

        而黄淑云听到这话,却是忍不住狠狠瞪着他,气呼呼道:

        “我妈可是正经女人,骨子里保守的很,怎么可能去穿这种……这种一看就很不正经的东西。”

        说到这里,她转手就像那条小裤子,狠狠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咬牙切齿道:

        “肯定是黄淑贤那个女人,欺负你眼瞎,就偷偷脱下自己的裤子,悄悄丢在我床底下,想让我误解你。”

        “但是,她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不会那么蠢,仅凭一件小裤子,就冤枉我的救命恩人。”

        接着,她又转头看着床单上那湿润的一片,理所当然的冷笑道:

        “还有这里,肯定也是她故意留下来的痕迹。”

        “也难得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出这么损的招数来。”

        “可惜,被我看穿了!”

        说完这话后,她直接把床上的床单给扯下来,同样塞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然后拿出一床干净的床单铺上,这才躺下去,然后看着李阳道:

        “我躺好了,可以开始给我治疗了。”

        而李阳这会儿则是震惊的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

        他本来还在担忧,到底应该怎么把小裤子的事情揭过去。

        却不曾想,黄淑云竟然自己就给脑补出理由了。

        这倒是省了解释了。

        “好,我这就来。”李阳立马笑着回答。

        然后将用过的银针收拾到一边,没用过的银针准备好。

        原本他若是不装瞎的话,他不但下针速度快的很,甚至还可以双手一起下针。

        可惜,他现在还是个“瞎子”。

        只能装模作样的将手伸到黄淑云的身体上,指尖轻轻摸索皮肤,然后才开始下针。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在黄淑贤那里释放了身体,导致经过棒的封印松动。

        李阳这会儿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再一次不受控起来。

        每一次指尖轻轻触碰黄淑云的皮肤,都让他感觉心头燥热,热血一阵一阵上头,心跳也不断加速。

        若不是用牙齿咬着舌头,他都感觉自己要失控了。

        然而,要说更加难受的,还是黄淑云。

        李阳指尖的每一次轻触,都像是一条电流一般,触得她浑身发颤,心头发痒。

        那一阵一阵的冲击感,更是让她的血液,一点一点开始沸腾。

        最后化成暖流,涌向自己的腰间,最后往外散开。

        她虽然单纯,可毕竟也是这信息化时代下的人,对于很多带有颜色的信息,哪怕她没有刻意去了解,也会在不经意之间接触到。

        所以,她知道自己动情了。

        而且,动情的彻彻底底。

        这让黄淑云满心羞耻的同时,也感觉挫败。

        明明眼前这个男人,指尖在触碰到她的敏感地带,都没有半点想要去触碰的想法。

        冷漠的完全就像一块冰一样。

        可就是这样一块冰,却是那么轻易的把她给征服。

        她的身体,甚至还完全违背她的意愿,直接就到达了顶峰。

        这让黄淑云差点没哭出来,只能呜呜咽咽道:

        “李阳,你,你真的好坏啊!明明你是在替我治病,可我为什么总觉得你是在欺负我……”

        “李阳,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管我现在的情感,是想替自己弥补遗憾,还是弥补当初的不甘心,反正我现在就是喜欢你。”

        “李阳,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我们……我们做点男孩女孩之间的事好不好?”

        “我都在你面前脱光了,也在你面前丢掉了自己,若是这样,你依旧无动于衷,我只怕会执念更深的。”

        黄淑云说话的声音,带着一阵一阵的喘息。

        而她这不断邀请的话语,也让李阳的心理防线,彻底面临崩塌,就连下银针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要不是心里头的职业道德还在,他真怕自己这会儿就化身禽兽。

        转过身,狠狠掐了掐大腿,这才深吸口气苦笑道:

        “淑云,你冷静一点,这可是在你妈妈家里,你妈妈和你表哥都在外面等着。”

        “我们若是正在这里做点什么,他们肯定会察觉到的,到时候,他们必然会质疑我的品行医德。”

        “难道,你希望我被人质疑吗?”

        这话,与其说是在说服黄淑云,还不如说是在说服李阳自己。

        他现在越来越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男人,会管不住自己那二两肉?

        实在是因为,原始的雄性本能,实在是太可怕了。

        哪怕是再理智的人,都会被这本能所影响到,而心理防线一旦突破,自然也就越来越把控不住。

        想到这一点,向来以自控力自傲的李阳,忍不住心头苦笑。

        也许以后,他真的不能再帮女人治病了。

        起码,他还是“瞎子”的时候,不能!

        可惜,李阳的这套说辞说服了自己,却没能说服黄淑云。